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值得么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9章 值得么

第209章 值得么 陆白看着说不出话的安夏儿,目光里的温度一点点下降,“你说你不是跟他一伙的,你不是要放他走?那你告诉我,他是什么人?并且……” 陆白扫了一眼那被放在一边的记忆器工程设计图,“他在这里想找什么?还是想偷走什么?而你为什么在这个房间?” 安夏儿喉头哽塞,她脑里一时只出现一些画面—— 她大学的时候,祈雷的阳光,以及有一次她被几个男生围堵时祈雷的慷慨出手,还有他那个在医院病重的奶奶。 裴欧看着安夏儿和那个祈雷,笑了笑道,“安夏儿小姐,怎么刚才好像听见这个人问你是不是南宫家族的人啊?你不会真跟南宫家族的人认识吧?该不会你跟陆白的认识,只是你安排的一场戏?嫁给他,也是你的计划?” 裴欧这个人虽然平时看着总是玩世不恭,风流成性,但这个男人一 涉及到利益方面,在他面前便无任何情面可言—— “安夏儿小姐,可以回答一下我的话?” 他看着安夏儿,目光里依然带着平时的笑,也是带一丝质疑的冷意! 但这件事,对陆白意义更加重大…… “不。”安夏儿听着裴欧的话,目光又移到陆白幽遂冰寒的眸中,“我不认识那个南宫家族,我之前一直在安家,他是我在大……”安夏儿想说在大学认识祈雷的,但意识陆白微眯的双眼,她话又吞了下去。 她知道,陆白知道祈雷的名字后,也许会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也许会折磨他全家的人。 陆白见到安夏儿的隐瞒,声音沉了下去,“上次我答应过你,以后无论出什么事,我都会听你解释。安夏儿,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解释,这个人是谁,你和他到这做什么?” 他眼角上挑的双眸,无形中给人一种无以抵抗的压力。 被他的视线锁住,就像被关了一座牢里,刺透了内心,他知道了她跟这个祈雷认识,并且有意要放走这个潜入了白夜行宫的间碟…… 最后,安夏儿只能沉重地道,“我是认识他。” 陆白的脸色看着变了一下。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安夏儿咬着下唇,“知道。” “知道,你还想放他走?”陆白声音可怕,“你知不知道我这边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对于我和帝晟集团,会造成怎样的损失?而且记忆器若是被外界的人知道了,会靠成什么后果?” 记忆器还尚未公外公布。 “……” 安夏儿心肝直颤,被陆白语气吓到了。 “你不是傻瓜,你知道。”陆白逼视着她泛红的眼睛,“但即使你知道,你还是想背着我把这个人放走,是么?” “我让他把东西放下了。”安夏儿抬起眸子,“并且他答应我不会再跟那些人联系,他之前只是告诉了南宫家族的人,说你这边有记忆器……” “这还不够?”陆白道,“这是世上未没有的科技产品,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也许其他国家都会蠢蠢欲动,想尽一切办法得知记忆器的事。你觉得帝晟的智能产品创造了多少价值?如果我告诉你,记忆器在未来可能会创造比帝晟智能全息技术更大的价值,你还觉得他泄露了这件事没有关系?” 安夏儿紧紧地抓着身侧的衣服,“他只是跟对方说这边有记记器,并没有将其他的泄露给对方。” “他说没有就没有?”陆白笑了,“安夏儿,你知不知道,间碟,都是受过特殊训练,各种拷问抵抗,破解密码锁技巧,以及肢体动作解读,乃至于职业都会受到专业的培训,这个人跟你说的话,也许全部都是假的。” “不,我认识他。”安夏儿马上道,“他不会的……” “那是你认为。”陆白冷漠道,“那你觉得这间有电子眼纹识别才能进入的房间,他若是没有受过特殊培训,如何进得来?” 安夏儿无言以对。 身后的祈雷没有说话…… 但陆白到达白夜行宫大门口时,白夜行宫的人就告诉了他,这个人是如何潜入了白夜行宫甚至盗用了一名男侍者的手纹打开了操控室。 陆白的声音越发寒冷,“安夏儿,我不管你是不是跟他认识,现在我就问你,我们夫妻一场,你是要把你这个熟人放走?还要把这个人交给我?你如果选择后者,那今天这件事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安夏儿看了一眼身后的祈雷,红红的眼睫毛微颤,“那我把他交给你,你会怎么对他?他会死么?” “会。”陆白就给了她一个字。 “为什么……”安夏儿听见自己的声音抖了,“你能不能放过他,他……他还有一个生病的亲人,他不能死。”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亲人和家人,爱人或朋友,我身后还有整个帝晟集团。”陆白道,“为了整个帝晟集团的利益,我不会可怜一个间碟。” 他是那么地理性,理性到近乎残酷…… 安夏儿看着陆白,声音哽咽,“那你会把他怎样?” 陆白没说话,目光冰冷。 裴欧笑了两声道,“安夏儿小姐,还记得那个达荣浩的下场么?” 安夏儿心脏一颤。 裴欧用他火一般耀眼的笑容冷冷地道,“就地给他一枪后死后扔海里算轻的,这就是间碟的下场,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间碟你真以为每一个派出去被抓到都会用法律处置或者住牢么?很多被抓到根本回不去,用了刑后,死是最后的结果。” 裴欧又道,“退一万步讲,稍微罪行轻一点,给对方造成的损失低一点,也许会送警方,依法判处难免牢狱之灾,哦,就像几年前那个潜入帝晟集团的助理一样,但安夏儿小姐,至于他们会在牢里会遇到什么,那就说不准了,知道么?” ……安夏儿不寒而栗。 他们的生死已经被握在别人手里了。 能够呈现在人面前以及媒体上的,大多是这个社会美好以及积极的一面,要是以为,这个世界就像我们眼前所看到的这样,那就太天真了。 “当然,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样。”裴欧又补了一句,“顺带说一下,军事间碟被抓到后,后果更惨。” 安夏儿看着陆白,她知道她不能怪他…… 他身处这个高位,他有他的重任,以及一个跨国集团总裁必须要的冷酷狠决。 陆白看着安夏儿,声音再度沉了一分,“安夏儿,把人给我。” “你放过他,行么?”安夏儿眨着湿润的眸,“他以前……帮我过我。” “听着,把人给我。”陆白声音充满警告。 安夏儿退后了一步。 陆白褐眸一眯,“来人!” 外面的保镖立即破门而入。 “把这个人拿下!” 安夏儿突然退后一步,挡在祈雷面前,“慢着。” “安夏儿,你要做什么?”陆白声音隐隐透出他的怒气和冰冷,“你别让我生气,这件事不是闹着玩,这个人我不可能放走。” “当然不是闹着玩……”安夏儿眼睛湿润地看着陆白,“但我也知道,他若是依法处置,可能只是住牢而以,但落在你手上,他必死无疑。” 安夏儿想过对这件事不闻不问…… 但如果祈雷死了,想到那个还在医院的老奶奶,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安夏儿觉得,她以后一定会于心不安,岂码她会后悔没有尽力去救她的一个同学,一个朋友。 但眼前看,祈雷落到陆白手上肯定会死的。 同情心这种东西,在这个理智到残酷以及手腕狠决的男人身上,没有。 安夏儿将手伸向领口—— 陆白一惊,“安夏儿,你要做什么,你想清楚了,这个人对你来讲算什么?” 安夏儿脖子上带着一个吊坠,但这个吊坠是个长型的,不是一般的吊坠,而是直接用一根链子串着一个白金狮子头的领带夹,在灯光下泛着银白色漂亮的质光。 陆白早就知道,他自从将这个领带夹送给她之后,她就一直带在身上。 “安夏儿!”看到安夏儿拿出这个东西,他脸都变成了霜白色。 安夏儿眼睛涌出一层雾水,“当时,你再次把这个领带夹送回给我的时候,你说以后我可以拿着它向你提一个要求,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我……” 安夏儿听到她的声音在抖,“那我让你放了他,陆白,我就求你这一次,我用这一次的机会换他的命。” 她原来留着这个领带夹,是以防将来有个万一…… 如今用这个机会去换取祈雷一命,她不知道值不值得,但她知道,人命值得去救。 陆白眼眸放出慑人的戾气,手指节握得发响,“安夏儿,警告你,我把这个东西给你,不是让你为了别人去用它。” “……我知道。” 陆白怒了,比上回看到慕斯城在‘慕斯’美食城地下停车场吻安夏儿时还生气,“上回你跟慕斯城的事,我不是没有给你余地,你大可以用这个领带夹请求我的原谅,但你没有,你宁愿跟我闹一个多星期,跟我一直僵持下去,也不肯低头向我认一个错……” 陆白看着安夏儿身后那个男子,“如今你却为了区区一个间碟,用掉你这个宁死都不肯向我认错的机会?安夏儿,我在你心里,是不是还没有这个这个人重要?” 所以上回,陆白其实也没有故意要与安夏儿冰冷以对,因为他知道安夏儿手上有一个东西—— 一个可以让他无条件原谅她的东西。 这是他从未给过别人的眷顾。 是因为他对安夏儿的爱…… 超越了他的规则。 超越了一切的爱! 但安夏儿上回并没有用,如今却为了一个间碟当着他的面拿出来…… 陆白眸心在闪动着,以慑人的气魄逼视着这个女人,“安夏儿,是不是我们夫妻一场,你如今宁愿为了一个间碟也要跟我大动干戈?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