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3章 她不坏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53章 她不坏

古堡大门外面,角拓带着另两个人正在巡视周围,南宫焱烈和乔伊,洛卡,站在一边看着封龙,南宫焱烈的随从将矛小咪丢在了封龙面前。 很明显,这是一个对封龙的测试。 南宫焱烈看着地上的矛小咪,“听柯利福说,你想跟沃沙离开组织?” 矛小咪紧紧握着手,抓着地上的沙子,脸上全是血,她不明白,为什么柯利福会知道她想离开组织的事,而且还知道她想和沃沙一起离开。 “呵呵呵”她声气极弱地笑了两声,“是啊,我一个人离开太不保险了嘛,万一万一总首领你让角拓追杀过来,我哪有活命的机会。” 封龙皱着眉。矛小咪看着他,用带血的嘴唇笑着说,“但沃沙比我强大多了,我如果能利用他对我的同情心,哄他跟我走的话,就不怕角拓追杀了。可惜了,男人说到底,做什么都是嘴 上说说而以,他说了会在组织里维护我,我邀他跟我走,他却惦记着组织,拒绝了!” 说到这,矛小咪也大笑了两声,故意对沃沙说,“沃沙,你后悔了么?现在黑色所罗门快完蛋了,你留在组织里后悔了么?哈哈咳咳咳!” 笑着笑着,又咳出几团血,刚才洛卡的一顿暴打让她有了内伤。 封龙一时非常痛心,他有他的使命,他必须摧毁这个恐怖组织,如今他只后悔平时不该对矛小咪好,如若不然,矛小咪估记厌倦这组织后,早就一个人跑了 “我不会和你走,对我而言,组织比你重要。”封龙看着矛小咪,皱着眉,一语双关说,“你不该这么做,不该”留下来。 见封龙与这个矛小咪的关系越撇越远了,旁边洛卡脸色一片乌黑。南宫焱烈看着矛小咪,“,说吧,你是怎么把我们袭击美利坚商会的事告诉陆白那边?你真是因为想离开组织了,所以才那么做?还是,上回放你回来的是国的警方 ?” 南宫焱烈想探知矛小咪是不是真正的叛徒,所以他要问矛小咪是怎么把消息传出去的。 封龙一听便知南宫焱烈这话的目的。 眸底的神色不可见地变了变“呵呵呵”撑地地上一边咳血的矛小咪苦笑了两声,说道,“不好意思总首领,我之前加入组织纯粹是因为好玩,但后来发现玩不过你们这些老爷们,这个冷血无情的组 织不是我想要呆的地方,我早就想脱离了咳咳”她又道,“在国被警方抓走时,我并没有交代出组织的事,确实是琼斯他们把我救了出来,只是我扛住煎熬回到组织后,你们非但不接纳我,反倒怪我办事能力差,所以我对这个组织越来越失望,昨天才写了一张字条,将组织今天袭击美利坚商会的事写在了上面,借机放在了那个陆歆小姐身上,让她带出去了呵呵呵想不到陆白那 边的人还真的看到了,行动够迅速,咳咳咳” 封龙幽黑的目光一片吃惊,她居然知道 不,绝不是她瞎编的。 矛小咪一定是知道他让陆歆带那张字条出去的事了,她怎么会知道? “南宫先生。”乔伊听到矛小咪的话更生气了,“当时就应该让角拓去国把她杀了!” 南宫焱烈的脸色已如暴风雨前的乌云,令人看了就害怕!矛小咪抬起脸,用悲壮的神色看着封龙,“今天组织的袭击计划没有把我算进去,我感到万幸,我早就不想跟你们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只是没想到,你们刚离开,陆白那边的人就已经潜进了古堡,作为组织的反叛者,我当然要找到另一个可以保护我的势力,所以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带着那些人放走了被关在地 下室的戴维斯和陆歆的未婚夫。 如果不是乔伊,我这会早就和他们走了,如今被你们抓到了,也是时也,命也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够了!”听到矛小咪没有走的原因,封龙大喝了一声,愤怒地阻了她的话,“你就是个蠢货!” 为什么? 为什么不赶紧走? 他昨晚不是告诉过她,让她今天赶紧走,陆白的人怎么样都能救出被关在古堡里的人,为什么她要冒险! 矛小咪苦笑道,“说得对我当然就是蠢才会傻傻地加入黑色所罗门,我就是蠢才会,才会让你跟我走。” 你是警察,又怎会跟我走? 查觉到这一点的矛小咪心灰意冷,所以无论如何,她都想向他证明一下,她与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她不坏。 她就是走错了路而以。 她可以帮他,帮他隐瞒着身份,替他承担了那些嫌疑!封龙眼睛已经红了,双拳紧紧握了起来,旁边南宫焱烈听到矛小咪的话,哼了一声,“你非但把我们今天袭击美利坚商会的消息透露给了陆白那边,还跟他那边的人里应外 合,把戴维斯和裴欧给放出去了?看来,你得为今天的晚霞添点颜色。” 南宫焱烈走到封龙身边,冰寒着一张面孔看着封龙,“沃沙,你如果想证明你不是警方的卧底,就亲手杀了她,用她的血祭奠我们组织死在希斯顿酒店的弟兄。” 平平静静一段话,已经判了矛小咪的死刑,并且还要让封龙下手。 另一边,洛卡见封龙没什么举动,大笑道,“怎么?沃沙你下不了手么?” 矛小咪死死地咬着下唇,额前垂下的头挡住了她的眼睛。 她知道总首领南宫焱烈的酷戾,但没有想到,他会下这样阴损的命令! 竟让沃沙亲自动手 “沃沙,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证明。”南宫焱烈冷冷地盯着封龙,“还是,你真下不了手?” 封龙带起一丝笑,隐下心里的牵强,“没有的事只不过,她是我队伍里的人,如今我要亲手了结了她,不免心情有点沉重。” 说着拨出身上的枪,“不过,背叛组织者,死,谁也不例外。” 南宫焱烈笑笑,“很好。” 封龙一边换弹匣,一边向矛小咪走去,“,看在你是我队伍里的人,我给你三秒跑的时间。” 洛卡一听,急欲上去,“什么?他” 南宫焱烈摆了下手,洛卡只好又退了回去。 南宫焱烈冷冷地盯着封龙向矛小咪走去。 矛小咪抬头看到封龙的眼神,怔了一秒后,撑着那具受了内伤的身体赶紧爬了起来,还可能肋骨也断了几根,剧痛,她捂着胸腔赶紧向通往河对岸的吊桥踉跄跑去。 封龙一步步逼过去,一边在倒数: “三。” “二。” “一” 但受伤的矛小咪根本跑不远。 脚刚刚踏上吊桥,时间就到了,查觉到后面气氛的变化,她停顿了脚步,垂下头。 最后她深吸了一气,像迎接死神一般,决然地回过了头,望着用枪指着自己的封龙,笑着张开手,“算了,死就死沃沙,对准我的心脏,给我一个痛快吧。” 封龙紧握着枪的手,黑沉着脸,“你为什么不走?” 他们去袭击美利坚商会时,她为什么不马上离开古堡 “因为,我想证明。”矛小咪看着封龙,又看向南宫炎烈那边的人,笑着道,“证明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是一路黑到底了,但我还有改过的机会。” 封龙瞳孔放大。 最后矛小咪用含血的双唇向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他开枪封龙咬了咬牙,最后,为了身份不暴露他还是扣下了板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