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8章 她的结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68章 她的结局

" 裴欧已经自顾不暇了,南宫焱烈走向了安夏儿,而封龙走向了展倩。 角拓拿qiāng对着他。 他开qiāng杀谁,角拓都会向他开qiāng。 但当听到封龙的话,裴欧便立即查觉不对劲,目光立即从看着南宫焱烈走向安夏儿那边,回到封龙身上,qiāng口也移向他,“封龙,你他妈在说什么?” 轰隆! 突然房间一阵剧烈晃动,地动山摇起来。 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四周,只见天花面上开始有石灰土砾大块大块地掉落下来,视线所及之处全是灰尘弥漫。 紧接着,地面看着裂开,在所有人的震惊中,房间直接被分开了两半,另外一半塌了下去! 塌下去的那边正是裴欧和展倩所在的方位,见景裴欧立即冲过去将崩溃在地上的展倩搂住,用身体挡住那些崩塌砸下来的墙块…… 这房间的正下方,发生了bào zhà,直接将这两层上下的房间给炸塌了。 而此时这间房间的下面,洛卡正与许云对峙着。 许云正在装电子zhà dàn,却不想被洛卡发现了,二人便打了起来,忙乱之下,许云装在下面的一颗电子zhà dàn被引爆了! 看着眼前的bào zhà,洛卡握qiāng指着许云,“说!你们怎么过来的?” 古堡的吊桥已经升起来了,外面的人不可能过来才对,外面那些人的直升机只停在了河对岸! 许云见被敌人发现了,也紧握着qiāng指着洛卡,“实话告诉你,过来的人不只我一个,还有,你就是当时带走我们少爷的人,我记住了!既然碰上了,我可不能放过你!” “少爷?哈哈哈!”洛卡笑起来,“你是说那个裴欧吧?不愧是出身军门世家,在外欲血奋战在家就是少爷么?可惜了,当我们拷打他的时候,你们没有看到……” 砰砰砰! 许云一咬牙,连续开了几qiāng。 而洛卡闪身躲过,藏进断裂了一半的墙后面,又架起qiāng反击。 此时,第三层,南宫焱烈原来的住房。 这间住房还有一半没有塌裂下去,南宫焱烈在地面倾斜安夏儿就要掉下去进抓了安夏儿,而罗丹也碰巧抓住了窗帘,没有掉下去。 只是看到南宫焱烈在刚才发生危险时去抓住了已死的安夏儿,都没有过去救她,这让她的眼眶看着又生恨生怨起来。 她咬了咬牙生气说,“她死了,你可以放手了!” 南宫焱烈一只手搂着安夏儿,缓缓地抓紧了安夏儿的肩头。 微微垂下的脸庞,脸色一片阴影晦暗。 他抬起头时,眼底已经布满了令人恐惧的黑暗,看着罗丹,一点感情也没有地问,“是你杀了她?” “我说过,我们带着她,没有好处!”罗丹大声道,眼睛看着变红起来,“南宫,我是为你好,她从未爱过你,她只想让你死!” “我只问你……”南宫焱烈脸上的神色是夹杂在复杂与悲愤之间,他咬紧牙关,“是不是你杀了她?” 似乎难以置信,他花了数年时间都没有得到的女人,就这样胸口全是血地倒在了他面前。 她闭上了眼睛,永远也不会再睁开了。 她不会再用那双怨恨的眸看向他了,她也看不到他会得到了她的那一天了! 他失去了一个又爱又恨发誓要得到的女人! 他永远没机会得到她了! 想到这些南宫焱烈额头两边的青筋都冒了出来,面对南宫焱烈一再的逼问,罗丹咬了咬牙,最后豁出一切般地点头,“对,是我,我不能再看你执迷不……” 砰! 一声qiāng响! 像打破了空气,打破了他们二人之间亲密的合作关系!罗丹身体一震,她张了张口,缓缓低下头,看向猛地钝痛的胸口,在她心脏的位置,就是她用qiāng打中安夏儿的位置,此时她的鲜血正弥漫出来,在她外套上像绽开的荼靡 之花! “你……”她目光剧烈是颤着,不停地眨了眨眼,想看到这只是一个幻觉,但无论她怎么眨眼,甩动脑袋,她胸口的血也正在漫出来。 完全没有想到的结局,她的结局! 比安夏儿的结局来得还要突然的结局! 前面,南宫焱烈一只手搂着安夏儿,一只手拿着qiāng正对着罗丹,qiāng口还有青烟轻轻漫出,他向罗丹开qiāng了! 他眼眶都是红了,声音从未有过的沉重,“没有你,我可以再找一个科学家合作,但安夏儿死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安夏儿……” “你……我……”罗丹捂着鲜血喷涌出来的伤口,整个人倒了下去,她向南宫焱烈缓缓爬来,“南宫,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 “我警告过你,再让我看到你要杀她,我不会再对你客气!”南宫焱烈声线都有着余音,和带着一丝的颤音,两只眼眶也是因为难过而红极。 罗丹是他的患难之交。 他比谁都清楚,罗丹帮了他多少,除了他身边已死的立威廉管家之外,是最支持他的人,说是他的红颜知己也不为过。 可是,她却不是他最爱的人,不是最想要的女人…… 他开这一qiāng,完全是气恨! 他恨罗丹忤逆了他的意思,恨她杀了安夏儿!罗丹朝南宫焱烈爬过来,她身躯所过之处,地上全是血,爬到南宫焱烈跟前,她抓着南宫焱烈的裤角,用她受伤而悲伤绝望的眼睛看着南宫焱烈,“你……你怎么能……我 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但她是我这个世界最爱的女人。”南宫焱烈看着罗丹,突然大声怒吼起来,“纵使我再感谢你,我也无法容忍你竟背着杀了她!你居然杀了她!罗丹,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 ?” “南宫……呃……”罗丹气息一点点消失,抓着南宫焱烈的手也开始失去力气。 “是你让我伤心。”南宫焱烈咬着牙,伤心怒道,“你相当于同时让我失去了你们两个,罗丹,是你逼我的!” 罗丹抬起头看着他,眼泪在她这个女强精英的眼眶中打转,“你居然觉得……她比我重要?”“我对她的感情,比你对深。”南宫焱烈眼底一片痛苦,艰难地道,“起码对于你,我只是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