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0章 鼠永远玩不过猫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50章 鼠永远玩不过猫

端木瀛问,“陆白表哥,刚才那个女人的话我们得考虑,如果到时南宫焱烈真的食言了,即使我们放这个女人过去,他也不放表嫂回来的话……” “他如果想走,就必须放安夏儿。”陆白冷冷说道。陆釉在旁边打了一个电话,回来说,“我刚打电话给GT安保公司里的许风,也没有接电话,考虑到南宫焱烈他们返回了古堡,裴欧他们可能就不太安全了,我们要尽快赶 过去。” “再等等。”陆白说。 “为什么?”陆白将茶杯放了一边,轻轻笑了,“抓国际通辑犯说到底,是警察的工作,更是国际刑警的工作,纽约的警方已经将黑色所罗门在这出现的消息通知了国际刑警组织,国际 刑警组织很快会来人,等他们过来吧。” “这个我知道。”陆釉皱眉说,“只是消息今天才通知国际刑警组织那边,就算是过来,也没那么快。” “不,他们很快会到。”陆白勾起薄唇,“因为昨晚让‘美利坚商会’准备迎敌的同时,我亲自通知了国际刑警那边的熟人。” “原来陆白堂哥你在国际刑警那边有熟人,那就好说了。”陆釉意外道,“如果他们昨晚收到了消息,可能已经提前出发了。” 陆白目光扫过窗外的天色,“算时间,他们也快到了。” 端木瀛对于陆白的人脉,一时更加震惊地说不出话。 他知道这个表哥在很多界业内都只手遮天,无论是名门界还是贵族圈,商圈就更别说,只是没有想到陆白在国际刑警那边也有熟人。 如是这样,还能从这样的陆白身边再次绑走安夏儿,那个南宫焱烈也真是算有本事。“我们的人,加上国际刑警,拿下他们就万无一失了。”陆釉也认同,“我们在希斯顿酒店那边放走南宫焱烈是因为少夫人还未找到,抓了南宫焱烈逼问的话,怕时间久了少 夫人有危险。所以这一回,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走了,不然,若是让他离开美国,要抓他会更难了。” “阿瑞斯。”陆白问,“盯着南宫焱烈他们车的人,确定看到了他们将安夏儿带下车?” “对。”阿瑞斯道,“而且中途他们并没停车,可能少夫人之前一直就被他们藏在车上!” 一说到这问题,阿瑞斯就恼怒不已。 他们若是半道上将那两辆车拦下来,说不准就已经将他们少夫人救回来了,而且拿下了南宫焱烈那几个人! 陆白冷哼,“藏在车上,跟我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么。” 只有艾尔明白陆白的愤怒,温雅地笑说,“放心,鼠永远玩不过猫,你别也介意了,当时确实很难想象他会将陆少夫人藏在车上,这一次将他拿下就行了。” “这是必然。” 陆白脸上的温度看着就降了下来,不然,他还能让南宫焱烈带着安夏儿离开美国么? 他目光扫过大厅,刚才只有陆歆和南宫焱烈,这里应该有四个女人,问道,“克瑞斯汀呢。” 端木瀛反应过来,“她刚才上回楼去了,这会想必正在跟冒充她的妹妹算账吧!” “不,账已经算完了!”克瑞斯汀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只见克瑞斯汀出来了,马上从楼上下来了。 看到陆白回来,克瑞斯汀很开心,马上表示对陆白的感激,“陆先生,果然是你回来了,刚才我就说听到了声音呢……” “跟你妹妹谈完了?”陆白语气淡淡。 “陆先生你果然一早知道她是我妹妹。”克瑞斯汀垂下眼睛,很是无奈,“真是让你看笑话了。” “你们的心性并不像。”陆白道。“她一时受那个冒充我大哥的男人盅惑,所以才利用我的身份接近你,希望,她没有给你和莫总添来太多的麻烦……”说到这,克瑞斯汀看了一眼客厅里的人,“嗯?莫总怎 么不在?” “‘美利坚商会’协助纽约警方抓获黑色所罗门众多的人员,现在正在接见媒体。”陆白道,“我没有空应付那些人事,让珩瑾代我去了。” “原来是这样。”克瑞斯汀叹了口气,又笑道,“无论如何,能救我出来,并且这一回还解救了大哥,陆先生,对于劳伦家族来说,你是我们的恩人。”“恩人之类的话题就不必提了,克瑞斯汀你帮夏儿治好了脸上的伤,于理我该感谢你。”陆白恩怨分明,并没有因为劳伦家族的事牵扯到克瑞斯汀身上,“不过,这回把你大 哥出来,我希望你大哥知道他该做什么。”“放心,我回去一定会好好劝我大哥,把他对那个组织所了解的事都说出来。”克瑞斯汀说道,又看了一眼楼上,“还有赛尔维娜,我刚才已经跟她谈过了,让她为她这几天 的无礼行为向你道歉。” 陆白淡淡地道,“把她叫下来吧,我有话问题。” “我马上去叫她。” 克瑞斯汀应幸在陆白回来之前,找赛尔维娜谈过了。 不然陆少夫人还没救回来,赛尔维娜又还执迷不悟的话,恐怕陆白连她这个妹妹也不会放过…… 克瑞斯汀将赛尔维娜叫来时,赛尔维娜已经洗去了妆容,并且摘下了假发。当看到这个一头金发,长相身高与克瑞斯汀都相以,只是嘴唇下面长了颗美人痣的赛尔维娜时,端木瀛有些惊讶,“怪不得她能把克瑞斯汀小姐你仿佛得唯妙唯俏,你们姐 妹本身长得确实像。”“对,她是我妹妹,自然也了解我的性格,估记在那个冒充我大哥的那个男人指使下,他们对我最近的情况还作过调查。”克瑞斯又看向陆白,再次道歉,“陆先生,真是对 不住了。” 说着看向赛尔维娜。赛尔维娜知道现在大势已经去,缓缓低下头,抓紧着袖口的衣服,在对面那个男人冰冷的目光中,她甚至都不敢抬起眼睛,“对不起,陆先生,我为我这两天的……无礼感 到很抱歉。”陆白对她的歉意没有任何兴趣,他也不屑于跟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生气,只问她,“这阵子冒充你们大哥的男人叫南宫焱烈,我的一个死对头,在劳伦家族的这段时间,他 交代过你办哪些事?” 赛尔维娜咬着唇。陆白的目光再度冷了冷,“你们大哥戴维斯已经确定了是黑色所罗门的成员,一个贵族当家参与黑色性质组织,这是什么罪,被抓到会被判几年,他被抓会给你们劳伦家族 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你们清楚。撤出欧洲四大金融贵族的排名,并且‘戴维斯医疗机构’开始走下坡路,这些都是必然的结果。” 陆白提醒她,她们大哥戴维斯若是被抓,他们劳伦家族可能会受到重创。 那些都只是外界带来的影响。 而劳伦家族内部,戴维斯那个当家被抓了,家族大权可能就会落到其他旁系亲戚手中,她们姐妹不一定敌得过旁系亲戚。 见赛尔维娜没说话,克瑞斯汀急了,“赛尔维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别把我们整个家族赔进去。我相信……” 克瑞斯汀看了一眼陆白,“我相信只要我们配合陆先生的话,他不会为难大哥的。” 对,知道她们大哥戴维斯是黑色所罗门成员的人,只有陆白他们。 只要陆白他们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 警方也不会知道。“他……大部分事都是吩咐利姆去做的。”赛尔维娜颤抖着唇,缓缓说道,“我知道的并不多,他只让我做我需要做的,和那个罗丹一起绑架陆少夫人,在湖边的别墅看守克瑞斯汀你,以及趁有人来救克瑞斯汀你的时候,伪装成你,被救走,再到陆先生这边刺探消息。”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