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6章 又邪又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16章 又邪又恶

安夏儿身体僵住了,像被吃人的猛兽包围住了一样,连呼吸都不敢。 “我知道你很少来美国。”身后南宫焱烈说,“你对美国应该没有过多的了解,不,就算你对美国有一定的了解,这片森林你也不会知道,因为这座古堡,乃至你眼睛所能看到的所有森林,都是属于劳伦家族的。” 安夏儿咬了咬花瓣般的颤动的唇,“放……开我,很恶心。” 南宫焱烈就当没听到,一只手搂在她的腰上,一只手拥抱着她的肩头和脖子,以一种她只要反抗就可能会勒死她的姿势从背后完全抱着她,“你知不知道,那个宝藏图所藏的是什么宝藏?” “没有兴趣!嗯——”安夏儿用力推了推他的手。 “据说,除了数量庞大的珍宝,还有一样不可思议的东西。”南宫焱烈眼眸下氤氲着一股黑色邪肆的东西,他笑得疹人,“一种超越现实的东西。” 安夏儿咬了咬牙,撕打他的手,“我说了我没兴趣,你到底放不开,不放我咬了啊——” 南宫焱烈看了这不老实的女人一眼,嘴唇贴近耳边,用暧昧至极的低哑声音说,“你再乱动……我就石更了。” 安夏儿全身战栗! 仿佛一道雷从头顶劈下来! 接着身全像被冰冻住了,心里无比排斥身后这个男人的靠近,但却因为恐惧而不敢动弹。她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若是现在动手的话,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她张了张口,“我迟早会回到陆白身边,我不是你的……请你认清这一点现实。” “刚才,角拓他们带着那个陆歆小姐去换宝藏图。”南宫焱烈嘲弄地说道,“陆白让那个端木瀛来了,你知道陆白让他带了什么话来么?” 一听到陆白那边,安夏儿眼睛都热了,她克制不住地颤声问,“……什么。” 看着她热泪盈眶的样子,南宫焱烈突然又不想告诉她,甚至骗她,“意外的是,他没有一句话提起你,他只是让端木瀛他们马上将那个陆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姐平安带回去。” 安夏儿心脏被揪了一下。 “失望么。”身后的男人冷声在笑着,“觉得他并没有如你所想的那样,因为你被抓了,而疯狂,以及想要急切将你救回去?” 安夏儿将眼泪给逼了回去,“少挑拨离间了,你这个魔鬼的话我一句都不会信!” 即使陆白真没有提到她,那她也相信陆白自有安排。 对,一定是这样! “魔鬼……”他的鼻息在她耳边,带着仿佛来自深渊的低笑声,“看来我不做点魔鬼该做的行为,就枉费你给我安的这个名字。” 安夏儿刚想出声,就感觉腰上那只手在渐渐爬上来。 安夏儿像触电一样拼命撕打这个圈禁着自己的人,“你放开我——” 她一转身,南宫焱烈便倾身而来,直接将她压在了阳台的边沿,两只手臂继续将她禁锢在他身边,冷冷地盯着她,“我看你是忘记我刚才的警告了!” 安夏儿的背刚才重重地撞到了阳台的扶手边沿,疼得她直冒冷汗,但这都没有这个男人的带给她的恐惧大。 她抿了抿唇,“你到底想要怎样,你敢碰我我就从这阳台上跳下去!” 他放在她腰上的手,猛地将她拉向自己,眼神里充满致命的魔魅,又邪又恶的东西,“你说呢,一个男人面对他想要的女人……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他狂野地吻着她的脖子,又亲又啃。 安夏儿浑身发抖。 她跟裴欧说,她不想开枪不想杀人。 但此时如果给她一把枪,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这个男人! “你……”安夏儿咬着牙齿,拼命地迫使自己冷静地跟他谈判,“你想要陆白答应你的要求的前提,就是你不能伤我!” “放心吧,我做了什么,他也不会知道。”南宫焱烈捏起她的下巴,朝她笑着,“因为在他做到我的要求之前我都不会告诉他关于你的消息,我只会告诉他,你没事。至于以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缓缓凑近过来,看着安夏儿颤动的美丽的睫毛,极缓慢地带着男性荷尔蒙在说,“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会放你回去吧?”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一遍又一遍地纠缠我?”安夏儿眼睛发红,她不明白,亦痛恨南宫焱烈的这一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你知不知道你所做的这一切有多令人痛恨?” “为什么?”南宫焱烈回答她,“跟那张藏宝图一样,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如果当年你没有离开西莱,你本来就要兑现你父王的约定嫁入南宫家族,南宫家族主家的男子只有我一个,你说你不是我的,是谁的?” “陆白!”安夏儿愤怒地叫着,“我的丈夫是陆白!什么约定,那与我无关,我的婚姻我的命运,我要嫁给谁,只有我自己能作主!我,安夏儿,从来都没有属于过你!” 南宫焱烈的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他的眼神告诉安夏儿,他完全不会理会她的这一套说辞! 他说是他的,那就一定是他的,这个疯狂残酷的男人……不接受别人的道理。 他的手顺着她的肩滑落了下来,落在她小指受伤的手上,“我看你是想被再我折断一根手指。” 安夏儿脸色瞬间惨白。 双肩止不住的颤抖,一害怕,眼泪也随之掉了下来。 她忍着恐惧,继续颤抖着说道,“你就算折断我十根手指我也要说,我不会喜欢你,你越逼我,我就越恶心你!” 南宫焱烈握着她的手,缓缓收紧,眸心一点点收缩。 她,连说讨厌他都不屑于了么。 一定要一口一个恶心? “嗯……”安夏儿手被他攥得,痛得浑身颤抖起来。 虽她被折的只是一根尾指,但是由于筋脉的关系,那整只手都在痛,被这个男人猛地一握,她便觉得有刺骨的疼痛袭来。 看着她惨白流汗的脸,南宫焱烈才缓缓松开了手,并说道,“我不会放你走,离开美国后,我会让你忘了陆白。” (本章完)

下一篇   第2017章 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