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 喜欢上了,爱上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84章 喜欢上了,爱上了!

不提了,若非他这次绑走我,我也不会遇上危险差点被罗丹杀死。安夏儿说道,对,要说他的东西护了一次她的性命,但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有这次危险吧。 只希望这一次尘埃落定,无论他逃没逃走,是生亦是死,都希望他们此生不要再相见了! 对,这么想来,始作俑者还是他。展倩想到小宸小玺和差点见不到妈妈,想到她差点失去安夏儿这个挚友,展倩也不觉得他们需要多感概那个男人。 那南宫蔻微现在哪去了?去南宫焱烈那边了?那两兄妹又一起了?展倩问。 她死了。安夏儿想起在桥上的一幕,死在我面前,当时交换人质时,碰面的时候她向我挑衅,陆白开枪杀了她。 展倩吸了口凉气,你老公真是狠哪! 罗丹……安夏儿看着展倩,也死了。 卧槽!展倩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罗丹又怎么死了? 当时在那个古堡的房间时,受到爆炸影响地面裂开,她和裴欧就掉下去了,至于上面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和裴欧并不知道。 安夏儿想说南宫焱烈见罗丹‘杀’了自己,所以震怒之下,也杀了罗丹……但这么说,安夏儿觉得展倩又会说南宫焱烈对她怎么样之类。 她老公是陆白,她不想为别的男人感动,所以不再提起最好。 安夏儿想了一下,说了一个比较客观的死法,当时爆炸时,被断裂的墙体砸死了。 展倩一边点头一边疑重地道,对于那个狠毒的女人来说,这也算是很相得益彰的死法了,所谓贱人自有天收吧! 安夏儿垂下眼睛,其实说南宫焱烈还有一丝情,但他也无情,他连爱他的罗丹都杀。 这令安夏儿想到便发寒…… 展倩握着她的手,好了,没事了,等这边结束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明天圣诞节哦! 安夏儿弯起眼睛,柔柔的微笑绽开,对,我可以赶在圣诞节回去陪他们了,真是太好了。 对! 所以……安夏儿又看了眼周围,很疑惑,裴欧呢,怎么刚才都没在外边看到他。 说到裴欧展倩又担忧地耸拉下眉,他回古堡那边了。 啊?为什么? 他总有他的理由……展倩抱着膝,眉心一缕忧愁。 是因为那个……封龙吗?安夏儿说道,想到这一点更加为自己在展倩面前‘假死’的事倍感有愧,对了,我也要跟你道歉,我当时在你和裴欧面前,确实没顾及到你的心情,之后也没想到封龙也上来了。 她闭着眼睛时,是听到得展倩痛苦崩溃的哭声。 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想原地坐起来告诉展倩她没事的,只是想到可以利用假死而拨动南宫焱烈和罗丹的关系,她才忍着。 没事,只要你现在好好的,那我就原谅你了。展倩道,不过没下次了啊,比起看到封龙起死回生,你倒下对我才是最致命的打击。 真的很不好意思。安夏儿握着展倩的手,回去我请你吃饭! 我若真生气你以为就一顿饭打发我? 不是……我只是表一下心意嘛! 两顿饭! 好! 安夏儿满口答应。 两人相视一眼,都笑了。 最后展倩叹了口气,头枕在膝上,不过我就悲催了。 怎么了? 原来我当年就被甩了!展倩笑得牵强,封龙说他当年已经喜欢上别人了,所以我难不难过他根本不在意,才利用我见证他的‘死证’。 安夏儿:…… 小夏,我是不是很傻? 安夏儿摇头。 不过,算了。展倩眉眼舒展开来,看着从帐篷外照射进来的温暖的夕阳,好在我不是什么不识趣的人,我很庆幸碰上了裴欧,我会好好珍惜眼下的。 听到展倩居然自己想开了,安夏儿不停地点头,无比欣慰,对对对!裴欧很好! 也算是让我看清楚了吧,我对于裴欧,并不是说是因为我内心空虚缺少爱情的时候,才爱上他。展倩轻轻眨了下眼,我就是慢慢喜欢上了,然后爱上了,很自然地日久生情。 嗯嗯嗯!安夏儿点头如抖筛。 对了。想起裴欧出去时说的话,展倩露出一个小女般的羞涩微笑,裴欧刚才向我求婚了,问我回去愿不愿嫁给他。 哦哦!安夏儿捧着脸,听到这种浪漫感动的事,竟感觉自己的脸也烫了起来,真的真的?恭喜啊,我就说嘛,他迟早会求婚的,裴欧也好浪漫嘛,居然在这种重要的时刻特珠的地方求婚,哈哈,这回你真的要嫁了哦…… 当安夏儿和展倩在应幸着这次他们能脱险,并且对未来憧憬着美好希望时,另一边并没有结束。 河岸这边,水下通道入口。 国际刑警东尼带着人紧紧守在入口周围,还有许风也带着几个gt安保公司守在这。 庄明侧耳跟许风嘀咕,我们守在这,是想第一时间将陆警官和阿瑞斯接出来……他们这么紧张地守在这干嘛? 许风满脑子都是裴欧怎么还不出来的事,又满脑子都是弟弟许云被送去医院的事,心里在祈祷着这两个重要的人能脱险和平安。 等那个国际刑警吧。许风说安锦辰。 庄明怔了一下,恍然,哦,是,我当时是带着一个不爱说话的国际刑警过来了,他居然也没出来,这来得及吧? 看着古堡那边轰然倒塌,连河对岸的他们这边地面都在震动,他真担心这地下通道会不会也随着塌方…… 呸呸呸! 绝壁不会塌! 庄明赶紧摒去这个不吉利的想法! 突然有谁叫了一声,有人出来了! 许风和庄明他们赶紧冲上去: 少爷! 教练! 教练! 东尼和其他几个国际刑警也紧张地盯着入口,希望看到安锦辰出来,希望看到所有人都平安出来。 水下通道出来两个人,是阿瑞斯和陆釉。 你们是陆白的人吧?东尼马上关问,你们都没事么? 虽然衣服上有些尘土,身上多少有点皮外伤,但好歹从古堡里那场枪战中出来,这点根本就不足为提了。 我们没事。陆釉说道,不过我们出来的时候,看这水下通道受到了古堡爆炸的波及,估记快塌了。 什么?没看到裴欧出来的许风和庄明一急,顿时大家脸色都变了。 其他人出来没?阿瑞斯大声问周围的人。 东尼脸不太好,没有,估计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许风他们正在等的人,一个是安锦辰。 陆警官,我们少爷进去了。许风不安地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他? 还有我们还有个同事也进去了。东尼也着急问道。 在古堡震动开始爆炸时,我和阿瑞斯已经到了古堡里的地下室入口,已经第一时间撤出来了。陆釉说道,没有看到其他人。 东叔,怎么办?有些国际刑警想要跳进去,我们进去找安队吧? 庄明也着急,我们也去吧,教练他…… 等等!陆釉摆手阻止他们,看着传来轰隆声的地下通道入口,他额边流下一滴汗,我建议你们不要进去了,就在这等吧。 什么?庄明生气道,不是你们的人,你们不急是不是么,我们教练…… 我比你们着急。陆釉回头看向庄明,里面的人并非与我毫无关联,裴欧是我表哥的挚友,还有一个国际刑警,想必是我们少夫人的弟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