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7章 缘份太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77章 缘份太浅

,最快更新总裁大人超给力最新章节!外面国际刑警的广播还在播,古堡里的枪声不断,一片烽火。 安夏儿缓缓握起手,一点点回过身,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何必呢。” 她的声音很轻。 目光如水。 仿佛让周围空间都停止了。 南宫焱烈紧抿着唇,目光里含着对她的滔天盛怒,安夏儿道,“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可以让陆白痛苦,他痛苦……”南宫焱烈笑着,“我便会痛快。” “那我死了,你也会很开心?”安夏儿问他。 她不得不使出这点手段。 她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有她,她不得不利用这一点…… 南宫焱烈含笑的嘴角看着一点点下降,眼底也变得幽暗起来。 “你曾与我约定过两点。”安夏儿说出他的话,“第一次你说,如果陆白不会让南宫蔻微来换我,你就放我走。” 南宫焱烈咬牙。 “这次回这座古堡的路上,你反悔了。”安夏儿说道,“你改变了主意,你说只有陆白把南宫蔻微送过来换我,你才会放我走。”说到这,安夏儿轻轻微笑,“刚才外面的广播听到了?陆白把你妹妹事带过来了……曾经,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社会精英,名流贵族,即使你变成了国际通缉犯,你也 不想输给陆白,那你知道陆白有多讲信用么?” 南宫焱烈色的脸色很难看,他的理智在挣扎着,手紧紧握着手中的枪。 “在大是大非上面,陆白一言九鼎。”安夏儿轻轻眨了下眼,微笑着像说出极平静又极理所当然的事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反悔的话,你就真的再也比不上他。” 南宫焱烈笑出声来,“你这是拐弯抹角想让我放你走么?你想得倒是挺美。”“陆白的话,他就是自己有危险也会护我周全。”安夏儿又说,“这就是他对我的爱,你说你也喜欢我,但我并不信,我觉得这是你的自私心,真正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哪 怕是自己受到危险也会保护她。” 南宫焱烈脸色又变了。“如果你杀了我,那之前的你所谓的喜欢我,都是自欺欺人,你的喜欢并没有那高尚。”安夏儿看着他的眼神,她一向怕他黑暗的眼神,但眼下她直视着他,“你并不喜欢我 ,你只是想赢陆白,而我在你眼里只是陆白的软肋以及你报复陆白的工具。” 南宫焱烈目光如坚冰:…… “既然如此,那你就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问我,如果你在陆白之前遇到我我是否也会爱上你之类的话题。”安夏儿轻笑了一声,目光垂下,“是么,南宫先生?” 安夏儿一向对他毫不客气,不是骂他是魔鬼就是混蛋,变态。 她的一句‘南宫先生’,仿佛又回到了他们之间的仇恨纠葛还没完全开始的时候,他在Z国赌王游轮上看到她的时候。 他们也曾用平静的眼神看过对方。 虽然他带着戏谑与探究。 而她则是惊讶与警惕。 在她呆在西莱那三年失去记忆的时候,他们甚至还坐在一张餐桌上气氛不错地吃过晚饭,谈论着他们是否该开始的联姻。 他们的缘份,始终,太浅,太浅……而他太执著。“你是在试图说动我?心存我会放你回去与陆白相聚的侥幸?”南宫焱烈咬着后槽牙,冷峻料峭的脸庞上牙关挣扎地浮动着,他眼睛变得深暗、复杂起来,有不明的情绪在 流转。 安夏儿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家里的孩子,她眼眶有点红且带着湿气,“我当然想回去,我爱陆白,我当然想回到他身边,何况我们还有三个孩子在家里。” 说到这,安夏儿笑笑,眼睛有点发热,“这次我来美国复诊之前,我还答应LuLu,我一定会在圣诞节之前回去陪她过节,算算时间,明天就是圣诞了吧?”安夏儿缓缓抬起头,望着窗外,“我如果没回去,我可爱的女儿一定会哭吧,还有……三岁之前都不在我身边的两个儿子,我实在不忍心让他们从小失去母亲,因为我从小 就失去了母亲,我不想让他们拥有和我一样的回忆。” 想起家里的宝宝们,安夏儿心酸起来,她不知道还能不能赶回去了,特别LuLu,她一定在数着日子等着过圣诞节吧。 因为她知道圣诞节的时候,妈咪就回来了。 她的乖女儿。南宫焱烈唇紧抿着,又松开,眼眶发红,眼里爬上了血丝,他呼吸变了,变得激动又愤怒,他狠狠地咬着牙,“我凭什么要放了你?你一心想让我死,一直视我的感情如无 物!凭什么让我放过你!”“不顾陆白那边的话,就以你我之间的恩怨。”安夏儿看着南宫焱烈的瞳心,“你是失去了南宫家族,但你也伤害过我无数次,我们谁也不亏欠谁,既然你说喜欢我,那你是 想让我死,还是想看我好好活着?” 南宫焱烈握着枪的手背上,青筋突了出来,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看着南宫焱烈的神色,安夏儿想再试图说动一下他,“老实说,如果不顾陆白那边的想法,我个人是不希望你死的。” “为什么?”南宫焱烈嘴角浮动了一下,一丝揶揄的笑表示了他的不信。“撇开南宫蔻微不说,我认为莞淳小姐是个好女人。”安夏儿说道,“莫珩瑾也是真心喜欢她,没有在意过她是个离异的女人,他们以后可能会结婚,你若死了,莞淳小姐可 能就没亲人了。” 南宫蔻微…… 她是不信陆白,真的会放了那个女人。 当然南宫莞淳与那个女人也不会再当姐妹。南宫焱烈眼睛里的血丝又多了几条,安夏儿看着他挣扎的脸色,“其实你还是在意莞淳小姐那个妹妹的是么?毕竟你是兄长,看到丧偶回到娘家的妹妹,多少会心疼加以照 拂,只是你从不是个会将这种感情表露于面上的男人。” “我不在意她,包括蔻微。”南宫焱烈坚持这一点。 “至少你并不怨恨,也不怪莞淳小姐。”安夏儿明白这一点,“不然,看到她跟陆白的朋友在一起了,你大可以让人去杀了她。” 安夏儿看着南宫焱烈那双从不会浮出感情的黑眸,“但你没有……你是想让她好好生活,所以没再去打扰过她,是吧?”安夏儿想起曾经与南宫莞淳谈话的情形,“其实我跟莞淳小姐见过面,谈过,我们挺欣赏彼此的,我和陆白在极光岛举行婚礼的时候,她和莫珩瑾还来了,以后若是他们俩 结婚的话,我和陆白也一定会去吧。” 南宫焱烈咬着牙问出,“你是因为莞淳,才不希望我死?” 他想听到安夏儿对他至少有一丝的在意。 安夏儿想了一下,点头。 “哼。”他冷笑了一声。 “你如果活着,不会再出现,我想我会忘了你的。”安夏儿说道,“包括对你的恨。” 不想南宫焱烈又笑了两声,还摇了摇头,“相信我,你不会忘了我,既然我死了,我南宫焱烈也会深入你的骨血……” 安夏儿蹙了蹙眉,不明白他的话。 南宫焱烈眼睛通红地看了安夏儿一会,突然将枪收了起来,“你走吧,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 安夏儿惊讶地看着她,有点不太相信……难道,她真的成功说服了这个男人?“别这样看着我,我只不过也想兑现一次我答应过你的。”南宫焱烈咬了咬牙,像在做痛苦的挣扎,红红的眼睛里带着他最痛苦最坚难的决择,“陆白既然将蔻微送过来了, 我也该救一下那个妹妹。” “而你,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可以再一次绑走你!”他盯着安夏儿恨里有压抑不住的情感,“我不会放弃你的,安夏儿。” 在安夏儿不明白他为什么这坚持她时,南宫焱烈突然大步走过来,猛地将她拥进怀里紧抱了一下! 在她颈间仿佛要最后一次般地,深深泌取着她的气息,将她的气息烙进他的身体里。 安夏儿愣在当场。这样深情的拥抱简直不像是魔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