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1章 相互刺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61章 相互刺激!

“想你死的人,可不只我一个。”罗丹冷道。安夏儿叹了叹,点头,“对,但每一个想我死并付诸了行动的人,下场都不太好,有一个被送去了世界上一间黑狱死在狱中了好像,还有一个现在还在蹲大狱没出来,还有 一个也快死了,她不但屡次想害我,还间接破坏我和陆白无数次,最后还作死地冒充瑞丹的西比拉女王,现在……” 说到南宫蔻微,安夏儿笑了一声,“不是生不如死,便是处于日夜的恐慌中吧,听说西比拉女瑞判了她枪决,很快要执行了。” “能手刃你那些仇人并不是你的本事。”罗丹冷声道,“只是因为你有陆白,你有一个有权有势的丈夫罢了。” “哦,你的意思是?”“你安夏儿并没有什么本事。”罗丹嘲讽道,“你瑞丹公主的身份,那是你与生俱来,你的美貌,你的父母双亲给你的,哦,你只是创立了一个化妆品牌,设计了几个爆款, 风靡一时,加上你陆白妻子的身份,所以才会让世人仰幕你,敬佩你!” 罗丹的话,是在针对一个女人,针对一个情敌。 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妒忌不服! 见对方拥有自己所没有的,或者拥有自己失去的,心生不快!不认同对方值得拥有!但安夏儿走到今天,这种话根本刺激不了她半分了,她只得感觉好笑,“说来说去,罗丹小姐你就是羡慕我嘛,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爱我的老公,而南宫焱烈并不爱你呢 !” 一针见血! 扎中了罗丹的要害! 罗丹的脸色看着从白变青,最后变黑,纵使她这样一个情商极高的女人,也在安夏儿这段话之下,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至于你说我没什么本事,靠老公之类的话。”安夏儿想了一下,抬起眼睛正色看着罗丹,“这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呢!这么说吧,罗丹小姐,我老公是有钱,但我也有啊,我有公司有西莱国产业的股份,即使不用花我老公的,我一样能活得很滋润,只不过在富有的程度上确实比不上我老公而以,但我们是一家人,不会分花谁的钱,也不 会去讨论谁更有本事之类的话题。”看着罗丹沉沉的脸色,安夏儿也刺激了她一下,“当然,你不会明白的,因为你没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和一个爱你的男人,说实在的,你跟南宫焱烈实挺像的,都是自我中心 主义者,做什么事都只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我敢保证,你对南宫焱烈的爱,南宫焱烈对我的爱,都不是真正的爱,你们的坚持只源于你们从未得到。” 罗丹的脸色看着变差,五官扭曲了。 “爱是什么,我个人的理解,是不离不弃吧。”安夏儿说,“不论对方的身份高低,富有贫困,相貌美丑。” “哼。”罗丹冷笑,“别说得这么道貌岸然,好像陆白若不是世界首富你真会嫁给他一样,你若不是有这副皮相,他也真会娶你一样。”“罗丹小姐,你之前的二十年估记都在搞研究,心思精力都放在科研上面了吧,你从未体会过爱的感觉。”安夏儿不由有些好笑道,“你估记认为,这世界上所有爱情的基础 ,都源于物质和容貌吧?”“难道不是?”罗丹显然有她自己的爱情观,在安夏儿面前走了几步,像朗诵着诗歌一般地说道,“不是说么,每一段感情,都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最后才是 安于陪伴。” 她回头看着安夏儿,“你与陆白的相见,不是因为你们男才女貌?” 安夏儿想说,真正意义上来讲,她与陆白,小时候就认识了。 陆白十五岁已经是青少年了,怎么爱上一个五岁的小粉团? 但是这是独属于她和陆白的美好记忆,她没必要跟罗丹这样的人说。“我和陆白一开始结婚,算是闪婚,隐婚。”安夏儿说道,“一开始我确实以为,他娶我只是为了敷衍他家里,甚至都不想让他的朋友和外界知道我的存在。不过,后来他的 做法,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我们相爱了,不离不弃。”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罗丹不相信。 “他现在来救我,即使跟南宫焱烈做交涉,也要救我,这难道不是一个证明么?”安夏儿说道。 “也许是因为你是西莱的公主,你的娘家是王室,你若是出事,他无法跟西莱的王室交待。”罗丹就想证明,安夏儿只是比她幸运而以。 “我不是西莱的公主,他也会来救我。”安夏儿说道,“因为我是他的妻子。” “哼,你太不了解男人了!”罗丹讽刺。 “是你太不了解爱情了。”安夏儿盯着她的眼睛正色说。罗丹手中拿出一把折叠式的刀,向安夏儿走来,安夏儿被绑在一座椅子上,罗丹两只手按在安夏儿两边的扶手上,盯着她笑,“那个克瑞斯汀的医术确实不错,你的脸已经 完全恢复了,又是一个绝代佳人了,恭喜你,陆白夫人。” 安夏儿大方地迎视着她歹毒的目光,微笑!罗丹用手中的折叠刀轻轻地在安夏儿脸上比划着,“如果我继续在你这张脸上划几刀,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呢?或者说,以后你若是都带着一张有伤疤的脸,等长了年纪又 人老珠黄了,陆白那样的男人身边肯定永远都不缺女人,我倒有兴趣看看,到时他还是不是会对你不离不弃。” “这话听着好耳熟。”安夏儿用含笑的目光看着罗丹,“记得在瑞丹时,南宫蔻微划伤我的脸时,也说过同样的话。” 罗丹拿着刀子的手一僵。 “事实是,陆白并没有嫌弃我,并且帮我找医生。”安夏儿说道,“当然,你可以说,他帮我找医生就是不想有个丑陋的妻子。” “难道不是?”罗丹的声音变了。“就这个问题,我还真与他谈过。”安夏儿叹了一口气,“我曾经想过,我脸上的伤可能会治不好,因为我是伤痕体质,我当年剖腹产生下三个孩子时的伤口,至今还在。”

上一篇   第2060章 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