第2015章 完全不像三个孩子的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15章 完全不像三个孩子的妈…

“那少夫人她……八” “少夫人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端木瀛想起电话里南宫焱烈的话,目光也动摇着,“现在带着陆歆小姐不好跟他们开火,先回去,跟陆白表哥商量再作下一步决定。” 阿瑞斯恨恨地咬紧了牙,不甘地盯着那些人的车正在飞速远去,他直恨不起扛起火箭炮将那些人轰个灰飞烟灭! 陆釉与陆歆打电话与家里报过平安后,两兄妹情绪才有所缓和,陆釉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陆歆身上,走过来问端木瀛: “他们是不是怀疑你的身份了?所以没有答应让你当面将宝藏图交给南宫焱烈的提议?” 如果没有怀疑端木瀛的话,南宫焱烈应该会借这个机会让端木瀛过去的。 因为也可以籍此再向端木瀛打听一下陆白那边的情况。 南宫焱烈一定是怀疑了端木瀛,所以才不答应让端木瀛亲自过去。 端木瀛点了点头,手紧握,“对,他知道我并没有为他所用。” 陆釉又回头问陆歆,“歆歆,你在那边有没有见到少夫人?” “有,有。”陆歆马上点头,“嫂子还安慰了我很多……一开始他们是将我和嫂子关在一起的,只是后来那个戴维斯把嫂子抓走了。” “可恶!”阿瑞斯一拳击在旁边的白杨树杆,将树上的黄叶震得纷纷落下来。 “走,先回去再说。”陆釉马上道,“让陆歆将那边的情况以及少夫人的情况再详细说一下,陆白堂哥也在等消息。” 说完陆釉又打了一个纽约警方的电话,用英语说,“那几辆车就拜托你们去跟踪了,看他们开向什么目的地。” 此时,古堡中,南宫焱烈站在阳台上用望眼镜看着远处正在回来的几辆车,角拓他们已经换了去时的车。 旁边罗丹看着南宫焱烈嘴角浮起,便也笑,“看来,角拓他们将宝藏图带回来了。” “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我也不会留角拓在身边。”南宫焱烈放下望眼镜,那是他还在南宫家族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雇用的雇佣兵。 “不过。”罗丹看着南宫焱烈放在旁边的手机,“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那个端木瀛并没有被你收买的?那个男人,戏演得可不赖。” “戏演得再好,在我这也没什么用。”南宫焱烈冷声道,转身来到桌旁坐下,“我只看事实,事实是他并没有带给我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他在陆家那边不可能接触不到有用的信息,他没有告诉只有一个可能。” “说明他还是站在陆白那一边,对么。”罗丹扬起红艳的唇角,“也对,我们刚从监视陆国原家里的人那里收到消息,说发现了一些端倪,陆国原家里的那个‘陆釉’可能是假的,那那个陆警官想必是来美国救他妹妹来了吧。” 南宫焱烈冷哼道,“不论陆白他那边有什么计谋,安夏儿在我手上,王牌就在我手中。” 看见南宫焱烈眼中的炙热,罗丹的嘴角又垂了下去,手指紧握。 “罗丹你先下去吧,等下和角拓上来将宝藏图给我。”南宫焱烈道。 罗丹听得出来,南宫焱烈这是在赶她走了。 他已经认为这是他与安夏儿的二人世界了。 自己就像是一个插足的…… 她忍了忍,强忍着挤出几个字,“我若说,不走呢。” “我的耐心有限。”南宫焱烈道,“你也应该为你的话负责,你是不是说晚上你必须呆在我的房间里,但白天你并不想管。现在可是白天。” 听到南宫焱烈抓自己话里的漏洞,罗丹的瞳眸扩大了一下,之后咬了咬唇,“南宫,你跟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便从南宫焱烈身边走了过去。 不一会,传来了重重的甩门声,罗丹离开了。 乔伊也识趣地离开了。 与阳台隔着一道墙的卧室内,听着外面他们谈话的安夏儿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她就说,陆白那么信任端木瀛,并且那么重用他,端木瀛怎么能背叛陆白…… 要不怎么说不愧是陆白的表弟呢,果然一个个都不会让人失望啊,只是没有骗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南宫焱烈真是太可惜了! “你似乎在感到庆幸?”冷嗖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安夏儿吓得打了个寒战,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焱烈的脸庞近在面前,微眯的双眸里充满了揶揄的笑意。 她往后退了退,退到床角边沿,侧开眼睛,“当然。” “庆幸什么?”南宫焱烈在床边沿坐了下来,对她庆幸的东西很有兴趣,并告诉她,“角拓他们回来了,你们手中的那张藏图即将变成我的,不,应该说,回到我手中。”对,一开始那张藏宝图就是他的,是他让南宫蔻微藏在了身上,之后瑞丹又从南宫蔻微身上取出来了并送给安夏儿和陆白。 这张藏宝图本来就是他南宫焱烈的东西! “无所谓,我们并不想找什么宝藏,如果那张所谓的宝藏图能换回陆歆,非常值。”安夏儿无所谓道,“我应幸的是,我和陆白身边没有叛徒,这表示陆白具有绝对的领导能力,大家追随他也信任他。” 南宫焱烈的眼神冷了下去,带起一丝笑,“原来你在说那个端木瀛。” 他现在已经戴上了戴维斯的面具,即使生气的样子,也没有那么可怖了,不像他自己的脸庞,哪怕盯着人不说话,也会令人不由地产生一股寒意。 安夏儿不想再他说话,甚至不想跟他呆在一个空间,这会令她浑身不自在,并且有股窒息感。 她小心地保持着手指受伤的那只手不要晃动,下床,走出了卧室。 看着她皎好的背影,少女般细软的腰,南宫焱烈目光渐渐幽深,三个孩子的妈妈?完全不像…… 安夏儿来到刚才南宫焱烈和罗丹说话的阳台,这个阳台是南宫焱烈房间附带的,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安夏儿站在这里朝外面望去,想辩认这个地方的地形,但当看到外面开阔的森林时,她震惊了,这个地方……怕是很难找。 “你不会认识这里。” 身后一双手臂突然抱了过来,将安夏儿整个人都锢进了一个陌生的怀里。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016章 又邪又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