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8章 他的使命!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18章 他的使命!

“cat。”封龙开口阻止了她的话。 矛小咪紧握着手。 眸里有湿润的东西在闪烁。 她缓缓低下头,空气中她的声音微微颤抖,就像猫咪难过的低语,“我想和你走,我不想留在这。” 看到那个陆歆看到她哥哥时开心的脸,看到那个陆歆有个那么期盼她回去的哥哥,有那么爱她的家人……矛小咪真的很羡慕。 她不想再呆在这个充满鲜血和恶斗的组织,也许那些男人喜欢血与刺激,但是她想要的不是这些……她想要的是伙伴,有温度的团体。 以前她刚加入这组织时没有见到过组织这么多人,她并不知道组织里其他人是这样子的。 封龙看着她,猛地将枪放在了一边,发出的重重的声音吓了矛小咪一跳,她肩头都缩了起来。 当她想尝试着开口解释自己的话时,封龙走到了她面前,手拍在了她肩头,突然将她向他拉近,重重地将她拥在硬实的胸前。 靠着男神,矛小咪脸红了红,“沃……” “明天,组织会去袭击美利坚间会的宴会,你应该不在突袭的人员里面,古堡里的人留下不多。要走,明天抓紧时间赶快走。”封龙声音四平八稳,叮嘱她最后一些话,“我若是没猜错,如今这个戴维斯是假的,他是总首领南宫焱烈。” “什么?”矛小咪一惊。 “他对背叛组织的人没有任何容忍度,你想叛逃的事让他知道,你会死。”封龙直接告诉她,“我会尽量替你隐瞒,若是明天我们回来他发现你不在,我会说让你去执行其他任务了,替你争取时间,有多远你跑远,陷名埋姓,好好去生活吧。” 矛小咪抓住他的手,情急地看着他,“可是沃沙你,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个组织?你明知道总首领是个怎样残酷无情的人,他只在意他的利益,想要扩张组织势力,要找所罗门的宝藏,他还去绑架别人的妻子,他是个大坏蛋!” “我有我的使命,在我的目的达成之前我不会离开‘黑色所罗门’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封龙抽回了他的手,对于矛小咪的二次邀请他依然毫不犹豫地拒绝。 矛小咪的眼泪看着一颗颗在掉,泪水沾湿整个脸庞。 她冲上去在封龙背后抱着他,“算我求求你,沃沙,我们一起走吧!洛卡那些人都想要杀你,他们肯定会使暗招的……” 她不想一个人离开。 也舍不得沃沙。 更担心他以后在组织里会不会遭到洛卡那些人的暗算! 封龙微笑着,“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天都游走在生与死的边沿,没有人会怕,我也不会……我跟他们干到底。” “沃沙……”矛小咪摇了摇头,没的听明白封龙话里的玄机,只觉得无论如何都不想松手,“我怕你会出事,我不想一个人离开!” “cat,真的谢谢你。”封龙垂下眼睛,温暖的房间里,他声音第一次听着无比温柔,“但你在我眼里只是像个妹妹一样,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照顾你,但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爱情。” 矛小咪想再说什么时,封龙却笑了两声,“其实,像我这种连女友都利用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喜欢。” 矛小咪突然瞪大眼睛,“沃沙,你……” 封龙不再回答她什么,冷着脸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人,把她带出去,以后别让她再来见我。” 外面进来的两个人以为矛小咪得罪了封龙,马上左右抓起矛小咪将她往外面架出去,矛小咪不停地呼叫着他的名字。 矛小咪的声音一点点消失在外面的走廊,封龙走到窗前,看着古堡外面的冬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辜负的又何止矛小咪一个…… 但是比起儿女私情,他有更想要保护的啊! 矛小咪离开封龙住的地方后,碰到了迎面走来的琼斯和另一个他们队里的狙击手猎鹰。 看着矛小咪垂头丧气,眼睛红红的样子,两个人一笑,便知道她又在他们沃沙首领那碰壁了。 “哎。”琼斯叹了口气,“cat,首领的心思根本就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女人嘛,知道这一点你还去碰壁就是自找罪受!” “对。”火枪手猎鹰说,“要当他女人还不如跟他当哥们!当哥们他肯定会理你!” 矛小咪不理会他们。 琼斯一只手肘撑在她小小的肩头上,笑着说,“被首领拒绝的女人真是可怜哪,要不这样,反正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的队友了,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叫我一声大哥,以后我们罩你不会再让其他人欺负你?” “滚!” 矛小咪一个反擒拿手,将琼斯给甩在一边了,大步离开。 琼斯知道她伤心,不与她计较,甩了下肩膀,“啧,真是给脸不要脸!” ———— 陆釉几个人带着陆歆回到陆白在纽约的别墅。 看到陆白,陆歆深深地鞠下躬,感动的泪水满脸在流,“陆白堂哥……谢谢,谢谢你们来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真的很愧疚。” 莫珩瑾看着陆歆完好无损地站在面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二叔和陆釉他们很担心你,有打电话回去么。”陆白并不惊讶,因为他早已经从帝都警方那边得了那根断指和耳朵并不是陆歆的,所以他猜测陆歆应该是没有什么事的。 陆歆用袖子擦着眼睛,重重地点头,“嗯,打了,我和哥哥一见面就打电话回去给爸妈了。” “那你家里现在应该放心了。”陆白温和地看着这个表妹,“上回我和安夏儿在美国时,是知道你也在纽约举行演奏会,因为当时种种原因,我在‘美利坚商会’也很忙,所以没有坚持让人去找你,这回你被人绑架,也是因为我的仇家,所以我必然会救你。” 陆歆不停地点头,“我知道……嫂子说了,其实,这是我的错,我当时不该离开从演奏厅后台跑掉,说不准就跟陆白堂哥你和嫂子见面了。” “既然过去了就别再说了,平安回来就好。”陆白道,“我这里有下人,保镖很多,很安全,你在这呆个几天,等美国这边的事结束后你和陆釉就可以回家去了。” (本章完)

上一篇   第2017章 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