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7章 害人终害己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47章 害人终害己

“哈哈哈!”南宫蔻微笑得更大声了,“我就说吧,哥哥他不会不管我的,他一定会救我的,你们恨我又怎样?最终还不是得把我放出去?哈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 安夏儿的脸色了,她一定以为我死定了吧!可我又出来了哈哈哈!” 端木瀛走过去,俯身双眸盯着这个女人,“相信我,你的下场只有死,没有第二个可能!” “可你们敢杀我么?”南宫蔻微歪头看着他,说道,“杀了我,就不怕我哥哥杀了安夏儿?” 端木瀛笑了,“你真以为,陆白堂哥他会放过你么?” “难道不会么?”南宫蔻微笑道。 克瑞斯汀摇了摇头,“真是个可悲的女人,原本也是一个贵族千金,想不到竟落到今天这部田地,果然作妖的女人没好下场。” 端木瀛起身说,“仅仅是她而以,听说她还有一个姐姐,改邪归正了,如今是莫总的恋人。” “南宫莞淳就是个贱人,居然跟敌人在一起,她不配姓南宫!”南宫蔻微又吼骂起来。 “如果不是你姐姐,你们家族也许会绝后。”克瑞斯汀看着她,“我如今总算知道,陆白为何会与一个女人为仇,你这种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恨。”说到这,克瑞斯汀又笑了,“虚度自己美好的年华去抢夺别人丈夫,爱而不得就伤害,凛着一副‘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别得到’的心理,只会将自己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 模样。” 克瑞斯汀拿到客厅里一面装饰用的铜镜,走到南宫蔻微面前,俯下身,将铜镜举到南宫蔻微面前,“南宫小姐,知道魔鬼长什么样么?看,就是长镜中女人这副模样。” 看到镜中的面孔,南宫焱烈突然瞪大着眼眶,大叫起来,“啊啊!拿走!拿走!” 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撞开克瑞斯汀。 这不由让她想起以前被陆白关在浅水湾时,安夏儿用镜子给她照的情形,她大叫道,“我恨你,安夏儿!我恨你!” 一般精神有问题或者疯子,力气都会较常人大一些。 身后两个看守她的艾尔的保镖见她想挣脱绳子了,便拿起一注射器,扎进了她的脖子里,用镇定剂让她冷静了下来。 看着南宫蔻微的动静一点点消失,最后头又垂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但已经听不清她在念什么了。 “克瑞斯汀小姐,小心点,这个女人精神很不稳定。”端木瀛对克瑞斯说道。 “以前她好歹也是南宫家族的三小姐,竟然变成这副模样。”克瑞斯汀有点惊悸,摇头叹气,“害人终害己啊……” 端木瀛为之一笑,“不然怎么说欲望是魔鬼呢。” 克瑞斯汀又拧起眉,“我去看看我妹妹。” “二楼,左转,第四个房间。” 克瑞斯汀愤怒上楼了。 赛尔维娜在房间内已经听到了楼下克瑞斯汀的声音,她正不敢下来,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她转过了身去。克瑞斯汀推开门,便看到了赛尔维娜的背影,忍了忍后,克瑞斯汀冷道,“赛尔维娜,这不像你啊,像你这么爱脸面的人,应该不会接受我的指责也不跟我面对我,你应该 将门锁起来才对,怎么?你是认为你还有脸面对我这个姐姐么?” “这不是我的房间。”赛尔维娜哼了一声,也冷冷回答道,“我就是将门反锁了,你依然可以让人拿钥匙过去,我又何必做这些无用功。”克瑞斯汀走过去,一耳光甩在了她脸上,“你还知道这不是你的房间,你冒充我跑到陆白这么想做什么?是想替那个假戴维斯刺探陆白这边的消息,还是想让我们的家族灭 亡?赛尔维娜,这一耳光,我替父亲打你的!” 赛尔维娜被姐姐克瑞斯汀一耳光甩在了一边。 她捂着火辣辣地半边脸。 手紧紧地抓着被子,最后她回过脸怒道,“别给我提父亲,他才不是我父亲,我才没有那么偏心的父亲,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你和大哥!” “我看你是无可救药了。”克瑞斯汀看着这个妹妹,“你还没回答我,你冒充我来到陆白这边,想做什么?” 赛尔维娜不作声。 一脸伤心和闷愤。 半晌说了句,“不关你的事。” “不关我的事?”克瑞斯汀皱着眉,最后生气道,“你用着我的脸,我的名字,跑到我朋友这边,你说不关我的事?” 但塞尔维娜就是不想再说什么,即使她知道了之前那个戴维斯是假的,他们都受骗了,但对于有些事她依然不甘心。克瑞斯汀看着这个妹妹,无法想象她的大脑到底哪里不对了,“你是还不知道消息,还是没看今天的新闻,你不知道之前让你冒充我去绑架陆少夫人的戴维斯大哥是假的么 ?你是不是很喜欢被人利用?我若是没猜测,你冒充我来到这边,也是他指使的吧?” 这克瑞斯汀想得到,不然,赛尔维娜与陆白这边的人又不认识,她怎么会过来与陆白接触。 ——而且是利用自己的身份。 因为她和她们大哥都知道,她与陆白认识。赛尔维娜抿了抿唇,最后哼声笑着说,“谁指使的,还重要么?既然你们知道了我冒充你接近你的朋友,你有本事就让大哥将我逐出家族,我看他到底有什么立场赶我出去 ?”“看看你的态度。”克瑞斯汀生气地咬着牙,“你不要以为大哥不会这么做?大哥这次能得救是因为陆白的人救了他。如果陆白要求劳伦家族处置你的话,劳伦家族只能给他 一个交代,你以为你是劳伦家族的三小姐没人敢动你么?” 克瑞斯汀一指门外的方向,“楼下就坐着一个原本贵族的三小姐,你看看她现在的下场?你是不是想变成那样?” 一说到刚才的那个南宫蔻微,赛尔维娜脸色就变了,不由害怕起来。 从一个光彩的贵族千金,变成那样一样容貌尽毁身份尽失的女人,无异于从天堂掉下地狱。赛尔维娜咬了咬牙,最后她蹭地一下怒站起来,五官气到移位,“将我赶出家族,凭什么?就凭你们得到了父亲的偏爱,而我是个例外是么?再将我赶出家族,你和大哥好 平分我那百分之十是么?” “赛尔维娜,你在发什么疯?”克瑞斯汀越发觉得她的话奇怪,“上回你就在说什么父亲的遣嘱,到底发生什么了?会让你变成这样事非不分?”“说到父亲的遗嘱,好。”赛尔维娜点了点头,紧握着手站在克瑞斯汀面前,双目发红地嫉妒地看着这个姐姐,“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其实克瑞斯汀你早就从大哥那里得知了 父亲的遗嘱吧?你知道父亲留了百分二十给你,所以你根本不想呆在家里,你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去了,因为你反正也拥有的比我多,所以你们都不将我放在眼底!” 从新闻上看到那个戴维斯是假的后,赛尔维娜先是震惊,而后她是生气。 因为她感觉,她真正的大哥也知道了他父亲遗嘱的事,克瑞斯汀也知道,只瞒着她一个人!“父亲的遗嘱?我百分之二十?”克瑞斯汀满目震惊,“你为什么会知道父亲遗嘱的事,律师说了父亲的遗嘱只有在大哥结婚成家以后,才能对我们三兄妹公布,你们为什么 现在就知道了?”“大哥是什么人,她是劳伦家族的继承者。”赛尔维娜笑道,“他若是想得知,律师也会透消息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