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2章 约定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102章 约定

,最快更新总裁大人超给力最新章节!而劳伦家族一向乐于做慈善,长年以来,积攒的声望与口碑也在。 安夏儿认为媒体应该不会一直纠缠劳伦家族这一次的过失。 克瑞斯汀点了点头,“嗯,我大哥也说了,会挑个时间办记者会,把事情前因后果都公诸一下吧!” 毕竟是治好自己脸的医生,安夏儿还是不想看克瑞斯汀苦恼的,听到劳伦家族这边有打算了,安夏儿也算放心了。 “所以,这些都是你对你家里的愿望,劳伦小姐自己的愿望呢?”展倩又问。 “我自己?”克瑞斯汀又想了一下,“等平定了这次黑色所罗门带来的风波,我打算让家里把我的婚约退了吧!” “啊?” 安夏儿和展倩都震惊了。 “克瑞斯汀你有婚约者?”安夏儿问她。 “有,英国的一个家族。”克瑞斯汀说道,“不过,是我父亲生前给我订的,我与对方并没有见过面,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与否。” 说到这,克瑞斯汀对安夏儿和展倩笑道,“特别是看到你们都找到了相爱的人,我退婚的想法就愈发强烈了。” “为什么?”展倩问。“果然两个人在一起或者结婚,还是要有感情基础吧,如果彼此不了解只因为家族联姻走在一起,将来会幸福的可能性很小。”克瑞斯汀说着,喝了一口茶,“虽然我现在也 没有喜欢的人,但对婚姻,我还是想再慎重考虑。” 展倩没说话了,她理解这个劳伦小姐的心情,毕竟当初她也不是很愿跟裴欧订婚的。 只是因为他们相爱了,所以也就顺其自然了。 当初家里插一手进来时,她也是很排斥的。 按她的脾气,她家若是让她跟另一个人比如于世勋订婚,她就是抱颗炸弹引爆也不会同意! 安夏儿不会驳回克瑞斯汀的话,因为她知道克瑞斯汀的顾虑也没有错,连面都没见过,谁都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当我是朋友吗?”安夏儿问她。 克瑞斯汀马上放下杯子,笑了,“陆少夫人,你怎么问这种问题,我当然当你是朋友。” “好。”安夏儿微笑着,点了点头,“那第一,以后别叫我陆少夫人,和展倩一样,叫我名字吧?” “这……”克瑞斯汀看了眼展倩。 “别看她是全球首富夫人,人挺随意的。”展倩说。 克瑞斯汀笑说,“好,那就叫夏儿吧……果然亲切多了呢。” “嗯嗯。”安夏儿点了点头,“我和展倩也会将你当朋友,以后就叫你名字克瑞斯汀了,你叫我们名字就好,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 “好,有夏儿和展倩你们两个朋友,我想我以后会快乐很多。”克瑞斯汀笑说,“不都说,近朱者赤么,你们都这么友善与乐观。” “别别别,夸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展倩大笑。“那作为朋友,对于你打算去退婚的事,我只给一个建议。”安夏儿说,克瑞斯汀点头,认真听着,安夏儿道,“那就是到时你亲自去退婚吧,无论你与那个人有没有缘份, 亲自去也说明了你的诚意。再者,你既然没有与对方见过面,也不能马上断定对方人品如何,万一,我是说万一,你们会一见钟情呢?会相互欣赏呢?” “对对对。”展倩重重点头,立即提醒克瑞斯汀,“小夏的这个考虑是对的啊,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碰上白马王子的机会,你到时还是过去看看对方人怎么样再说。” 听着安夏儿和展倩的话,克瑞斯汀蹙着眉,虽然她比展倩和安夏儿大一些,但是,在感情上,她是远没有展倩和安夏儿丰富的。 最后,她深思着点了点头,“好,到时我看看,有时间的话我就亲自去退婚吧。” “这就对了,无论退不退得成,你本人去最好。” 当晚,三个女人一席话便熟悉了彼此,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而另一边,茶室。 陆白与戴维斯他们几个男人之间的话题,则是生意场上,以及美利坚商会。 戴维斯以茶代酒,再次对陆白说,“无论怎样,这次真的有劳陆先生帮忙了,不然,不只是我可能会死在南宫的手下,劳伦家族可能也会亡于他的手上。” 他清楚,南宫焱烈袭击美利坚商会失败后,回到古堡,如果他还在的话,是肯定会杀了他! 幸亏陆白的人在南宫焱烈回来之前,将他从古堡内救出去了。“劳伦先生也是商会的成员,当然会救你。”陆白浅笑看着杯里的茶水,又猛地抬起褐眸看着对面的戴维斯,提醒他,“当然,如果日后让我知道你为黑色所罗门做过什么, 比如对付陆家,或者我们商会的事,而造成了什么不良影响,你是黑色所罗门成员的信息我随时会告诉警方。”“绝对没有。”戴维斯马上说,“这个陆先生你放心,我加入黑色所罗门以及美利坚商会,只是想为我的家族增加黑白两道的保障。加入那个组织后,但凡组织内有什么聚会 ,我都以各种理由推辞了,我只跟南宫偶尔联系过,他需要资金时,我会提供而以,其他的事,我绝没有参与过。” “提供资金?”莫珩瑾笑,“这可是相当于帮凶啊,劳伦先生?”“怪不得黑色所罗门在瑞丹损失那么多人以后,能迅速崛起,原来是劳伦家族在那个组织提供了庞大的经费?”裴欧也调侃,“劳伦先生,你在黑色所罗门里面起到的作用可 不小啊!” “难不成,黑色所罗门的组织资金都是劳伦先生你提供的?”艾尔也微笑着问。“不不不,这不可能。”戴维斯马上摆手了,拼命否定与那组织有更深一步的关系,“虽然资金不够时南宫会让我出,但是组织里有专门的人去筹备资金,原来由Cat那个队 伍和另一个队专门去筹备,就算劳伦家族是贵族,我也不可能负责整个组织的经费。”“这我倒相信。”艾尔说,“毕竟贵族的日常支出也是一笔巨额,没有哪个家族肯无偿为哪个组织或机构提供那么大的经费,况且还有旁系的亲族时不时会从主家要求财务支 援。”“谢谢艾尔先生的理解。”戴维斯总算叹了口气,眉头懊恼皱起说,“其实劳伦家族现在虽然是我掌管,但由于我父亲去逝还不久的原因,家族里的几个长老每个月几乎都要 求有家族财政的知悉权。” 想到刚才晚宴上的那几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艾尔笑两声,“劳伦先生也不容易啊。” “可不是。” 戴维斯很懊恼。他又揉着眉心,有些后怕道,“所以,真的很感谢陆先生你们没有将我曾参与黑色所罗门的事告知外界,不然别说警方,劳伦家族可能会罢免我的继承权,虽然我是我父亲 的长子,但是,我父亲在外面也有私生子。” 陆白若不是给了他几分面子,他的继承权也没了。 想到这,戴维斯很是庆幸有妹妹克瑞斯汀,若不克瑞斯汀交上了陆白这个朋友,也许陆白并不会卖他面子,把他是黑色所罗门成员的事给压下来。 “欧洲的家族在子嗣遗留方面,果然乱而复杂。”裴欧说道,“早就听说欧洲的富翁为了血脉与家族的延续,除了嫡子以外,会刻意在外面留下私生子。” 戴维斯点了点头,这不是一种值得宣扬的事,他不否认,因为这是事实。一般大家族树立众多,欧洲很多国家的公民都合法购买和收藏枪支,也许哪一天出门不当心,就会被人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