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7章 醋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17章 醋意

安夏儿顿觉一阵恐八慌,便听到那边敲声门传来了,并且门敲得很急。 “南宫,我和角拓把宝藏图拿来了。”罗丹的声音。 不等南宫焱烈回答,罗丹那边便急急地推开了门,与角拓走了进来,连外面守门的人阻止都来不及。 “她……”守卫看着南宫焱烈,有点为难。 “出去。”南宫焱烈冷道。 “是。” 守卫退出去后,罗丹愤怒地盯着南宫焱烈和安夏儿。 才这么一会…… 他就忍不住要跟安夏儿亲近了么? 她就是担心这一会的功夫,南宫焱烈和安夏儿会发生点什么,所以才下去与角拓接了个头,急匆匆地便又赶了上来。 南宫焱烈松开安夏儿后,向罗丹和角拓走过去,安夏儿松了一大口气,像又从魔鬼的手中逃过一劫,身体都差点滑下来。 “罗丹,你似乎在我面前越来越放肆了。”南宫焱烈来到罗丹和角拓面前,冷冷地盯着罗丹,“你离开瑞丹不久吧,怎么,已经将你作为一名贵族小姐的矜持礼仪给忘了么?要我把你送回瑞丹?” “哦,实在太着急了,才没经你同意进来。”罗丹轻哼笑了一声,“不过,你舍得我这个天才科学家么?我们实验室那边才刚刚开始呢……南宫,别因为一个安夏儿而跟我闹翻。” 她的眼神向南宫焱烈身后安夏儿投去,大有一股恨死安夏儿的意思。 安夏儿听着罗丹的话,有点寻思。 实验室,难不成他们还在什么里搞什么非法的研究? 但安夏儿一时顾及不了太多,她刚才差点被吓死了,还以为真要被南宫焱烈这个混蛋吞吃得一干二净了。 “你既然知道你的身份是组织的科学家,就该知道你的工作是什么,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南宫焱烈警告罗丹。 “我当然知道。”罗丹抬起脸庞看着南宫焱烈,眼睛里带着捍卫她的爱情的决然,“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将组织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总首领的安全自然也与组织和利益惺惺相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陆少夫人并非我们的人,以防她会刺杀你,所以我必须尽量监视她,这也是我的责职。” “她刺杀我?”南宫焱烈冷着脸,“她能刺杀我?我看是你存心不想让我好过吧?” 罗丹轻轻笑笑说,“总首领,你言重了,我希望你能休息好不要跟一个有丈夫的女人纠缠,我怎会是不想让你好过。” 南宫焱烈板着脸,怒气看着在他脸上累积。 之前他对于罗丹,一直都是客气的。 但如今罗丹是越来越令他生气! 但罗丹并不在乎,只要能阻止南宫焱烈和安夏儿在一起,她不惜付出所有代价,他看了眼角拓说,“宝藏图,你不看看么?” 南宫焱烈冷哼了一声,问角拓,“给我。” 角拓双手捧上。 南宫焱烈打开宝藏图,当看到上面的图纹时,黑沉的脸上才露出了愉悦,看着心情好了点,“不错,确实是这张图……”在南宫家族时他看过这张图,所以自然能辩认。 罗丹在旁边问角拓,“那cat这次随你一起去,她有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角拓想了一下,“只提议让我联系南宫先生,看要不要看带那个端木瀛过来。” 罗丹拢着眉头,“是么……” 仿佛凭这个问题还不太确定矛小咪是不是那个背叛他们组织的人。 南宫焱烈没兴趣管组织里的这点小事,拿着宝藏图又走去安夏儿那一边了,不知道在跟安夏儿说什么,让安夏儿听了脸色很不好。 罗丹醋意大发地看着那边的二人,咬牙对角拓道,“继续盯着cat……” 矛小咪回来后,找到了封龙。 此时封龙正在他房间里,不知道在一个本子上写什么东西,又像在画什么,眉头皱着,听身后的声音,他的笔一顿,“谁。” “……我。”矛小咪吞了口口水,从房间的门框外边探出个头,“是我。” “谁让你们放她进来。”封龙对门外两个守门的人在说。 这里每一个分区首领,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自己的随从。 门口的二人恼怒地瞪了眼矛小咪,都怪她,害他们被沃沙首领骂了。 “不怪他们。”矛小咪马上说,“我说我只进来跟你说几句话就走。” “说吧,什么事。” 封龙将他正在写画的那张纸撕了,捏成了一团,随手扔进了旁边的电壁炉中。 纸随即被焚成了白灰! 眼下是冬天,房间里安装个电壁炉非常暖和。 矛小咪对于他的一切都好奇,看自己一进来他就将正在写字的纸给撕了,“你在写什么?” “与你无关。”封龙话里不带什么情绪。 矛小咪听着他的话心里被揪了一下,他这话解析起来大概有两个意思,一是他在写或者在画的东西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她不必问;二是他不想让她插手他的任何事! 前者委婉,后者绝情! 他到底是哪个意思,矛小咪不想去猜,只当是他说的是一句平常话。 封龙见她发愣,皱了皱眉,“你到底怎么了?” 电子壁炉里面的光将他的茶色头发染上了一层澄金的辉,蜜色的皮肤,俊朗的面孔,矫健的身手与黑色毛衣勾鞠出的健硕适中的身材,无一不是少女心仪的男神形象! 用网络上的一热门词来形容,就是攻气十足! 矛小咪侧开眼睛,免得自己继续意乱神迷,“我想问你……你有没有再考虑一下,离开组织的事,我觉得在这个组织里呆着,除了打打杀杀,实在没有过多的意义。钱的话,我这些年都存了点,以我们的本事离开组织也不可能找不到事做。” 封龙拿起他的枪,用一块全棉的布擦拭着,漆黑的枪声与他的衣服浑为一色。 见他没反应,矛小咪竟想起裴欧的话,“那个……其实,我们金盆洗手也不错,你看你以前是当警察的,我熟悉各种诈骗手段以及开锁技能,我们去加入安保公司薪水肯定很高,当然,z国肯定很多人认识你,z国的警方也在通缉我,我们可以去别的国家,无论怎样,可以金盆洗手做一些正当的工作。”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016章 又邪又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