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再一次打败!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49章 再一次打败!

克瑞斯汀看着赛尔维娜放声哭的模样,皱了皱眉,“所以你接近陆白,是想将陆白这边的消息告诉那个人,还是,对陆白有什么想法?” 赛尔维娜只是哭着,没有回答。“那就是都有了?”克瑞斯汀明白这个妹妹,一被人说中心事就不说话,克瑞斯汀皱了皱生气道,“你怎么能这样做?我都替你难堪!陆白跟他夫人的感情那么好,你做这种 事不是自取其辱吗?赛尔维娜,我真是想不通,你是怎么把自己的脸皮踩在地上,去向陆白……” 后面克瑞斯汀都难以开口说下去。 一个字,就是丑。 两个字,就是丢人! 克瑞斯汀捏了捏自己的眉头,极苦恼道,“你还用我的身份……算了,想必陆白也看出不你不是我。” 不然她在陆白面前,也难堪了。赛尔维娜手撑在地面,脸完全垂了下去,她手指缓缓抓紧,苦笑道,“我知道,陆白他看不上我……我只是不甘心,总是想证明自己。呵呵,我确实丢人了,如今大哥被救 回来了,他如果知道想必会对我很失望吧。” 克瑞斯汀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会告诉大哥你的事情,陆白估记也不会提起你这点无聊的事,我会对大哥说,你是受那个冒充他的男人所盅惑,才被利用了。”克瑞斯汀看着赛尔维娜戴着假发和化妆成自己的脸庞,垂下眼眸,“把你全身上下收拾干净,等陆白回来马上去跟他道个歉,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最好是有关那个南宫 焱烈的事情。” 看着克瑞斯汀转身欲离开的背影,赛尔维那叫住了她。 “克瑞斯汀,你,真的愿意将父亲留给你的遗产……都给我?”克瑞斯汀回头看着她湿润通红的眼眶,笑了笑,“钱确实是个好东西,可以办到很多事,但我更喜欢用我的双手去创造我想要的生活。还有,父亲生前给我安排的婚约,我 会找个时间去退了。” 赛维尔维看着克瑞斯汀离开,半天都回不过神。 比起姐姐的坦然。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那点私欲,是多么的猥琐卑微。 克瑞斯汀的宽容与坦然,再一次打败了她,在房间的角落里她再次痛哭起来…… ———— 陆白回到纽约的别墅时,全面出击的警方已经完全拿下了黑色所罗门在希斯顿酒店的成员,这是继在瑞丹以后,第二次抓获黑色所罗门众多的成员。 听到陆白回来的消息,端木瀛亲自出大门迎接,当看到陆白的车和其他护航的保镖车辆回来时,他便已经感觉到了他们这一次的大胜利! 除了还没有救回他们少夫人以外,可以说只有陆白能拿下那个黑色所罗门这么多人,若不是陆白,警方都难以抓获黑色所罗门这么多人。 “表哥。”端木瀛走上去,“情况怎样了?” 这座别墅的管事已经躬身替陆白打开了车门,还让下人用一卷名贵地毯从车门口铺到了别墅门口,为主人的身份高贵和穿着鞋具着想。 但陆白已经顾不上这些,下车后便大门走向别墅,“裴欧回来没?” “还没。”端木瀛道,“我暂时联系不上他那边。” 陆白皱起眉。 与陆白一起回来的还有艾尔和陆釉。陆釉说道,“当时我们离开那座古堡后,考虑到陆白堂哥你那边需要尽快将戴维斯带过去揭穿南宫焱烈冒用其身份一事,所以先和陆白堂哥你的人带着戴维斯先生回来了, 裴欧和GT安保公司里的人应该有别的打算。” 想起古堡里那个帮他们放下了吊桥的女人,裴欧似乎认识她的样子,陆釉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裴欧是不是要返回去救那个女人。 总之,裴欧当时没有一起回来应该是有其他打算。 “裴欧既然已经脱险了,那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他身边也有人。”艾尔不担心裴欧那边,又问道,“听说克瑞斯汀也过来了?” “是,劳伦小姐已经过来了。”管事说道。 陆白一行人雷厉风声地走进别墅,仆人皆施礼鞠躬。 来到大厅,陆歆和她未婚夫正握着彼此的手,相互安慰这阵子对对方的担忧,旁边打了镇定剂的南宫蔻微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在说什么。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大厅里的人都抬起看去,当看到陆白时,陆歆站了起来,“陆白堂哥,你回来了!” “嗯。” 陆白轻点了下头。 “陆白堂哥,谢谢你和嫂子救我,又让人救了博文。” 博文看到陆白,也深深鞠了一躬,“听陆歆提起过您,谢谢陆先生你派人救了我。” 陆白看了他们一眼,轻描淡写道,“没事就行。” 陆釉看了眼南宫蔻微,马上问陆歆,“你在这没闹什么事吧?”“我没有,我就在这等着博文回来呢。”陆歆很开心,一边拉着博文过来对陆釉说道,“哥哥,博文已经跟我说了你们去那座古堡救他的详细经过,真的,哥哥,很感谢你和 陆白堂哥,这次回去我会带博文一起去见见爸妈。” “再说吧。”陆釉道,毕竟看现在的形势,美国这边的事也得先处理完才能回去。 陆白和艾尔坐了下来,佣人奉上茶水上,管事又对陆白说起南宫蔻微的问题。 “总而言之,她精神方面有点问题,刚才还差点伤着劳伦小姐。”管事说道,“艾尔先生的人已经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陆白看着如今容貌尽毁的南宫蔻微,目光是漠然的,这个女人如今对他来讲只是一个接触到南宫焱烈那边的工具而以。 艾尔说道,“如果能用她成功换回陆少夫人算是简单的,就怕到时南宫焱烈那边又会使诈。” “陆先生,我们的人已经跟踪那两辆车到了那座古堡外面。”阿瑞斯接了电话,来到陆白身边说,“他们果然又回去了!” “大概是得知陆釉他们已经撤了吧。”陆白冷冷地道,“继续盯着。” “是。”阿瑞斯又对电话里说道,“继续盯着他们,他们有什么动静马上打电话来报……” 南宫蔻微看到陆白,又笑起来,“呵呵呵……陆白,没想到还能再见面吧?你这是什么眼神?”看着陆白冷漠的目光在她身上没停留几秒钟,又开始谈论其他的事情,南宫蔻微又像受到了刺激,她用手拨了拨脸颊两边的头发,“你觉得我现在丑了是吗?已经不配让你 陆白多看一眼了是吗?你别忘了,我这样都是你和安夏儿害的,是你!是你们!” 她又突然神经质地厮吼起来,双目通红,就想向陆白冲过去。 她身后的两个人立即将她按在了地上。 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叫道,“你们把我害成这样子,你和安夏儿也别想好过,我哥哥是不会放了安夏儿的,哈哈哈!” “把她带下去。”端木瀛皱眉。 “快快快。” 管事马上对那两个按住南宫蔻微的人说道。 南宫蔻微被带下去后,陆白用杯盖拨了拨茶水面,问艾尔,“这次西比拉女王同意你带南宫蔻微过来,只说了还要将她带回去,是么?” 艾尔点头,“对,这个女人如今是瑞丹的囚犯,西比拉有她的立场,不能让政客们找到她的把柄。” 陆白轻冷地笑了下,“很好。” 端木瀛不知道陆白向艾尔确认这件事的目的,但总觉得陆白的笑意背后另有一层寒意。陆白最令人忌畏的是,有时他微笑着说的一句话,你根本不知道他的话代表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