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对裴欧的信任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19章 对裴欧的信任

“嗯嗯。” 陆歆不停地点头,见面亲人的她无比与动容。 在被那些人绑架后,她不知道多想念家人。 佣人过来将陆歆扶到旁边坐下,一边抽出纸巾递给她,还轻声在安慰。 陆白看了一眼陆釉和端木瀛,还有阿瑞斯,转身走向沙发区,“坐下说吧,将你们与对方交换陆歆的过程详细说一遍。” 端木瀛和陆釉坐了下来,但阿瑞斯却站在一边,在陆白面前不敢落坐。 一来对于安夏儿现在没找回来的事,他于心有愧,二来他是属于陆白的手下,虽然平时陆白让他不必拘于礼也可以坐下谈事,但眼下这节骨眼他是不敢再坐了。 陆白知道他的想法,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听端木瀛和陆釉说起在莫纳白杨树林交涉的事。听完过程后,陆白说道,“那个人说的话恐怕并不假,那片白杨树林既然要划为风景区,之前的穿林而过的公道自然就不会再通行了,没有多少车路过,就恰好为他们提供 了一个方便交涉的地点。因为地点是他们定,所以我们这边并不能提前做准备,你们过去那边时,他们肯定已经让狙击手盯着交涉地点了。 毕竟从他们的执著来看,对于那张宝藏图,他们是志在必得,如果当时没有得到那张宝藏图,他们是不会让你们走的。”说到这,陆白抬眸看了眼阿瑞斯,平平静静地说,“瀛你当时做得很对,当时你必须拦住比较冲动的人,即使你们个个身经百战,但面对不占据地利的我们来说,打起来你 们三个也未必会没事。” 陆白的性格便是如此。 即使倨傲清高,自信而自负,但是却能理智地分析问题。 阿瑞斯知道陆白是在说自己,不堪地侧了侧脸,“……对不起陆先生,我当时确实很着急,我让他们保证少夫人的安全,他们只说……少夫人没死。” 陆白拿着茶杯的手在空气中顿了一下,缓缓地,才开始倒茶。 “我要的是少夫人相安无事的消息,难不成他们还敢杀了少夫人么”阿瑞斯话说到一半,陆釉便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阿瑞斯,陆白堂哥比我们更着急。”陆釉说道,“我们理解你,但目前的情形必须一步步来,少夫人在他们手上,在不能保障少夫人安全的前提下,刺激了他们没有好处。 阿瑞斯心情复杂,最后他垂下眼睛,对陆白鞠了一躬,“陆先生,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为了救少夫人哪怕需要我这条命,我也在所不惜。我先出去了,有事您叫我。” 他是看到了他想要的奇迹,安夏儿以一个主家少夫人的身份让陆歆平安归来了。 陆釉的妹妹被救回来,这也算是圆了当年他妹妹死去时的一个遗憾。 那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一个豪门家族有绝对的亲情和温情所在,他看到了这个世界绝不只是冰冷的,是温暖的。 但是,他的遗憾是弥补了,可他尊敬的少夫人却还没回来。 看着阿瑞斯出去,端木瀛回过视线微笑看向陆白,“表哥,这个阿瑞斯应该跟了你很多年吧,对你倒是忠心。” 陆白没说阿瑞斯的事,如果安夏儿出事他要处置阿瑞斯,也是他自己与阿瑞斯之间的事,并不需要拿出来与人谈论。 “对于安夏儿的情况,对方只说了那一句?”陆白喝着茶,问端木瀛和陆釉。 “对。”端木瀛说道,“我当时提议让他们带我去见戴维斯,我当面将宝藏图交给戴维斯,但我的想法被对方识穿了……” 接着,端木瀛又说了与戴维斯打的那个电话。 以及戴维斯在电话里说的话。 最后,端木瀛叹息,“想不到,他早已经怀疑我,甚至连陆釉来了美国的事都知道了。” 陆白轻轻地转着杯子,这是他从家里带来的一套名贵的茶具,想为他爷爷好好品品茶,“如果是他的话,能猜想到这些,也不奇怪。” “陆白堂哥,你怀疑这个戴维斯是谁?”陆釉问。 “南宫焱烈。”陆白说道,“我的一个死对头。” “就是国际二号通缉犯?”陆釉皱眉,“原意大利南宫家族的家主?” 国际通缉榜上第一号通缉犯是黑色所罗门的上任总首领,上一任总首领下落不明后,对那个人的通缉也并未消失,因为谁也不能证明那个人就死了。 而作为一个想夺取西莱的男人,自然而然就一跃成为了国际第二号通缉犯,国际刑警组织正在缉捕。 “我与他的恩怨不是一两天了。”陆白说道,“杀安夏儿他估计不会……” 只是,那个男人对安夏儿的企图他确再明白不过。 想到这,陆白垂下了眼睛,修长的手指紧紧握成拳。 他需要有很大的克制力,才能不让自己暴躁和暴怒。 因为暴躁和暴怒会一定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判断力,现在事关救回安夏儿的关头,他就是再着急,他也必须让自己保持头脑冷静!“堂哥。”陆釉看着陆白皱起的眉头,一时也知道陆白着急,“你先别太心急,少夫人能从我家里的情况猜测出陆歆被绑架了,由此可见她有一定的观察力,她一定能见机行 事。” 他妹妹是救回来了,如今,他们都要想办法救少夫人了。 而且,倾尽他一切所能,不留遗力地营救少夫人…… 这才是对陆白和安夏儿的感激! 端木瀛想了想,说道,“陆白表哥,要不,你再跟那个戴维斯联系一下,警告他千万别伤害对少夫人,如果他想要那个南宫蔻微被释放出来的话。”“没有必要。”陆白将杯子放了下去,“该警告的,在商会我已经警告过他了,如今裴欧也在那边,这是唯一令我能静下来的因素。我相信裴欧,如果知道安夏儿在那边,他 一定会想方设法尽量保证安夏儿的安全。” 而裴欧也清楚南宫焱烈与他们的恩怨,所以为防南宫焱烈的企图,裴欧一定会想法做点什么。这是他对裴欧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