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6章 潜入的办法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26章 潜入的办法

“不排除这种可能。”陆白的预测力很深远,“如果是这样,那克瑞汀斯当时一定在那座湖边的别墅里,而这个女人是负责看守克瑞斯汀,南宫焱烈让她看守的目的,就是知道我这边可能会让人去救克瑞斯汀,他便命这个女人假伴克瑞斯汀被救走。” “这个男人果然不简单啊。”莫珩瑾眉头紧锁,看向陆白,感叹,“陆白,除了你,估计并没有几个人是那个南宫焱烈的对手了。” 但是棋逢对手,哪怕对方只技高一筹,下场也是兵败如山倒! 那个男人的克星就是陆白! 陆白的心思比那个男人还要缜密可怕! 陆白垂下双眸,“必须看住这个女人。” “放心。”莫珩瑾道,“我刚下去跟端木公子说过这个女人的问题,明天他守在这里,会盯着她。” 又问,“那克瑞斯汀如今在哪?” “阿瑞斯带的人分成了两队,其中一队与陆釉前往救安夏儿去了。”陆白说道,“另一队人还在找克瑞斯汀。” 莫珩瑾看着陆白,“对了,刚听端木瀛提过这事,陆釉他现在已经走了?” “对,连夜出发了。”陆白说道,“我希望能在我们宴会之前,将安夏儿救出来。” “陆白。”莫珩瑾觉得他有必要提醒,“连夜赶过去,就意味着那个组织的人一个都没离开,那边人手众多,陆釉他们会不会有风险?但等明天我们宴会举行后,黑色所罗门为了袭击我们起码得出动一大半的人手,到时那边人手减少后陆釉他们再去救人,也会顺利很多吧?” 陆白看着外面黑色的夜,长声叹了叹,“我等不了,国警方那个情报调查员传过来的消息让我很担心,我不能让安夏儿出事。” 能提前救出来最好 莫珩瑾想了想,也点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安保公司的人也跟陆釉一起过去了,只要陆釉那边不冒太大的险,应该不会出什么事。”陆白说道。 “是么,那就好,安保公司的那些人一直想要救出裴欧啊。”莫珩瑾笑道,“认为裴欧被抓是他们的责任呢!” “准备一下明天商会的宴会吧。”陆白缓缓微笑,令人胆寒,“好好迎接我们的不速之客,让他们有来无回。” 莫珩瑾笑着站了起来,“当然!” 从纽约中心赶到目的地时,陆釉发现,果然得好几个小时间,劳伦家族名下的那片森林极大,而且旁边就是一条河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占地资源极大,那一片本可与莫纳白杨树林一起开发成森林公园,但碍于劳伦家族的势力,纽约政府才无法收回那片私人森私。 晚上七八点,冬季的天色已经正式浓黑了,远远地,陆釉一行人停了下来,观察前面那片森林的地形。 一个前往最高处用夜视仪望眼镜的观察员回来后,跟来到陆釉跟前,“陆警官,我回来了。” 陆釉回过头来,“情况怎样?” 他带领了十个陆白那边的保镖,而安保公司那边的人也有领头的,毕竟裴欧不在,他们总得有负责主事的。 这个领头的叫许风许云,据说以前是裴欧在役时的警卫员,后跟着裴欧一起退役去了安保公司。 “快说下,方便潜入么?”许风马上问。 因为前去观察地形的人是陆白那边的保镖,而许风他们和裴欧是因为护卫工作来到美国,出境时所能带的武器设备有限,但陆白那边的十个人平时是由呆在美国的阿瑞斯带领,所以在美国本地能购买到的装备很多。 回来的观察员直接摊明说,“不好潜入,那片森林呈字形,前面有一条河,里面那座古堡就在河边,通往那座古堡的河上面没有任何桥,除了从水里,就只有用直升机过去了,但我们启动直升机一来动静太大,二来现在让纽约那边准备直升机过来,时间也不够。” “这为什么非得要跨越那条河过去?”许风旁边的许云听着急道,“我就不明白了,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可以绕到那座古堡的后方穿过森林过去就行吧?” 管他什么森林还是沼泽,他们都有趟过去的经验。 毕竟作为军人,他们之前什么不得经历。 陆釉就这个问题看向观察员。 “不行。”观察员拿出这一带的地图,讲解道,“地图显示那一带的森林几乎没有被开采过,属于危险区,并且旁边河流,这就说明一个问题,林中一定有猛兽。” “确实不利。”陆釉皱起眉头,“现在是夜间,我们二十多个人穿过有猛兽的森林,一来危险系数太大,而且我们不一定能全员通过二来惊起了那些兽类的叫声,也许会惊动古堡里的人。” “猛兽?”许云将一把军刀插在地上,怒道,“那我就不明白了,那那些人是每天与那些猛兽为伍么?还是每天出来的时候都淌过那条河游泳过来?或者古堡那边配有直升机?有这么高的配制?”他就不相信! “肯定有直升机,最起码我看到那座古堡旁边有停机坪的标志,而且不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两架。”观察员说道。 许风靠了一声。 看来这个组织手中的武器和配制,比那些国际雇佣兵的都高! 不愧是国际刑警首要通缉的犯罪组织! “我们穿过古堡背后那片森林也不太可能,据我的观察和推测,古堡与背面那片森林之间兴许有通电的铁网。” 许云又笑了两声,“这个劳伦家族的人会享受啊,有时间来这座古堡住住当度假,背靠就是一片有猛兽的森林,当是自己的后花园了?铁网上再安装个门,喝个下午茶的时间说不准还能到后面森林中打打猎啊!” 陆釉皱着眉头,他知道观察员这么说一定有理由,而许云的取笑也有所依据。 许云虽然在吐槽,但其实他是直接想到了方方面面。 买下这么一座森林,在里面建座古堡,实是在欧洲贵族的消遣和兴趣所在! “所以,我们绕到古堡后面穿过森林的计划是不行的,一不说那边危险,那边安个铁网,我们也通过不了,剪断铁网,就怕他们装了报警器。”观察员说。 “穿过古堡后面那片森林的计划取消。”陆釉为保证他们这一批人的安全,直接又问观察员,“那据你所观察,古堡里面的人用什么途役出来?” “除了直升机,还有两种可能。”观察员拿出一张纸,画了个古堡周围的简易地形,“这打叉的位置是古堡,前面是河,如果有水下通道的话可以从水下出来第二个可能就是那座古堡有吊桥。” “不愧是古堡,上上个世纪的产物。”陆釉环起手,“这种地形,出了名的易守难攻。” 观察员说道,“但如果要走吊桥,就必须是由古堡内的人操给放下来,除非有内应帮我们放下来。” 陆釉马上想到那个情报调员 但他很快皱眉了。 一来他直接联系不到那个情报调查员,二来通过国帝都的警方联系情报调查员,会浪费很多时间。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许风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我们潜水过去吧,这里有人不会游泳么?” 没人回应。 毕竟都是做保镖的,经过专业的训练以便应付各种环境。 陆釉警校出身,更不用提,都会游泳。 “很好,我们潜水过去吧。”许风提议道,“陆警官,怎样?” 陆釉一时没说话,只是顾虑着什么,蹙紧眉头摇了摇头。 许云又急了,“这也不行,那陆警官你给我们一个理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