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9章 营救2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29章 营救2

前面拐弯处,有两八个站岗的人正在八卦: “喂,听说没有,组织里可能出现了叛徒,两个黑客技术人员追查到前段时间有人用摩斯密码发了国际邮件去z国,戴维斯先生让人查好几天都没查出来……” “真的假的?难怪洛卡首领一天到晚怀疑沃沙首领,他与沃沙首领水火不容,肯定想籍此机会将罪名扣在沃沙首领头上除掉沃沙首领吧!” “八成是!谁不知道沃沙首领从上一任总首领还在时,就是组织里的人,怎么可能是奸细。”说话的人又道,“依我看来,那个cat还比较有可能。” “我也这么觉得,毕竟落到警方的手里还有几个能获救的,就算是沃沙首领派人去救她也没那么容易吧?她八成向警方自首了,给警方回到组织探消息了……” “咳咳!”另一个人立即咳嗽了两声。 两个人立即站直,没说话了。 矛小咪站在他们跟前,冷眼笑着,“背后说人坏话算什么本事,说我是叛徒拿出证据来嘛!” 两个人没理她,矛小咪已经不是分区首领了,谁也不会再给她面子。 “嚼舌根,是弱者的行为。”矛小咪一边走一边向背后的人挥了挥手,“难怪你们也只能做个站岗的。” 身后的两个人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可恶,若不是她还在沃沙首领罩着,现在他们俩非得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矛小咪一离开,她挑笑的嘴角就垂了下来,组织真的出现奸细了? 怎么可能是她? 她只不过想离开组织而以,也没有发什么邮件出去,绝不是她。 沃沙? 也不可能,她都跟沃沙提过多少次和她一起离开组织了,但沃沙就是对组织忠心耿耿啊! “哼,以我看是那个洛卡才对!”矛小咪就像咒骂那个男人一样啐了一口,“被组织的人抓到杀了那个恶心的混蛋就好了!” 不知不觉,她的脚步来到了沃沙的房间外面,沃沙与他手下的人都和其他人一起去袭击‘美利坚商会’了,门口的守卫也没有了。 但这并难不倒矛小咪,况且这是古堡也不是电子锁。 她从身上拿了根铁线捣弄了两下,锁就开了,只是走进沃沙的房间,她又迷茫地叹了口气,坐了下来,“我到底来做什么……” 她没有听沃沙的话今开离开,沃沙回来看到她还在肯定会骂她! 最后矛小咪得到结论,那就是她没地方可去,也没非常想要去的地方,目前她只是感到黑色所罗门是个非常冷血无情的组织,不适合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以。 但非要说去哪里,她又没想好! 看到另一边的桌子,想起昨晚沃沙在上面写写画画什么,矛小咪好奇地走过去,像窥探偶象的秘密一样找了根铅笔在那本子上面涂了起来。 外面两个巡逻有的人经过,看到沃沙的房间门开着,马上走到门口,“谁在里面?” “我。” 矛小咪头也不抬的回道,继续用铅笔涂着。 如果写字力道重的人,用铅笔涂黑下一页,就可以看到上一页写的内容,甚至是上面两页的。 ——就是利用留下的印子。 看到是矛小咪,门口的巡逻才将枪收了起来,“你在沃沙首领房里做什么?” “过来坐坐,不行啊,又不是你们的房间,管得着么你们!”矛小咪不耐烦道。 “一层和二层有些守卫的电话打不通了,下去看看什么情况!” “那是你们巡逻的工作,关我屁事。”矛小咪不鸟他们,也不去。 两个巡逻咬了咬牙,但顾及到她是沃沙罩着的人,又忍下了这口恶气,见指使不了矛小咪,两个人马上下去看情况了。 矛小咪铅笔沙沙地在记事本上涂了一会,见上面渐渐显出一些印子出来,是写的字……她速度加快,继续将边沿都涂满了。 但沃沙写字的笔道不重不轻,只显现出了一些字,况且似乎隔了一页,矛小咪举起来用尽全力去辩认,只勉强认出几个字: “劳伦家……森林……速来……救陆少夫人……明日……袭击美……” 矛小咪念着念着,突然怔住了。 半天没有说话。 像她脑子这么灵光的人,大抵都能猜出话里的一些意思,大概就是在说在劳伦家族森林,让什么人来救陆少夫人,他们明天袭击美利坚商会。 回想起刚才那两个乱嚼舌根的守卫说的话,矛小举纸的手都抖了起来,面色苍白,“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沃沙,怎么说你以前也是警察,谁知道你现在是不是个卧底!】 【z国的警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让cat被人劫走吧,毕竟她可是我们组织的人,你的人是怎么将她救出来的?】 【在我的使命完成之前,我都不可能离开这个组织。】 洛卡他们的话和昨晚沃沙的话,一一浮响在矛小咪的脑袋中。 在昏暗的没开灯的房间里,她瘦弱的身子颤抖,张了张嘴,声音却卡里喉咙里,什么声音发不出来,心脏像被人刺了一刀一阵阵在痛! “沃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是警察?是卧底? 她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沙哑的声音,在发出来自灵魂的喊叫。 蓦地,她眼睛红了,蓄满了泪水……他骗了她,骗了所有的人! 她手中的纸掉在了地上,瘦弱的身体无声地瘫坐在了地上,垂下脑袋,怪不得,怪不得他不跟她走,他怎么会跟她走呢…… “呵呵呵……”矛小咪突然笑起来,脸上泪流满面。 搞了半天,她是罪犯,他是警察,他们身份对立,立场不同,他又怎么喜欢她?也许他看待她的目光都是嫌恶的吧!她真是傻,她用什么去喜欢他? 哭了一会,矛抬起了脸,泪水未干。 回到她的房间,在衣服里面换上了防弹衣。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她养在房间里的一只鸟身上。 那是从z国带回来的鸟。 它已经长出了羽毛,可以飞了。 “啾啾。”她捧着它,来到窗前,“你走吧,我以后养不了你了,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啾啾!”不知什么品种的小鸟清脆地叫着,扑扇着还稚嫩的翅膀看着矛小咪。 “带着我的愿望,去拥抱自由吧!” 矛小鸣将它抛向了天空。 小鸟在窗外的空中来回地飞旋着,叫着,舍得不离去。 矛小咪强颜欢笑着,对,快春天了,它一定能活下去,会自由的。 至于她……想到自己,矛小咪脸色沉了下来,眼底一片决然,为了沃沙,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 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