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5章 这才是他的亲妹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45章 这才是他的亲妹妹!

因为她脸上因为微整容和易容术,而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往日那养尊处忧的肌肌已经爬上了几道皱褶,长着色斑,面孔僵硬,眼睛弯不起来,嘴形也极不自然,就像脸上 刷了一层石灰一样。 但她依然时不时地发出笑声,为她还有重见光明的这一天,感到得意! “呵呵呵,你们想不到吧?呵呵,你们一定想不到,安夏儿你也想不到……哈哈哈!” 假克瑞斯汀坐在这个女人的对面,看着这个女人的模样和状态,她感到心悸。 这个女人以前好歹也是意大利贵族的千金。是个曾经令许多名流公子都追求的女人,传闻她极聪明,传闻她手段极高,传闻她年纪纪纪就可以协助她哥哥管理家族,甚至挟制住家族的长老,传闻,她还曾经是陆白 的婚约者…… 才几年,就变成了这幅光景! 如果不是那个艾尔将这个女人带过来时,说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她是绝对会认为这是个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疯女人。 想到这,她额边流下冷汗来。 旁边的电视打开着,电视上正播放着恐怖组织黑色所罗门袭击‘美利坚商会’宴会的事,整座希斯顿星级酒店成了战斗之地,警方都包围了酒店,可谓震惊整个纽约。 今天下午开始,记者在实时报道着那边的状况。 甚至还报出了黑色所罗门的总首领冒充了劳伦家族的继承人戴维斯的消息。 “戴维斯先生已经被警方先行送回了家中,这一段时间被人绑架,这对他而以一定不是个美好的回忆,只希望警方能彻底消除这个恐怖组织……” 听着记者的声音,假克瑞斯汀紧紧地握紧了手指。 留在这座别墅中负责看守这几个女人的端木瀛走了过来,拿着一个响着来电铃声的手机,在这个假克瑞斯汀身边俯下身冷说: “你那个‘大哥’打了电话过来,哦,现在你应该明白了,那并不是你大哥,若你还想回去劳伦家族的话,就老实地接电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希望你明白?” 假克瑞斯汀吞咽着,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她看了一眼手机,来电名显示的是她‘大哥’的新号码……是电视新闻上播放着的那个冒充了她大哥的人。 “要是你敢乱说话,比如将我们所在的地方曝露了。”端木瀛又看了一眼她对面的女人,“看到了么?她的下场,就是你的。” 假克瑞斯汀又打了个寒颤,脸色灰白灰白的。“你大哥是被我们的人救了出来,他现在肯定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端木瀛提醒她,“你如果还执迷不悟,以后你大哥也许会将你赶出劳伦家族,别说你父亲的遗产了,你连 贵族千金的身份都会失去。毕竟,你可是个连姐姐……都想害的妹妹啊。” 看着端木瀛微微发冷的笑,假克瑞斯汀才缓缓地接过手机。 “记得问一下,他们现在在哪?”端木瀛交待道。 他刚跟陆白那边联系。 陆白说那边已经开始全面攻打黑色所罗门的人了,只是放走了南宫焱烈,因为南宫焱烈将安夏儿转移了。 假克瑞斯抿着唇,接下电话,放在耳朵旁边。 “我让你在陆白那边盯着他的动静,将他们的动静告诉我,你是不是当作耳边风了?”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南宫焱烈的怒声。假克瑞斯汀看了眼用眼神警告她的端木瀛,讪讪地笑笑,装着还不知道这个人不是她哥哥,“大哥,不好意思……陆白他可能已经发现我了,他们平时说话都不会让我听到 。” “你没听到?” “真的,那个,大哥……”她又道,“你们现在在哪?我看我在陆白这边可能装不下去了,他们看出了我不是克瑞斯汀,你来救我吧?”“救你?”南宫焱烈沉沉地哼笑了一声,带着令人胆战的戾气,“我让你看住克瑞斯汀,你非常没藏好她还让人把她救走了,你也没取得陆白的信任,你还想让我救你?赛尔 维娜,我对你很失望,我不会救一个废物!” 她越想越恨,最后也生气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按你的指示做,你算什么?我这边早就知道陆白收到了线人的消息,知道你们今天会袭击‘美利坚商会’的宴会!” “什么?你知道陆白收到了消息,你敢不告诉我?”电话对话南宫焱烈的声音听着极其可怕。“对。”她深吸了口气,干脆道,“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真以为我还傻傻地认为你是我大哥么?现在电视都在现场直播,我大哥已经被人救出来了!你这个冒牌货!你冒 充了我大哥不说,你还改了我父亲的遗嘱?你居然用我父亲的遗嘱拨挑我去对付克瑞斯汀?” 电话里面静了一会,传来南宫焱烈阴险的笑声,“原来你知道了,纽约的媒体够快的。” 端木瀛看到让这个赛尔维娜问出南宫焱烈的动向是不可能了,便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这个冒充克瑞斯汀的女人。 “你们被警察包围了吧?活该!”赛尔维娜骂道。但南宫焱烈不是个善主,即使他的身份曝露,他也依然有办法刺激这个赛尔维娜,“既然你知道我改你父亲遗嘱的事,那你也应该明白吧,原本在我改你们父亲遗嘱之前, 你父亲就将那百分之二十的家产给了克瑞斯汀,而赛尔维娜,你就是个可怜的三小姐,只有百分之十,你不被你父亲喜欢,也不被他看重。” 赛尔维娜捂住耳朵,眼泪看着流下来,她不想听到这个事实。“本来我是给了你一点希望,让你有与克瑞斯汀竞争的机会,有时候,真相并不如假象好吧?”南宫焱烈冷笑着,“想必你去勾引陆也没成功了,做女儿,你不如你姐姐克瑞 斯汀,做女人,你也比不上安夏儿!可怜的赛尔维娜小姐,你是个被上帝遗弃的废物!” 电话挂了。 啪! 赛尔维娜将她手中的手机摔远了,红着眼泪,眼底一片眼泪。端木瀛看了眼对面的女人,对赛尔维娜道,“你真以为那个男人会待你如亲妹妹?无知,看看你对面的这个女人,这才是他的亲妹妹,看看他亲妹妹的下场。那个男人不会 将任何一个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当回事。” 看着对面时不时发出笑声的女人,赛尔维娜搂着自己的胳膊,感觉全身发寒。 “庆幸你现在在这边吧。”端木瀛冷道,“如果你还在那个男人身边,如今他身份曝露,你也就没用了,你的下场肯定是死!” 赛尔维娜低着头,上楼去了! 楼梯上,陆歆正站在那,看着赛尔维娜跑上去的背影,问道,“端木公子,克瑞斯汀小姐怎么了?” “陆歆小姐,她不是克瑞斯汀小姐本人。”端木瀛说道。 “诶?不是?”陆歆不太明白。 端木瀛坐在一边,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准确来说,她应该是克瑞斯汀小姐的妹妹,劳伦家族的三小姐赛尔维娜吧?” “这是怎么回事?”陆歆走下来。 “说来话长。”端木瀛思忖了一会,给了陆歆一个回答,“总得来说,是敌方那边的阴谋吧。”“呵呵呵……呵呵呵……”对面那个穿死囚服的女人又笑了起来,眼睛开始盯着了陆歆,“你也姓陆,难道你是陆白的亲戚?真是漂亮呢,以前我也漂亮啊,多少人追求我,可我只选择了陆白,可他却害我成了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