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4章 她熟悉的目光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94章 她熟悉的目光

“这个理由,够让你们把这本书给我么?”安夏儿说道,“如果你们认为这本破书有取证的价值,那你们现在就翻看一下,看看这本书与一般的《圣经》又有何异。” 国际刑警翻了一下,见果然是本普通的《圣经》,每个教堂估记都能见到。 陆白对他们说,“给我夫人吧,如果日后你们需要取证,可以再来取。” 陆白的面子还是很大的。 他这话说下,国际刑警才将这本《圣经》递给安夏儿,“那陆少夫人你拿好吧,以后若真有需要我们再来取。” “谢谢。”安夏儿松了口气。 看着两个国际刑警走远,陆白才不悦地问安夏儿,“你为什么要撒谎?这是南宫焱烈的东西吧?你想要他的东西做什么?” 陆大总裁心里很不舒服! 为什么安夏儿要南宫焱烈的东西! 这在他眼中,那个男人的东西就是恶心的存在……只是顾及到现在安锦辰的事,他必须好好耐着性子哄着安夏儿,照顾着她的情绪。 ——不然他会直接抢过这本圣经扔了! “什么叫我想要他的东西?”安夏儿扬了一下手中这本铁皮《圣经》,“这确实是南宫焱烈的东西,但是,不是我想要。” 见这果然是南宫焱烈的东西,陆白脸色更臭了,“你是想让我扔了么?”看着陆大总裁醋意十足的脸庞,安夏儿好笑地道,“别这么说,南宫焱烈虽然是你我的夙敌,但是,莞淳小姐不是啊,她男朋友莫珩瑾不也是你的好朋友么?虽然,那莞淳小姐现在没有跟南宫焱烈有往来了,但是,那好歹是她唯一的兄长。你不是说南宫焱烈死了么?那等回去,我就将这本《圣经》交给莞淳小姐吧,也算是他哥哥的遗物。 有时候,人有个念想还是好的,想必她现在又没亲人的挺孤单吧!” “你确定是是这么想?”陆白眯着醋意的褐眸.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安夏儿把这本书递给他,“你若是觉得我有私心,那你就扔了吧!” 其实,她愿意将南宫焱烈的遗物转交给南宫莞淳的原因,也是因为南宫焱烈在最后的最后,兑现了一次他的承诺。 那愿他的灵魂能随着这本书回到他妹妹那里,下一世做个好人吧! 陆白看了一会安夏儿,想到他们夫妻好不容易团聚,实在不能再因点小事吵架,特别是因为南宫焱烈而吵,那就太不值了! 最后陆白嫌弃地看了眼她手中这本《圣经》,态度决绝,“回去立即给那个南宫莞淳,如果让它再在你这多停留两天,我一定会毁了它!” “好。”安夏儿好声气地答应,一边跟上去他的背影,“真不明白你,你不都说南宫焱烈的死了么,你吃一个死人的醋做什么。” 陆白突然停下身影。 安夏儿在快要撞上去时,立即也停了下来,“怎么了?” 陆白回着她,目光不像刚才严厉,反而温和,“你大没有必要为南宫家的人再做什么,相信我,以后你说不准会恨南宫家族的任何一个人。” “……”安夏儿怔住。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 她突然想起,刚才那两个人国际刑警说锦辰最后在跟南宫焱烈博斗! 陆白说完又准备返回账逢那边。 安夏儿马上拉住他,情急道,“等下,锦辰的事我还没问呢,锦辰受伤的事你为什么没跟我说?他伤得怎样,是不是很重?”陆白垂下眼睛,“对,受了很重的伤,在与南宫焱烈对阵的时候。所以为了我们的事也好,为了安锦辰受伤的事也好,我才会那么愤怒地杀了南宫焱烈!那个男人不配活着 ,他活着,对我们所有人都不是一件好事。” 安夏儿心里七下八下,“锦辰他……” 陆白回身过来,将她搂进怀里,“放心,安夙夜已经第一时间坐直升机将他送去医院了,医院那边会尽力。” “我,我不太放心。”安夏儿紧紧抓着陆白的衣服,心里忐忑起来,“陆白,我们去医院看看锦辰吧?”陆白看了一眼周围,“这边的事还没有处理好,等会纽约的警方会过来,估记会向我们录证词,还有至少也要等裴欧他们一起回去吧?我们再等一会,医院那边也会争分夺 秒抢救安锦辰的。” 安夏儿想了一下,确实,只是他们晚点去而以,医院那边肯定是不会耽误的…… 但她依然很担心,“那我去找找裴欧和展倩吧,看他们事情完了没,我们好一起回去。” “嗯。”陆白点了下头。 安夏儿去找裴欧和展倩了。 陆白是特地没有陪她去的。 因为他必须在安夏儿之前,跟安夙夜确认一下安锦辰的消息…… 陆白回头打安夙夜的电话,安夙夜的电话过了挺久才接,听到那边接通了,还有直升机的声音,陆白皱了皱眉,“你们还在飞机上?” “……对。” 安夙夜的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像心情沉到了谷底。 陆白眉头又紧皱了一分,“安锦辰他,怎样了?”听到安夙夜的话,陆白垂下眼睛,“放心吧,我会带她先回去,让她回去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只是,她一直想请你和安锦辰也一起回去……好,我跟她说,还有,你先别 太难过了,后面你想要怎么做我会配合。” …… 安夏儿在外面找了一圈展倩,最终在河岸边的一颗树边发现了她与裴欧的身影,两人正拥在一起在树下吻得难舍难分。 夕阳下,那俨然是一对这一生再也不想分开的身影,周围的人视他们若不见,任务这对情侣亲吻厮磨。 想起他们回去即将结婚,安夏儿眉心舒展开来,没有过去打扰,打道而回。 陆白正在帐篷外面等安夏儿,看到安夏儿一个人回来,便轻笑问她,“找到他们了?” 安夏儿摸了摸鼻子,“找是找到了……他们,好像有点忙,那我们再等一会吧。” “我说了你没必要去找么。”陆白道,“都说了等会纽约市的警方会过来,干脆等跟纽约的警方说过黑色所罗门这个案子的事后,再一起回去了。” 安夏儿点了点头,“我只是……想到锦辰受了伤,很着急,想马上去看看他。” 陆白轻轻搂着她的腰,看着她低垂的眉眼,“那你有没有想过,这阵子你被他们绑走,我有多着急?” 安夏儿抬起头,看着陆白的眼睛。 金橙的夕阳映在他的褐色双眸中,里面有着金子的光芒和余晖的含情脉脉。 这是她最熟悉的他的目光,多少年,他看她的目光一直未变。 有喜爱,有宠溺,有一生相守的期许。 安夏儿唇角牵出一笑,“让你担心了。” “确实让我担心。”陆白拿起她那只被包扎得肿肿的尾指,放在唇前吻了吻上面的纱布,“别说一根手指,你在别人那掉一根头发,我也会生气,会难受。” 安夏儿有点不太好意思起来。 耳尖上有一点点发烫。 “我没那么矫情。” “还有。”陆白又看着她的脖子,皱眉,“你脖子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皮外伤。”安夏儿说。 “谁?” 安夏儿看了一眼化成废墟的古堡,“人都死了……” “那我会考虑要不要把他挖出来挫骨扬灰。”陆大总裁冷冷地说。安夏儿搂着他脖子说,“真没事了,我脖子上的伤只是些皮外伤,不过,现在我已经安全了,并且我们很快回去陪孩子们过圣诞节了,这就是好事啊,结局是好的,过程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