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6章 晚宴邀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096章 晚宴邀请

说完,克瑞斯汀又看向安夏儿那边,“陆少夫人真的没事么,我还是挺担心呢,那个男人能冒充我大哥,怎么看都是个极危险的人……” 陆歆看到安夏儿回来了,高兴得流下了眼泪,连她未婚夫博文都安慰不住。 最终还是陆釉过去告诉妹妹说有客人来了,陆歆才抹干了眼泪。 趁着陆釉在安慰陆歆时,安夏儿走到前面,对克瑞斯汀说,“我没事,克瑞斯汀医生不必担心。” “陆少夫人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克瑞斯汀看了眼陆白,“因为我与我妹妹相像的原因,才导至我妹妹假扮我和那个罗丹一起将你给绑走了,你再跟我客气,我怕陆先生心里就不舒服了。” “没事,都过去了。”安夏儿挽了挽陆白的手,眨眨眼看着他,“是吗?” 安夏儿说她没事的时候,陆白便想到她受伤的手指。 心想她哪是没事。 但是,安夏儿大方,在客人面前他便也不好再计较。 便轻轻点了下头,“这次的事,其实克瑞斯汀你还是有功劳,所以我不计较了。” 佣人倒来了茶水。 一行人一边坐下喝茶,一边谈论这次清除黑色所罗门之后的胜利话题。 听到陆白说自己有功劳,克瑞斯汀笑起来,“功劳?那我倒要听听看了,在发生这件事的途中,我一直被那个假冒我大哥的人关起来了,我还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能有什么功劳呢?” “因为你说服了你妹妹。”陆白说,“她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消息。” “赛尔维娜?”克瑞斯汀有点惊奇。 陆白喝着茶,一边点了点头,“她说之前南宫焱烈曾交待利姆安排了几架直升机在那座古堡南面的猎场,我这次带人候在那,确实抓到他了,那是他准备的一条退路。如果没有这个消息,可能南宫焱烈这次又会跑了。” 说到这一点,陆白眸心有点发寒。 南宫焱烈那个男人,一向诡计多端,若非清楚他处事作风的人,是很难抓到那个男人的! 所以在国际刑警都堵住那个水下通道的入口时,他才会赶去那座古堡的南面,他就是知道,南宫焱烈若是提前让人安排了直升机在那个地方,不可能是没有用处! 听到这一点,克瑞斯汀和利姆都相互望了望。 利姆谦逊地点了点头,说,“陆先生……实在不在好意思,那正是他让我准备的,我当时以为他是我们戴维斯先生,我还问过为什么要将直升机放在那,但他并没有告诉我原因。想不到,他竟是为了逃跑。” “是我的疏忽,事后没回想起这件事。”继续又鞠下躬,郑重道歉,“还有,在希斯顿酒店我率人与‘美利坚商会’的人对抗的事,也还请陆先生见谅,我当时实在没想到,那个‘戴维斯’先生是假的,今天戴维斯先生是特地让我随克瑞斯汀小姐过来,跟众位道个歉,当时真是对不住了!” 说着,他腰身又往下压了一点,是正式跟随克瑞斯汀过来向陆白他们道歉的! “有一点,我夫人说得对。”陆白看了眼安夏儿,“这件事既然过去了,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那我便不再与你们计较。” 如果安夏儿出了什么大事,他才不会这样跟劳伦家族善罢甘休! 而今与克瑞斯汀也不可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喝茶,谈话,哪怕克瑞斯汀先前是帮安夏儿治好脸上伤的医生。 “陆先生不怪我们劳伦家族就好。”最后克瑞斯汀又看了一眼这整个大厅的人,从利姆手中接过几份请帖,“那各位,这是我大哥亲手写的几份请帖,作为今天对抗黑色所罗门的顺利,我大哥特令劳伦家族的人准备了晚宴,诚邀诸位来我们府上做客,还请赏光!” 克瑞斯汀又让利姆将请帖分别送到相应的人手上。 除了陆白夫妻以外,莫珩瑾,裴欧、艾尔、端木瀛、陆釉,甚至陆歆和博文,乃至展倩的名字克瑞斯汀都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总之每个人都有请帖。 可见,陆白肯放过劳伦家族,戴维斯真的很费尽心思拢络他们了! 展倩翻开请帖看了看,对裴欧说,“意外啊,连我也有?” 她都是临时跑过来的,过来之后就上直升机去找裴欧了!没与这个克瑞斯汀见过面才对。 “我们也有?”陆歆也看了看博文。 博文也奇怪,但作为与戴维斯曾一起关在那座牢里的人,他客气有礼地站起来道谢,“多谢戴维斯先生的盛意,不过,今晚我和陆歆可能不能去了。” “哦,为什么?”克瑞斯汀望过来,“我大哥还特地跟我提起过博文先生你呢,说很欣赏你,还期待你和你未婚妻的演奏会,我大哥说到时他一起去。” “到时我一定将我和陆歆的演奏会票送上。”博文说道,“不过今晚,恐怕我和陆歆还是没法过去了。” 说着拉着陆歆的手,看了眼陆釉说,“陆歆哥哥的意思,是等下我们就准备坐飞机回Z国,恐怕晚餐只能得飞机上解决了。” “哦,这么着急回去?”克瑞斯汀看向陆釉,“陆警官,是这样?” “对,我妹妹这阵子被人绑走,我爸妈很着急,听到我们今天可以回去,他们现在都恨不得去机场等候了。”陆釉站了起来,将陆歆和博文的帖子一并收了过来,送回给利姆,“陆歆还没有带她的未婚夫回家里,所以,这次他们会和我一起回去。我们三个人恐怕不能过去了,虽然有负劳伦家族的盛意,但还请克瑞斯汀小姐回去转告戴维斯先生,多谢他的美意。” “这样啊。”克瑞斯汀也善解人意,不勉强人,点了点头对利姆说,“好,那我回去跟大哥说,利姆那就先收着帖子吧。” 陆釉将他们三人的帖子退回去后,端木瀛又将帖子送了过来,“加上我,既然陆白表哥他们没事了,我也要赶回Z国了。” 克瑞斯汀很意外,“端木先生也不来吗?” 端木瀛看了一眼陆白那边,说,“我这次过来,是帮陆白表哥带那张宝藏图过来,本来担心这边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才留下,既然现在事实结束了,我们少夫人也救回来了,我现在也该回去着手工作了。” 又道,“毕竟,陆白堂哥将陆氏旗下一家公司交给我管理,我不能让他失望了。” 陆白点点头,表示端木瀛这个认知和说法令他满意。 克瑞斯汀可惜地笑了笑,对端木瀛说,“那很遗憾,端木公子一表人材,翩翩公子,我是很乐意请你来我们家做客的,而且劳伦家族还有很多未婚的千金,你一定会成为她们最佳择偶对象的!” 端木家是陆家的亲戚,若劳伦家能有人跟端木家联姻了,那也相关于与陆家有了更深一层的保障关系! 克瑞斯汀是极聪颖的女性! 自然熟知这一套! 对于克瑞斯汀的说法,端木瀛温雅地微笑表示,“不,有劳伦小姐这番赞词,对本人而以已经足以。至于你说人才——” 他看了一眼艾尔和莫珩瑾,“艾尔先生和莫总,想必更加符合你的要求。” “哪里。”克瑞斯汀莞尔,“谁不知道艾尔先生是西比拉女王的重臣,只怕瑞丹的国家大事和西比拉女王的事情艾尔先生都忙活不过来了。至于莫总,我知道他已经有心上人,成人之美,也是我的原则之一!” 艾尔与西比拉女王虽然没有公开关系,但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是情人。

下一篇   第2097章 她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