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8章 她可以放弃遗产!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48章 她可以放弃遗产!

“不可能。”克瑞斯汀摇头,“我不知道这件事,大哥应该也不知道,他现在都没有决定结婚他不可能会去问父亲遗嘱的事。” “那可是父亲的遗嘱啊,事关家产的大事,克瑞斯汀,你们就别装了!”赛尔维娜很生气。 看着赛尔维娜愤怒的样子,克瑞斯汀皱眉道,“所以,即使那个冒充大哥的人让你做匪疑所思的事,你也其事非不分地答应,就是因为父亲的遗嘱?”赛尔维娜哼了一声,“大哥是劳伦家族的继承人,父亲要将名下百分之七十给他,我没有意见,但是我们都是他的女儿!他凭什么给你百分之二十,却给我百分之十?凭什 么?我不是他亲生的么?” 克瑞斯汀沉着脸看着她,“这是父亲的遗嘱?” 赛尔维娜咬了咬牙,环起手,撇过脸去,“对!” “你怎么知道?” “那个男人……冒充大哥的男人,他肯定去问了家族律师。” “那跟你用我的身份来陆白这边有什么关系?”克瑞斯汀知道,赛尔维娜一定还有什么没有说的。 “赛尔维娜!”克瑞斯汀用力抓着她的手。“放开!”赛尔维娜甩开她的手,最后干脆道,“对,我是被他指使用你的身份过来接近陆白的,因为他开始跟我说,父亲的遗产是给了大哥百分之七十,至于我们姐妹,谁 以后嫁得的门第高,谁就能得到百分之二十。 昨天,陆白的人查到了律师那里,很明显这一条遗嘱被那个冒充大哥的男人给改了。”“那他就是利用你!”克瑞斯汀听来都着急,“他是在挑拨我们姐妹,你现在知道了,那遗嘱根本就是他改的,你就应该马上站出来将这件事告诉陆白和大哥,你别再执迷不 悟了!”“你别现在来做一个好姐姐的模样,我看透了你虚伪的嘴脸,克瑞斯汀。”赛尔维娜气恨道,“那遗嘱是那个男人改的,起码我还有翻盘的机会,只要我找一个比你的婚约对 象更高的豪门贵族,那我还是可以得到父亲的那百分之二十,但现在父亲真正的遗嘱是,他根本就没有给我翻盘的机会,父亲他偏心地将百分之二十给了你!” “你就那么在意父亲的遗嘱?”克瑞斯汀看着赛尔维娜通红的眼睛,“为此不惜弃我们兄妹之间的情义与不顾?”“兄妹情义?”赛尔维娜苦笑,“站得高的人自然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拥的有人自然不会明白得不到的人的心里落差。大哥有他的继承权,克瑞斯汀你有父亲的偏爱,而 我有什么?如果有机会我为什么不争取?” “你如果是为了父亲的遗嘱,好。”克瑞斯汀点了点头,“那我就把我父亲给我的那百分之二十与你换吧,既然你那么想要的话。” 赛尔维娜愣了一下。 不敢相信地看着克瑞斯汀。 “你不就是为了那个东西么?”克瑞斯汀一步步逼近这个妹妹,“如果你还不满意,那我放弃父亲给我的那一部分,总行了吧?这样你心里舒服了吗?” 赛尔维娜看着听着克瑞斯汀的话,表情先是震惊,而后是置疑,之后脸色看着一点点愤怒起来,像遭到了羞辱,双目变红了!“克瑞斯汀,你别当自己是什么圣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鬼话么?”赛尔维娜生气道,“你无非就是想套我的话,从里这里问出一些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回头你继续占 据着父亲百分之二十的遗产,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么?”“你不要把人想得跟你一样!”克瑞斯汀怒道,“我有自己的工作,有我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没有父亲的遗产我也能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我也相信大哥和家里的亲人,如果他 日我真的落难需要家人帮助,大家也会出手相助!所以有没有父亲的遗产,我并不看重,你明白么?” 赛尔维娜通红的眸子,怔怔地看着克瑞斯汀。 耳边都是克瑞斯汀的话。“如果要我们手足相残,去争抢父亲的遗产,那我会毫不犹豫放弃!”克瑞斯汀气愤地说这话,又将语气放轻,“这就是我的态度,所以,你如果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可以录 个视频给你。”说着克瑞斯汀打开自己手机的视频录相,对着自己说道,“我是克瑞斯汀?金?劳伦,今天我在这表明一个立场,我永远视我的家人和家族为最重要,为此我可以放弃父亲留 给我的全部财产,给我的妹妹赛尔维娜。” 录下这段视叔,克瑞斯汀将视频发送到了赛尔维娜手机上。赛尔维娜听着姐姐克瑞斯汀刚才的话,半天回不过神,她从来不知道姐姐克瑞斯汀的打算,也从来不知道姐姐克瑞斯汀看重什么,更没有想到克瑞斯汀会说出将他父亲遗 产给她的话…… 直到她的手机传来消息,她看到克瑞斯汀真的将刚才那段视发给她了,她张了张口,半天都无法从喉咙里说出一句话。 就像,她的大脑陡然之间停顿了,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克瑞斯汀这么做,将她所有的想法都打乱了,她无从思考。 克瑞斯汀拿起她的手机,“听着,这段视频有法律效应,如果以后你真的想要父亲留给我的那一部分,你可以拿出这段视频给律师。” 赛尔维娜喉头哽塞,眼睛看着湿润起来,她紧紧握着手,“你……是在羞辱我么?” 为了遗产,她那么恨他们偏心的父亲。 为此,她冒险,更是冒着不顾自尊接近陆白那上冰冷的男人。 那个男人从眼神到举止,无一不是轻视她,看不上她,她不是看不出。 只是,哪怕她有一丝丝的机会,她也想博一下,想让他们的父亲知道,他们父亲是错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为了父亲的遗嘱,你这么做,并不值得!”克瑞斯汀大声说道,指着门外的方向,“你知道刚才我进来时,楼下大厅那个南宫蔻微在说什么么?她望着 我说,我们也一样的,迟早会跟他们一样……”说到这,克瑞斯汀忍了忍,不知如何将自己的感受传达给赛尔维娜,“我知道她在说什么,南宫家族当时也是他们三兄妹,南宫焱烈是继承人,还有两个妹妹,这一点与我 们劳伦家族很像,大哥若是像那个南宫焱烈一样无情,我们姐妹再斗下去,就会像他们三兄妹一样的下场……” 最后克瑞斯汀道,“我不想让我们劳伦家族的三兄妹,也变成他们三兄妹那样的结局,赛尔维娜你明不明白?” 也许,只有克瑞斯汀这样没有将利益放在首位的人才能看清楚。 目前,他们劳伦家族的情况与当年南宫家族落败前的情况,有多相似。 都是三兄妹,并且两姐妹不和,并且都是其中一个三小姐比较想得到大哥的重用! 一不小心,他们就会走上当年南宫家族三兄妹的路…… 就是看到了这一点,克瑞斯汀才明白,他们必须及时回头——哪怕让她放弃父亲的遗产,她也必须与妹妹赛尔维娜和好。赛尔维娜腿一失力,滑坐在地上,捂着脸哭起来,“我没有办法,我只是想证明,父亲那样做是错的……我们同样是他的女儿,我还是从小在他身边长大,他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怎么能帮克瑞斯汀你定好婚约又将百分之二十的遗产给你。他这样做将我这个小女儿置于何地,她想过我的感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