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8章 请为我骄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88章 请为我骄傲!

那人显然身上没带枪,没法反抗了,刚才扔出来的那一颗手雷弹估记是他身上最后一枚武器! 见阿瑞斯和保镖用枪指着那边,将那个人围在了河岸边,陆白冰冷着脸走过去,这个人是谁他隐隐有所查觉。 如果是安锦辰的话,不可能会设法逃脱的! 看到陆白过来,阿瑞斯脸色也很难看,“陆先生……” 保镖让开一条道,陆白走上前,果不其然,这个从地道出来的人不是安锦辰,是南宫焱烈! 南宫焱烈身上中了数枪,也浑身是血,但应该没有伤及到要害,不然他不可能还有刚才那样迅速的行动力! 真正让他跑不了只能坐以待毙是他腿上中了一枪,以及他身后那条河,他没有退路了! “陆白。”南宫焱烈半边脸庞是血,他受伤的腿跪在地上,阴着脸咬牙看着陆白,“你们居然知道了这个地方!” 看到出来的人是南宫焱烈,陆白的脸色也变了,不理会南宫焱烈的话,直接问,“安锦辰呢?” “你那个小舅子?”南宫焱烈血腥地笑了一声,“当然在那个地道中,不过,即使你们现在过去估记他也活不了了,毕竟大动脉被割断又还能活几分钟?” 陆白马上对周围喊道,“赶紧过去救人!” 四个保镖立即跑回刚才那个地道入口,进去救安锦辰。 陆白又打电话给安夙夜,几乎是用厮吼的声音,“赶紧去救安锦辰,他在地道中,受了重伤!” 但安夙夜和其他国际刑警早已经开着车赶过来,接到陆白电话时,安夙夜他们已经到达了这个猎场。 车一停下,安夙夜便和东尼他们进入地道中。 此时地道中,安锦辰躺在地上,已经动不了了,他尤如置身于热水中,但他知道,不是热水,是他的血,他喷涌出来的血浸透了全身,包括他身下的泥土。 他张了张口,发出最后的声音,“姐……姐……” 如果他死了,他姐姐会永远记住他吗? 不,还是忘了吧! 姐姐一定要幸福,一定要! 一年没见,也应该长大了长高了些吧,在西莱时他是真希望一辈子守护着她们母女,那是他最难忘的三年,天天都可以和姐姐在一起。 只是,需要父亲他姐姐也需要陆白,他留不下她们。 现在好了,她们都回到了她们爱的人身边。 【姐姐,我是国际刑警,请为我骄傲!】 “锦辰!” 安夙夜和东尼冲进来不停地叫着他,安锦辰张了张唇,手垂了下去。将安锦辰抬出来后,安夙夜他们立即将安锦辰直接送上了陆白停在这边直升机,安夙夜让东尼带着一半的国际刑警留下准备了结这次黑色所罗门的案子,他带着一些人上 了直升机,甚至来不及跟安夏儿和陆白说一声,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东尼看着远去的直升机,紧紧握起了手,旁边一个刑警问他,“东叔,安队他……”“安总指挥现在送他去医院了,无论怎样……都得想法抢救一下。”东尼明白,作为孪生兄弟,安夙夜肯定比他们更接受不了安锦辰出事,“都给我记住了,刚才安总指挥说 了,安队的情况一律不许与陆少夫人他们说,现在通知一下澳大利亚总部,将黑色所罗门未死的人从古堡中找出来,押回总部。” “是。” 其他国际刑警马上又坐车去古堡那边了,而东尼则带着两个人往陆白那边走去。 夕阳尤如血一样绚烂。陆白从阿瑞斯手中接过一把刀,向南宫焱烈走过来,“无论是为了安锦辰,还是安夏儿,我都不准备让你这么轻易死去,你向安锦辰下刀了,折了安夏儿的手指,你也应该 尝尝同样的滋味!” 两个保镖抓住南宫焱烈的手臂,陆白直接将手中的刀插进了南宫焱烈的肩胛,刀尖刺透南宫焱烈的肩膀切断他的手臂筋脉的同时,也刺入了他的心脏! 巨大的痛苦袭来,南宫焱烈眼睛膛大,吐了口血出来。“但你就是死,也抵偿不了你的罪过!”陆白俯下脸,咬紧牙盯着这个夙敌,拨出刀又从他另一边肩胛垂直扎了下去,刀刀都是带着最大的折磨与痛楚,“可你还是该死,四 年前你就应该死在意大利,我最后悔的事是就是让你活到今天!!” 南宫焱烈带着血的面庞,一片灰白,身体的巨大痛苦令他浑身发抖。 但他就是咬着后槽牙,没有求救也没有求饶! 眼神像垂死的猛兽! “陆先生,国际刑警来了!”阿瑞斯说。 南宫焱烈的眼睫毛动了动。 陆白看出了他的期待,冷声笑着,“我不会再让国际刑警带走你,他们押送你的过程,难免不会再让你找到逃脱的机会,这次,你的生存率为零!” “你确定要杀了我?”南宫焱烈看着陆白,“你会后悔。” “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 陆白一脚将南宫焱烈踹向了他身后的河! 河里游着几条美洲鳄鱼,查觉到有人掉下来,都冒出水面张开满是尖牙的血盆大口! 南宫焱烈没有挣扎,张开手往河里坠落下去,黑色的大衣随风吹荡着尤如吸血鬼的翅膀,坠入地狱坠入永远的黑暗,他半边染满血的脸庞带着笑,死亡前的邪笑。 红色的夕阳中,这个邪恶的男人,制造了无数灾难的国际通缉犯终于没入了河里,水中的猛兽争相抢着,不一会,河面晕开了大片红色,像极了天边的夕阳。夕阳再好,也终究要沉下天边,盖不过笼罩这个世界上的太阳的光辉,最终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夙夜最终以陆白决胜,陆白毫不犹豫手刃了这个无数次掳夺他妻子的男人 站在河岸边,陆白高大的身影优美又冰冷! 想到南宫焱烈的话,他冷笑。 杀了他,他会后悔? 后悔再也没有对手么?会高处不胜寒,会寂寞? 不,绝不会,因为他有爱人,孩子,有温暖的家!他不会寂寞! 看着他这一生最大的对手尸骨消失,陆白垂下眼睛,冷漠地看着水面,“在那个世界好好看着吧,你永远不如我!” 说完陆白从保镖手中拿过枪,连续朝天开了几枪,作了他最大的对手的落幕! 东尼带着人跑过来,没有看到南宫焱烈,马上问,“南宫焱烈呢?” 陆白一把枪丢回给保镖,“到河里去找找吧,运气好的话兴许能找到一只胳膊一条腿!”说完便带着人离开了这条河边。 东尼立即跑到河岸边往河里看,“南宫焱烈死了?就这样让他死了?不,怎么能让他就这样死了?” 其他几个国际刑警也都痛恨不能为安锦辰报仇! 安夏儿在帐篷里,展倩检查她受伤的手指和脖子上的伤时,听到天空中的直升机飞过,她心头一跳,有一瞬间心脏毫无原由地揪了一下。 就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开了,但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无以名状的刺痛感。 “小夏,别乱动好吧?”展倩用纱布在她脖子上薄薄地缠了一圈,一边说,“你这只是皮外伤,还好,这没胶布什么的,暂时纱布缠一下吧……诶?你老扭着脖子干嘛?” 展倩把她望着帐篷外面的脸掰回来。 安夏儿皱了皱眉,“刚才,是不是有直升机走了?”“那肯定是有谁有事,先一步离开了嘛,许云也受了重伤,也被人送上直升机先去医院了。”展倩说着又开始检查她的手指,“手指很肿,估记是你之后磕碰着了吧,记得平时少用这只手了啊,伤筋动骨一百天,不然有你受的……不过你这陆少夫人,也用不着你做什么事,有事使唤家里的佣人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