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6章 美好的灵魂无以复制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46章 美好的灵魂无以复制

看着这个奇怪的女人,陆歆心里毛毛的,快步走到端木瀛那边问,“端木公子,这个人是谁?” 端木瀛折下报纸露出双眸盯着对面的女人,“听说是陆白表哥他们之前的一个仇人,现在呢,瑞丹的一个死囚吧,哼,不知所谓的人下场便是如此。” 陆歆咽了口,又忐忑地问道,“那,博文呢?救出来了么?”“放心吧,陆歆小姐,你的未婚夫救出来了。”端木瀛清笑道,“刚才电话里你哥哥陆釉已经说了将真正的戴维斯和你的未婚夫都救出来了,你哥哥带那个戴维斯去了希斯顿 酒店那边,其他人这个时候应该正在将你的未婚夫送来这吧。” “真的吗?”陆歆感动地捂起了嘴,泪光闪烁,甚至往到大厅门口往外面看去,想看点看到博文到来。 不一会,两辆车到了别墅外面。 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另一个辆车则下来个女人,这两个都是外国的长相的人。 这座别墅的管事站在大门口,对他们道,“博文先生,克瑞斯汀小姐,陆先生吩咐我在此等候,二位请吧。” 两人跟着管事走进别墅环境优美的超大庭院,来到别墅的大门前时,当看到陆歆时,博文瞪大一双欧式立体双目,激动地叫着跑上去,“哈尼?!” “达令?!”陆歆也感动得泪水飞洒出来,伸着手跑着出来。 二人一见面,像隔了几十年。 四手一相握,眼睛里皆只有对方了。 仿佛可以看到童话剧里面的光晕在他们身边闪烁着粉色的光芒。 克瑞斯汀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有点吃惊,问管事,“他们是……”“这是陆先生的堂妹,陆歆小姐。”管事又介绍另一个男人,“那是陆歆小姐的未婚夫,博文先生,他们两个都是音乐界的人,在外面认识,惺惺相惜并相爱,听说已经订了 婚。” 克瑞斯汀惊讶了一会,看着那边仿佛只有故事里才会出现的纯粹的爱情,缓缓地笑了,“是么,那真是太令人向往了。” 毕竟她所认为成年人的世界里,早已经没有了纯粹的爱情。 绝大多数的爱情都与利益相关,当对方无法为另一方所需要的资源与供予时,也许就是感情的尽头之日。 又或者,一开始不顾身边亲人反对而结合的蜜恋夫妻,最终在生活的锁事之下,也不得不演变成世俗的你需我要。 陆白和安夏儿的爱情,她是看不懂的,他们两个都是有身份的人,一个是世界首富帝晟科技的创始人,一个是西莱公主,他们要利益可以谈利益,要感情也可以谈感情。 只是,在替安夏儿治伤的期间,安夏儿从未谈过与丈夫陆白之间的利益。 这才让她看到了真正的爱情! “不知道,陆先生和陆少夫人也如他们这般纯粹地相爱么?”跟着管事走进去时,克瑞汀斯问这里的管事。 这是陆白在纽约的别墅,这里从管事到下人,都是陆白从国内带过来的人。 想必,对他们自己的主人,多少有些了解。 “陆先生跟夫人当然相爱了。”管事微笑道,“听说克瑞斯汀小姐与我们陆先生以及我们少夫人是朋友,那你应该清楚吧?” 在他们眼中,陆白与安夏儿自然都是极相爱的。 每次,陆白和安夏儿来到这里,哪一天不是腻在一起,像前一阵子陆白既然每天要去‘美利坚商会’,但晚上总是会赶回来与安夏儿用晚餐…… 无论是在z国的魏管家和陆家人眼中,还是在这座别墅的管事和下人眼中,陆白与安夏儿都是他们见过最恩爱的夫妻了。 可以说孩子都几岁了,但他们却依然像热恋时期的情侣! 听到这,克瑞斯汀笑了一声,“惭愧,虽然陆少夫人拿我当朋友,不过我们平时见面谈的都是女性之间的话题,冒然问起她与陆先生的感情问题,也显得过于唐突。” 又道,“所以,这一回我被那个冒充我大哥的人给关了,陆白会派人来激我,我真是非常感激。”她其实就被关在原来那幢湖边的别墅里,只是被转到了地下室,但是,餐饮,和电视这些东西,还是有的。所以她今天下午也看到了电视里的新闻,才得知最近那个性情 大变的男人,原来并不是她大哥。 走到大厅门口,管事回头道,“克瑞斯汀小姐,里面请吧。” 克瑞斯汀刚走去,端木瀛便站在了大厅中迎候,看到克瑞斯汀,端木赢行了一个绅士风度的仪礼,“克瑞斯汀小姐?欢迎欢迎。” “您是?”克瑞斯汀也礼貌地走进去,看着这个相貌堂堂的男人。“我是端木瀛,陆白是我表哥,这次陆白表哥去美利坚商会的宴会,我负责看守着这里的几个人。”端木瀛说道,露出一丝笑,“以及,等待今天会过来的一些客人,比如救 回来的陆歆小姐的未婚夫,以及意外到来的克瑞斯汀小姐你。” “原来是这样,端木先生好。”克瑞斯汀也微笑打了声招呼,“如今劳伦家族给你们添了那么大的麻烦,陆先生他还让人救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劳伦家族做的那些事与克瑞斯汀小姐你无关,不,应该说,与劳伦家族也没多大关系。”端木瀛说道,“真正追究起来,这次劳伦家族也是受害者,那个利用你们劳伦家族 的南宫焱烈,听说是陆白表哥的一个夙敌。”克瑞斯汀叹了口气,“可不是么,我就说这阵子大哥他太不对劲了,完全不顾劳伦家族的存亡去与陆白拼命,刚才在电视中得知那个男人不是我大哥时,我真是松了口一口 气,谢谢上帝。” “请放心,真正的戴维斯先生现在已经送回你们家了。”端木瀛说道,“戴维斯先生也是和陆歆小姐的未婚夫一起救回来的。” 克瑞斯汀谈起头,露出大方的笑容,“总之,谢谢你们了,对于劳伦家族来说,你们陆家人,是恩人。” “不愧是本人,果然气质谈吐不一样。”端木瀛不吝赞赏眼前这个真正的克瑞斯汀,“美丽的皮囊可以冒充,美好的灵魂却无以复制!” 听到他的赞词,克瑞斯汀怔了一下,有点儿羞赧。 但想到什么,她脸色又缓缓沉了下去,“……我妹妹真冒充我了?” “对,现在她就在这。”端木瀛用手中的一把复古的纸扇,指了指楼上的方向,“克瑞斯汀小姐,要去跟你妹妹谈谈?” 克瑞斯汀一咬牙,怒道,“当然要,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脸见我!” “呵呵呵,又是一对姐妹……”对面的那个女人又笑了起来,“你们也迟早一样的,迟早都会一样的……” 克瑞斯汀拧眉看向这个女人。 头发凌乱地垂在脸前,遮住了两边的双颊,头发一双嘲笑的眼睛看着克瑞斯汀。 克瑞斯汀是医生,她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应该没有她容貌这么苍老的年龄,应该是动了什么整形或易容之类的手术而留下的后遣症。 “她是谁?”克瑞斯汀皱了皱眉。 “南宫蔻微。”端木赢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哦?”克瑞斯汀震惊了,向这个女人走近了两步,“你就是那个企图用西比拉女王的身份,夺取瑞丹皇权,以及划伤陆少夫人脸的女人?”“不错。”端木瀛失解说道,“这个女人在瑞丹已经被判了死刑,而瑞丹与意大利没有引渡条约,所以她将会在瑞丹被执刑。因为南宫焱烈提出要用她去换我们少夫人,所以才让艾尔先生跟瑞丹的西比拉女王说了个人情,暂时把这个女人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