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金蝉脱壳!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75章 金蝉脱壳!

“你为什么又要下去?”南宫焱烈问,“是想跟裴欧汇合?” “汇合,南宫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封龙装作不知道,“我当然是看到他们掉下去,准备下去就去追杀他们。” “人你杀了?” “很遗憾,不知道他们藏哪去了。”封龙说道。 南宫焱烈只是沉着脸,没说话,不知他在想什么。 封龙见他的枪依然没有放下,便说,“如果南宫先生是怪我没有找到他们,那我现在可以再去找找看看,或者你若是还在怀疑我,也可以杀了我。只是……” “只是什么?”南宫焱烈眯眼问他。 封龙抬起脸,仿佛回忆着什么,“只是以后无法与南宫先生一起重建黑色所罗门了,有点遗憾,上任总首领救过我,我答应过他,会永远效力于黑色所罗门。” 封龙有意无意想将话题往黑色所罗门的上一任首领引去。 因为上一任首领的消失,始终是个谜…… “你居然那么感恩于他,为什么不追随他去死?”南宫炎烈邪肆地笑着,准备扣板机,“或者,我可以送你一程让你去找他。”“不,无论总首领是谁,我只是想效力于这个组织。”封龙说道,在南宫焱烈眉头紧蹙中,又试探道,“不过听南宫先生的意思,上任首领真的死了?我可以问下他死在哪么 ?有墓么?” “不,没有人知道他的死活与去向。”南宫焱烈道,“但对我来说,我接管黑色所罗门后,只要他不出现坏我的事,那跟死了无异。” 说到这,南宫焱烈又冷笑道,“但沃沙你问他的去向做什么?你是想继续去找到他让他回来重震组织与我为敌?”“南宫先生误会了。”封龙也笑笑道,“我问上一任首领的事,无非是因为上任首领救过我,如果他还活着,我想再当面去感谢下他,如果他死了,我会去他墓碑上放束花, 仅此而以。” “仅此?”南宫焱烈怀疑。“当然,如今组织的总首领是南宫先生你,我就是再想感谢他,也不可能拿我自己的命去感谢吧?”封龙嘴角缓缓扬起,“毕竟,我如果再去追随他南宫先生你一定会杀我, 我不会连这点都不明白。” 南宫焱烈没说话了。 封龙狡猾又不失圆滑,确实很难找到他的话柄。 这人若是警察,也难怪能潜在他们组织多年。 但有一点南宫焱烈不明,如果封龙是警察,在希斯顿酒店时大可以直接离开,为什么还要跟他回到古堡,这个做法无异于再陷危境。 “南宫先生,其实你不必怀疑我。”封龙又说道,“如果我真是警方的卧底,在希斯顿酒店时,我不会再跟南宫先生你回到这边……” 南宫焱烈道,“确实,你那个时候走,或者留在那座酒店,就可以顺势回到警方那边。除非你跟着我回来是想杀了我……” “那回到古堡后,我有很多机会下手。”封龙说道,“哪怕杀了你,洛卡他们也会杀了我。” 南宫焱烈紧握着手中的枪。 这时,外面国际警方的广播又响了起来:“里面的人听着,陆白先生已经带了南宫蔻微过来,南宫焱烈请履行你与陆白先生的约定,交换人质,放了陆少夫人……” 封龙要防着南宫焱烈开枪,便趁机转移话题,笑道,“哦,想不到陆白真让瑞丹放了南宫先生你的妹妹,可惜陆少夫人已经死了,不然你们兄妹应可以团聚了。” 南宫焱烈把枪收了,转身走出去,“走吧,准备撤退。” “南宫先生,你妹妹呢?”封龙问。 “没有这个妹妹,我也还有另一个。”南宫焱烈冷血果断,他根本就没想过真的要用安夏儿换回南宫蔻微。封龙见从南宫焱烈这里已经问不出黑色所罗门上任首领的下落了,他也没必要再装下去,手一握紧枪准备回头杀南宫焱烈,不想南宫焱烈又将洛卡叫了进来,“洛卡,你跟 沃沙呆在这,我回趟房间那边等下我们马上撤退。” “是。” 守在门外的洛卡立即闪身进来。 封龙不好开枪了,只能暂时将枪压下。南宫焱烈走后,封龙盯着洛卡,洛卡也盯着封龙,就像一匹恶狼一样终于缓缓狞笑着露出了他的燎牙,“看来,我们应该作了一个了断了,护送总首领离开的人不需要两个 !” 封龙嘴角也缓缓扬开,拿起身上两把枪,“确实不需要,但准确来说,黑色所罗门的人一个也别想走……” ———— 罗丹和安夏儿那边。 在南宫焱烈离开后,罗丹绝望地躺在地上,她被南宫焱烈一枪打中了要害,流血过多,没有活的可能了。 她仰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等待着她的死亡,回想着她这一生,她荣耀的前半生,以及飞蛾扑火般追随南宫焱烈的短暂的后半生,最后,却被她最爱的人判以了死亡…… “你……真的……好绝情……” 她念着最后一句话,视线渐渐模糊。 如果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在瑞丹珀切福斯家族时,她还会为了南宫焱烈不顾一切么?还会为了南宫焱烈背叛她的家族和国家么? 她无法给出答案,因为她知道她有多爱南宫焱烈,只恨他一心念着安夏儿。 模糊的视线里,有影子晃动。 罗丹目光缓缓移过去,当她用力看清时,瞪大了眼睛。 “你……” 只是原本靠坐在墙边,胸口浸染了鲜血的安夏儿扶着墙站了起来。 “装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怪累的。”安夏儿清清冷冷地道,还晃了下脖子活动关节。听到罗丹临死前的声音,安夏儿朝她看过去,平静地微笑,“罗丹你还没死啊?看来南宫焱烈那一枪应该没有正中你的心脏,至于有所偏差,但这种流血至死的煎烈,真残 忍啊……看来他确实非常生气,生气你‘杀’了我。” “呃……呃……你……”罗丹死死地瞪大着血红的双眸,喉咙里已经无法发出完整的声音,仿佛震惊无比,无法相信安夏儿居然还没死,还能这样相安无事地站着说着。 她身体扭动着,手挣扎着抓着地面,想起来。 但她已经起不来了。 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 是她亲手打死了安夏儿,对着安夏儿的心脏,不可能还活着。看着罗丹的表情,安夏儿笑了两声,“你这个表情简直像是在说,不可能,我不可能没死,是么?哎,说来真是难为我了,要演这么一出戏让你们都相信我死了我可是很卖 力在演啊。这还不算,特别是当着我的朋友展倩和裴欧的面,我还真于心不忍,展倩一定伤心死了……” “呃……呃……” 罗丹嘴边染着鲜血,喉咙里发出卡带般的声音。 一双眼睛可怕的看着安夏儿,瞳孔扩到最大,就像丧尸一样死死地看着安夏儿。“不过,没关系,裴欧在,她总能撑住的。”安夏儿又挑眉一笑,带着对朋友的坚强的自信,“但我这边必须这么做啊,南宫焱烈就先不说了,他只是想占有我,但罗丹你若 不除,我的生命就会有危险,你太想杀我了。”“我‘死’了,且不论南宫焱烈会不会杀了你,但他肯定会与你反目,让你们内讧只有好处没坏处不是么?”安夏儿弯了弯眼睛,笑容很腹黑很甜,“最好的结果就是,以为我 死了,然后你们就都走了,不会再坚持要带走我。” 她就可能安安静静地呆在这等着陆白进来找她,又或者等外面的事结束后,南宫焱烈他们被抓后,她自己再出去。 完美!这就是金蝉脱壳啊!

上一篇   第2074章 他的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