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一开始就不信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25章 一开始就不信

当年陆氏出现危机八时荣叔公和陆章原离开陆家另起灶炉,并联手外面的人欲图收购陆氏的事,端木瀛也听说过。 虽然他们父子说收购陆氏是为了救陆氏,但是那个不顾后果的做法确实很难令人苟同,因为当年若真被人收购了就没有今天的陆氏集团了。 “我只是觉得,以伤害亲戚家族来达到自己目的的做法不值得。”对于陆白的赞许端木瀛只是廉虚回答,再者他也并不相信那个戴维斯。 最后陆白喝完杯里的茶,说道,“你这次站在我这边,我记下了,以后你若真想要争取端木家族的继承位我会帮你。” “表哥客气了,如今能受到你的器重和信任,我已经很感激了。”端木瀛道,“毕竟陆三爷离开陆家后,陆家很多人都盯着章原集团总裁的位置。” 陆白点了点头。 估记相叔公也是想让自己人去接手章原集团,可虽然陆白信任陆庸他们,但必须为陆家主家培养更多的势力。 “对了,陆白堂哥你明天要去美利坚商会的宴会,现在去休息一下吧。”端木瀛提议,“我会跟陆釉那边保持联系。” “明天宴会场那边确实需要部署一下。” 说完陆白便去二楼书房了。 莫珩瑾当时离开客厅之后,走向克瑞斯汀房间的方向。 客厅中后面的话题他并不需要听下去了,总归他明天和陆白都需要出席商会的宴会,黑色所罗门组织的人要袭击商会,他们只需兵来将挡就行了! 但是,如果他们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事又被人通风给了黑色所罗门那边,那边临时改变袭击的时间或地点,那就对他们不利了。 他和陆白也许身经百战,能随时应对,但商会其他成员也许就危险了! 所以他们不能让人泄露了风声陆白的眼神,莫珩瑾很明白是什么意思! 克瑞斯汀步伐很快,似乎知道后面有人在追上来,预防身份泄露被人拿下还没进房间她便拨打电话 “克瑞斯汀,这么晚了打电话给谁呢?”身后一只手伸过来,动作轻盈地将她举到耳边的手机拂落在了地上。 啪! 掉在地上的手机刚好将拨打的电话也中断了。 克瑞斯汀脸色变了变,努力稳住的仪态,缓缓带起一丝僵硬的微笑,“原来是莫总,你有事么?或者我打电话有什么不可以么?” 莫珩瑾穿着灰色西装,里衬白色衣衫,温文而雅,风度翩翩,他微微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克瑞斯汀的手机,上面已经自动锁屏了,但他并没有追究她打给谁的,只是扬了扬她的手机,微笑着先致个歉。 “真是不好意思,刚才一时觉得克瑞斯汀小姐你的手机挺好看的,不是市面上的品牌手机,定制的吧?”他看着这个手机,“我一时感兴趣想看看,出手过重,希望没摔坏。” 克瑞斯汀忙想拿过去,但莫珩瑾又收了起来并没有给她。 “关于打电话的问题。”莫珩瑾话语双关地回答她,“克瑞汀斯小姐你听到我们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对吧?我们这边需要部署以应付明天黑色所罗门的袭击,乃至救陆少夫人,但是戴维斯是你的亲哥哥,虽然我和陆白相信你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但其他人并不是那么信任你啊,像端木瀛和陆釉。” 他又道,“所以,你现在最不好不要打电话出去的好,不,准确来说,在这里呆的这几天时间里,你都最好不要联系你哥哥与不要打电话出去了。你不想被其他人怀疑吧?” 即没有明说他和陆白怀疑她,也维持着表面对她的客气,并以一个堂堂正正为她着想的理由限制了她打电话。 作为瑾年保险的总裁,莫珩瑾也是一个谈判和交际的高手。 克瑞斯汀脸上的微笑保持不住了,黑下脸来,“莫总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那些人要袭击美利坚商会的宴会,那与我哥哥什么关系我哥哥肯定也会去出席那个会议,我只是担心我哥哥的安危而以。” 又狡辩说,“虽然他是绑架了陆少夫人,但是他也是我的大哥,我总不能看他死吧?” 莫珩瑾暗下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果然听到了刚才他们客厅里说的话。 幸好刚才她那个电话阻止得及时! “这么说吧。”莫珩瑾说道,“我们有充份的理由怀疑,你大哥戴维斯也是黑色所罗门的人。” “你说什么?”克瑞斯汀仿佛不相信。 那是犯罪组织,在全世界各地制造过不知多起恐怖事件,国际刑警和各国警方都在通辑那个组织。 就算他大哥与南宫焱烈认识,与那个罗丹和乔伊也认识,但是也仅限于来往吧?他们作为贵族,他大哥怎么会亲自加入那个组织? 她不相信! “具体我们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但克瑞斯汀你现在是戴维斯的妹妹,我们这边的有些人有理由不相信你。”莫珩瑾道,“至于明天你大哥的安危,只要他没有参与袭击我们商会,我们估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暂时不会揭穿他,如若不然,我们不会再客气,陆白什么性子,你清楚吧?” 克瑞斯汀的唇蠕动了两下,还在争论什么,“但,你们也说了吧,现在这个戴维斯并不是我哥哥,是有人假冒的,那不代表我大哥也” “我说的就是你大哥,真正的戴维斯劳伦,恐怕也是他们组织的人。”莫珩瑾一只手撑在了克瑞斯汀身后的墙上,即使她一米七八的身高,莫珩瑾也比她还高些,他冷漠着一双眸子警告她,“所以,你暂时就呆在这里,别再跟你大哥那边联系了吧。” 克瑞斯汀咬了咬唇,怒了,“莫珩瑾,我跟陆白是朋友,但跟你没几分瓜葛吧,你这是什么语气?还有,你对不熟的女士就是这样直呼其名的么?” 莫珩瑾将手收了回来,恢复了脸上的微笑,“其实,我之前与克瑞斯汀你也挺熟的,原来你记忆不太好。” 克瑞斯汀脸色马上僵成一片。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以后我就叫你劳伦小姐吧。”莫珩瑾道,以洞悉的目光盯着她僵住的脸庞,“我与克瑞斯汀熟,与你,确实不熟。” 看着莫珩瑾离开的背影,克瑞斯汀脸色变了。 几米外,莫珩瑾又向后面的女人扬了扬那只手,“至于你的手机,那就由我保管几天吧,毕竟我得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被我摔坏嘛!” 克瑞斯汀站在她的房间门口,全身发抖,这些人发现她的身份了? 莫珩瑾来到陆白书房,陆白正在打电话给美利坚商会那边让人准备明天宴会上反袭击的布署。 放下电话后陆白问进来的莫珩瑾,“她听到了?” “无疑。”莫珩瑾将这个克瑞斯汀的手机往陆白面前的书桌一放,“我上去时,她正准备打电话,也许正准备打给那个戴维斯呢” 陆白一声冷笑,“他也想派个卧底来我这边么。” “哎,真是防不甚防啊!”莫珩瑾坐在陆白对方,叹了叹,“谁让克瑞斯汀有个跟她这么像的妹妹,对了,陆白,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不是克瑞斯汀?” “一开始。”陆白面孔没有任何温度。 “怎么说?” “阿瑞斯的人去救她的过程,太过于顺利了。”陆白说道,“而且如果克瑞斯汀真的被我救走了,那个假戴维斯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 “这么说,是那个南宫焱烈指使她伴作克瑞斯汀的样子来我们这边?想监视我们这边的情况?”莫珩瑾皱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