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0章 妒忌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60章 妒忌

“好!” 出任务时,他们也会带一些医药用品,以防途中有人会受伤。展倩用纱布把矛小咪受伤严重的位置绑了起来,矛小咪知道自己受伤很重,但远不知道洛卡那个该死的居然踢断了她的肋骨,如果她不是想自首了,这个仇她非得记着以 后回去报…… 听着矛小咪的低骂声,展倩说道,“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你该感恩戴德裴欧他们救了你没让你喂鳄鱼吧!” “我……我知道……”矛小咪哭着,她就是恨。 帮矛小咪作了简易的绑扎之后,展倩又朝外面大声道,“担架准备好没?” “好了好了。”许风跑进来说,“临时做了一个。” “就这样把她抬上担架,别移动她受伤的位置,送去直升机那边,让人先把她送去医院……”展倩作出一系列专业医护交待。 许风和另一个人将矛小咪送下去后,这个监时营地的人就不多了。 展倩回头在周围找了一圈,发现在她给矛小咪检查伤势的时候,安锦辰已经没人影了,她不禁着急了起来,“靠,误事了,安锦辰他肯定是去找小夏的……” 然后裴欧肯定也是去救小夏了。 她本来只要跟安锦辰,肯定就能找到裴欧了! 这个好了,安锦辰不见人影了! 展倩走过去抓起一个人,“喂,我现在就问你两个问题!” 作为裴欧带出的这批雇员,第一怕的人就是裴欧,第二怕的就是展倩了! 而且展倩凶悍,一逼问人,就爱抓人衣领,气势上马上就强了大半截,对于展倩吓人的气势,被她抓在手里的雇员吱唔道,“什……什么?” “第一,裴欧去哪了?”展倩用吓人的目光瞪着他,活像他不说她下一拳就会招呼过来。 “去……”雇员看了一眼古堡的方向,“去古堡那边了。” “怎么过去的?”展倩又问,她刚才可没看到那边有桥。 “有通道。” “通道在哪,带我过去!” “展小姐,你不能去……太危险了。”雇员说。 “不说是吧?好,第二个问题,刚才那个穿着国际刑警服的人去哪了?”展倩又问安锦辰。 “啊?第二……”雇员一脸不情愿,这明明已经不是第二个问题了嘛。 “快点说!” 雇员不敢跟展倩讲道理,“……庄明带他去通道入口那边了。” “靠,我就知道……”展倩就知道,安锦辰肯定找什么捷径去了,意识到这一点,展倩马上说,“快带我去!” “展小姐,说了很危险,你别……” “带我去!” ———— 古堡。安夏儿被南宫焱烈他回来后,就被扔回了他的房间里,安夏儿坐在这里不久,罗丹就上来了,美其名曰是为了看住她不让她玩什么花样,其实,就是想趁着这个关头跟她 算账了! 从她们在珀切福斯家族,到瑞丹皇宫,最后罗丹与二哥西蒙,和南宫蔻微勾结的事败落,被皇宫的人所抓,直到她被南宫焱烈的人救出去。 女人之间的话题是永远不会完结的,更何况是有仇的两个女人之间! 听着刚才外面直升机的声音和现在国际刑警的广播,罗丹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真的来了呢,看来这一次,我们是在劫难逃了。” 安夏儿看着她。 不过罗丹一回头,勾着艳丽的唇看着她,“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难道不是?”安夏儿说,“国际刑警都来了,陆白他们肯定也来了,不用看我也知道,你们被包围了。” 罗丹不确定陆白有没有来,但是除了国际刑警,从她这个方向,确实看到除了国际刑警还有其他的人,想必……就是陆白的人吧! 陆白亲自来了? 来这个危险的地方? 作为一个世界首富难道不是该呆在安全的地方受专人保护着,竟为了他老婆亲自出马了? 想到这一点,罗丹的眉头紧蹙了起来,有点妒忌! 前面的座椅上,被绑的安夏儿身上正穿着南宫焱烈的外套……这让罗丹看着更加眼红以及愤怒!但这并非是安夏儿要穿上的,是在回来的车上,安夏儿怕陆白他们找过来会很难,便说古堡这边冷,没暖气,不想回来,建议如果硬要带她走的话,可以先在纽约里住下 来,比如可以去乔伊的房子(因为乔伊的房子阿瑞斯应该曾经找到过那里)。 南宫焱烈当然不会随安夏儿愿,他们现在正被警方追缉,又岂会在纽约市中心停留下来,当即将他自己的大衣外套裹在了她身上,没再理会她了!罗丹走到安夏儿面前,用手摸了摸安夏儿身上南宫焱烈的衣服,缓缓笑起来,“被包围,并不是吧?如果古堡这边不放下吊桥,他们根本过不来,若是从水下过来,就只有 被鳄鱼吃了的份!” 安夏儿的嘴角缓缓降了下去。“陆少夫人,看到我没有像南宫蔻微一样被瑞丹那边抓住,也没有像我二哥一样被枪决,你一定很失望吧?”罗丹嘴角的弧度像艳丽的有毒的花,“毕竟如果我也被枪决了, 南宫身边就没有别的女人了,他就会一心扑在你身上了吧?” “你想说什么?” 安夏儿沉着脸。“虽然你与陆白结婚了,你口口声声说爱的是陆白,但其实,你也想被南宫拥有吧?”罗丹说着讽刺的话,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毕竟很多女人啊,吃着碗里就爱望着锅里的 ,何况南宫焱烈那么出色的男人,你不知道有多希望趁着被他抓住的机会,跟他在一起吧?” 安夏儿一脸厌恶,“以前我还说过你是我的偶像科学家,现在我收回那话,请不要用你那些肮脏的想法来想我。” “装什么圣母。”罗丹马上道,“如果不是这样,被南宫抓住,你为什么不去死?以死来抗拒他?” 她对面前的安夏儿恨之入骨。 在南宫焱烈面前,她无法杀了安夏儿! 但是,这并阻止不了她时时刻刻都想要取安夏儿性命的打算!安夏儿怔了一下,突然笑了,“说了半天,原来你是想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