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恶魔还有一丝人性吧!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83章 恶魔还有一丝人性吧!

安夏儿抱着展倩,微微笑着拍着她,“嗯,我没死,真是对不住了,我当时不是有意瞒着你和裴欧,当时实在是一个机会……” 只是很可惜,最后还是被返回来的南宫焱烈发现了。 想到南宫焱烈,安夏儿心情还是复杂的。 她不是同情他,像他们那种游走在生与死之间的狂徒,都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只是,安夏儿没有想到最后的关头,他竟然真的兑现承诺放她走了。 “你没事就好。”展倩用袖子擦着眼睛,“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回去我怎么面对我两个干儿子,还有可爱的LuLu,小夏你丫学坏了,还诈死……特么吓死我了……” 安夏儿知道展倩一定是心情一直都平定不下来,因为展倩如果是在她面前出事的话,她估记也不能平静。 安夏儿拍了拍展倩,“好了,好在我们都没事,这回真算大难不死了。” “等等!”想起什么展倩猛地握着安夏儿的肩,将她推至面前定睛看着她左胸口中枪的地方,“我记得你确实中枪了,那个罗丹亲手开的枪,我和裴欧不可能会看错!” “看,还有血呢……”展倩看着安夏儿衣服上染开的红色,用手一摸,粘粘地,不对劲,不像人血,拇指和食指搓了搓,“我靠,这是什么?不是血?” 马上又闻了闻。 顿时展倩瞪大眼睛,大惊! “饮料?” 安夏儿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哈哈,我被他们抓到那座古堡后,用他们每天送的食物中提取的东西制作的‘血浆’了,不过,确实可以吃就是,说饮料也没错。” 为了逼真一点,调制的时候她还特别注意了颜色,还将味道都去除了,所以没什么饮料的甜腻味了,只要她当时一动不动,努力做出‘死亡’的状态,不检查她的脉博心跳,情绪激动的人确实可以瞒混过去。 况且当时人很多,情况又复杂,罗丹当着他们的面向她开枪的,谁也不会怀疑她是‘假死’。 “我去,这种办法你都可以想出来?”展倩说着又去拈了一点沾在安夏儿衣服上的红色,已经差不多干了。 但作为医生的展倩自然能分辨出来是真血还是假血。 “我当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安夏儿叹了口气,“我当时只是想着不该坐以待毙,怎么着都要想想从那座古堡出去的办法,实在逃不了,总得想办法自保。” “所以派出用场了?” 展倩简直无法置信,安夏儿就这样捣鼓两下的东西就成了救命的关键。 安夏儿点点头,“主要我当时也没想到罗丹竟然挣脱了绳子还向我开枪,我当时意识到她对我开枪后,就刻意将藏在身上的‘血袋’挤破了,想着干脆将计就计……” 展倩点点头,觉得安夏儿这个办法太惊险,“确实,当时裴欧身上有伤,估记不能带着我们两个翻窗户出去了,我们两个还好,你一介淑女,肯定是不可能翻出去逃走的。” 听到‘淑女’两个字,安夏儿眉角跳了跳,“若真是逼急了,我也会翻的……” “所以你就靠着那血袋,瞒天过海了?”展倩眨眨大眼睛,满眼都是狐疑,小夏这丫的运气好得不可思议啊! “可以说确实派出用场了。”安夏儿点点头,又想到陆歆,“我当时做血袋还给了一个给陆歆,不过她已经没危险了……” “陆歆你就别担心了。”展倩马上说,“听说她现在就在陆白的别墅里,我来的时候在直升机上听那个阿瑞斯说的。” “哦,纽约市中心的别墅?那太好了。”安夏儿松了口气,“总之都脱险了就好!” “拜托,一看南宫焱烈要找的就是你,抓陆歆顶多是威胁下她家里……”展倩说着声音一顿,摆了下手,还是盯着安夏儿,“等等,先等等,我觉得还是不对。” “啊?什么?” 展倩盯着安夏儿,想起了重要的一点,“你仅靠一个血袋不可能瞒混过去,一粒子弹,别说一个血袋,十个血袋都可以穿透,你不可能没事。” 安夏儿愣了一下,又笑了,“哦,我忘了说,真正挡住那颗子弹的不是血袋,是南宫焱烈外套里面那本铁皮《圣经》,血袋流出的血当时只是骗了你们的眼睛。” “打住打住。”展倩觉得她听到了别的信息,抓住安夏儿手说,“什么南宫焱烈的外套?《圣经》?到底怎么回事?” “当时你和裴欧进来时,有没有注意到我身上是穿了一件外套?” 展倩想了一下,“嗯!长外套,现在想想好像不是女士款的啊。”展倩捏着下巴,作为一名经常买买买的女性,对这些可是很敏感的。 “那是南宫焱烈的衣服,他左边的内袋里刚好放着一本他随身携带的《圣经》……” 安夏儿将那本铁皮《圣经》挡住子弹的说了一遍。 展倩瞪着安夏儿半天无话。 安夏儿叹了一口气,“所以说,我当时也是临危生智,想利用‘假死’骗过南宫焱烈他们的眼睛。” “他为什么会随身带着那本《圣经》?”展倩又问。 “这个……”安夏儿拧了拧眉,“好几年前的事了,好像当时在西莱时,陆白曾经想杀了他,但他在那之前好像到过教堂,然后收了神父给他的一本《圣经》,估记是神父跟他讲了一些大道理之类的吧,他就经常经常带着那本《圣经》了。” 安夏儿也是当时在西莱时,南宫焱烈还想娶她时,有一次跟她用晚餐的时候说起过那张《圣经》的由来。 而那本圣经上确实有两个子弹孔的痕迹了,可见南宫焱烈当时所说并非是假的。 展倩看着安夏儿,深深叹息,看着安夏儿的目光很复杂,“小夏,其实我感觉他跟你还是有一点缘份的……” “嘘!”安夏儿向她禁声,“找死啊,别让陆白听到关于他的任何话题!” 展倩也马上看了眼帐逢门的地方,见没看到陆白的身影,才继续说,“我只是凭心而论,他为什么给他的外套你,我就不问了,但他的东西替你抵挡一次危险,这是非常微妙的巧合。再者,你现在怎么出来的?” 安夏儿蹙起眉,“他同意了交换人质。” “换南宫蔻微?”展倩冷嗤,“他根本不在意南宫蔻微好吧,但他却对你却纠缠已久,他会同意用你换南宫蔻微?” 安夏儿想了一下,“他,起先是不同意……” “然后你说了什么?” 展倩知道,能让那个南宫焱烈放手,估记是安夏儿跟他说了什么。 安夏儿说实话,“我就是尝试着说服他,他带着我跑不了,而他杀了我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 “那种人若是能听你的劝教,他就不会成为国际恐怖份子了。”展倩看着结婚了还一身烂桃花的安夏儿,又叹了一口气,“以我猜,他估计是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又不想杀你。” 又道,“说到底,那个男人对你恐怕是有情的,他屡次纠缠于你并不只是想对付陆白,对你他是真的不甘心。你若晚遇上陆白几年,说不准站在你身边的人真的会是他了。” 有些事,旁观者清。 安夏儿只是不想去认,因为在她看来,南宫焱烈伤害了她太多。 若非是他,她不会经历那么多劫难,生孩子时还差点送命,若不是他,她和陆白就不会分离那么多次。 想起南宫焱烈最后的那个拥抱,安夏儿侧开眼睛,不想再去多作思量,估记就是恶魔还有一丝人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