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不能同房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14章 不能同房

第214章 不能同房 安夏儿抓紧了肚子上的衣服,冒出泪水的眼睛再一次浮出倔强,就算面对陆白,她也有不能退让的东西。 见她这么坚持,展倩也不好再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提议。那好,那就不给他,你养着,反正你有安氏的股份,你不缺钱,你养得起孩子。” 说到股份,安夏儿眸子动了一下。 “对了,还有股份……” 在陆白的手上。 安夏儿心里忐忑起来,“展倩,我可能还要回一起浅水湾……” 当天在医院做过检查后。 坐在白色冰冷的诊室里,安夏儿低着头,心悬到了嗓子眼。 上帝保佑,千万别让她的孩子出事……没有陆白,她可能就这么一个孩子了,她不能失去。 医院的空气似乎静到令人血液都要停止下来,展倩一直在往门外面看,“怎么医生还没来,啊,来了来了……” 随着展倩的话落,妇科医生拿着检查报告从外面进来了。 还是上回那个妇科医生。 “安小姐。”她道,“你昨天是遇到什么意外了么,比如激烈运动,或者撞到了什么地方?” “我撞车了。”安夏儿直接道。 医生吃惊,“撞车?那现在能保住你都该庆幸了。”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安夏儿感觉心脏像人攥住了,一颗心悬在了那。 医生又看了一眼检查报告,“总得来讲,你昨天有点出血,是有些先兆性流产的迹象。” 安夏儿脸一下煞白。 “什么?”展倩大叫,“医生,不管花多少钱,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她这个孩子不能出事,你一定要想办法……” “我话还没说完。”医生老道地道,显然临床什么案例都见多了,“很多孕妇在孕前期都会有一些先兆性流产的迹象,这几天少走动,多卧床休息,不出意外会好的。” “真的?”安夏儿抓着衣服。 “我是医生。” 安夏儿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展倩也松了口气,扶着安夏儿的肩,“吓我一跳,小夏,不怕不怕。” 安夏儿确实也差点被吓到,虽然她以前害怕怀孕生孩子,但现在有了她又莫明地珍惜…… “不过。”医生看了安夏儿一眼,叮嘱的话还说完,“安小姐你年龄也不大,检查也是初次怀孕,最重要的一条希望你记住。” “……”安夏儿紧张地吞咽着,“医生请说。” “鉴于你现在有先兆流产的迹象,怀孕的头三个月是危险期,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医生看着她严肃地道,“也不能同房。” “……” 安夏儿脸颊有点烫。 展倩眼睛直接瞄向旁边,说到这个暧昧的话题,也不接话了。 虽然她平时什么都懂一样,年龄也比安夏儿大……但其实,如网上所言,一般懂得最多的往往都是无实战经验的单身狗。 安夏儿顿了一会,想到什么,笑了一声,“我知道了医生,其实,我想跟他也没什么机会了。” 虽然安夏儿与陆白的事,媒体都有写,但医生身为医疗人员不可能去八卦或问她的孩子是不是陆白的。 但关于孕妇需注意的问题,医生还是凛着专业精神问她,“不过,安夏儿小姐你的胎象有风险,下次你应该让孩子的父亲陪你来医院。” 安夏儿站了起来,拿过那张刚做的b超图,“谢谢医生,我这段时间尽量会注意。” 展倩陪着安夏儿转身出去的时候,医生在身后道,“以防万一,安夏儿小姐这三天每天来医院打一些保胎的黄体酮吧。” “知道了,我会过来的。”安夏儿点了点头,至于叫孩子的父亲一起过来的问题,她没有回答。 回去的车上,安夏儿看着b超图,以及上面的数据。 看不太懂。 但图上显示的,据上回医生所说,应该就是子宫吧,里面那个小黑点,应该就是刚刚着床一个多月的妊娠胎,还那么小,还没成形,看b超上的数据估记只有葡萄般大…… “好小的生命……”安夏儿微笑着,眼里有酸酸的东西闪烁着,“我怎能不要呢,我必须要啊,这么脆弱的小生命,我不保护他谁去保护他?” “小夏……”旁边展倩不忍地看着她,“你别难过了。” “没事的。”安夏儿道,“我只是惊讶现在的心态变化,换了以往,在网上或电视上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怀孕的事,我心里一定会想,她太不自爱……” 说到这,安夏儿沉默许久。 安夏儿看了一眼展倩,“从未想过,这种事有一天会落到我身上。” “小夏,不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况。” “我知道哦。”安夏儿笑了笑说,“如你所说,我是结了婚的,我岂码不是未婚妈妈,还有,既使跟陆白分开了,我也会想办法生下这个孩子以及养育他。哦,到时我生的时候,应该就满20岁了。” “嗯嗯。”展倩拼命点头,“我相信陆白只是生气你放走了那个祈雷,他一定会来接你回去的,你们上回吵架不也一样和好了么。” 展倩是往最好的情况想,但安夏儿并没有接她这话。 感情只有自己知道。 在白夜行宫时陆白脸色要多冷有多冷,这回情况不一样,很严重,她放走了祈雷可能就间接地损害了他的商业利益。 对于一个商业王国来讲,一个女人算什么?太微小。 “对了。”安夏儿打断了展倩刚开口想说的话,抚了一下肚子说,“我想现在给取个名字,你说小名叫lulu好不好?” “lulu?这是什么名字?男孩女孩的?”展倩蹙着眉。 “女孩吧。”安夏儿道,“不瞒你说,我前阵子做过一个很奇妙的梦,一个小孩子在摘苹果,那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我,然后楼下站着一个人,我叫他lulu……” 展倩头一歪,“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到底是不是你呢?” “不知道。”安夏儿道,“都说了,梦嘛,很模糊的,而且现在我也想不起梦里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 说到这,安夏儿有丝不太好意思地笑笑道,“我昨晚在网上查过,好像说如果这是胎梦,一般梦见水果的都是女孩。” “所以你觉得是女孩?”展倩盯着她平平的肚子。 “可能吧。” 至于名字,是梦里的那个小女孩喊的,具体情形她也忘得差不多了。 梦就是这样,梦里清清楚楚,但一觉醒来就模糊了。 “切。”展倩不屑,“我还以为你什么根据呢,梦?你这是迷信。” “随你怎么说吧。”安夏儿道,“反正我只记得那个梦的感觉挺美好的,这个名字是取自那梦中的小女孩或者说是我叫出的……其他的我也不记得了,所以,她以后是女孩的话,就叫lulu吧?” 安夏儿说着看了看肚子,她脸上甜甜的微笑,让刚才郁结的心情慢慢散去了一些。 旁边展倩听着纳闷了,什么lulu?可这听着有点像男孩的名字啊,路路?鲁鲁?陆陆? 哦,也有可能是露露,这才像女孩的名。 展倩拧着眉,但见安夏儿从医院出来好不容易笑了,展倩也不好败了她的兴致。 “喂?”安夏儿蹙了蹙眉心,一扯她,“展大记者,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觉得怎样啊?好不好听啊?” 展倩忙点头,“哦,好听好听,小名嘛。” 就是有点怪。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好听。”安夏儿见有人肯定,心里更满意了,然后指着肚子道,“那好,我考虑一下,如果想不到其他合适的你就叫这个名。” “……”展倩无语。 “对了。”安夏儿又道,“昨天你不是说联系几个人,问开报社的事情么?怎样了?你不要因为我的事影响了你的工作。” “靠,你跟我见外算哪门子事?”展倩马上剜了她一眼,“再说我现在可是失业了,哪来的工作,你出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不陪着你。” “展倩……” “好了好了。”展倩一揽她肩,一派豪爽,“我这边不会有问题的,我在媒体界还是有很多熟人,我的事你就别担心了,你好好想想你的事吧,要我说,要不你还是回找陆……” “我会回去的。”安夏儿道。 展倩一惊,“诶?” 这么快又答应回去了? “我要回一趟浅水湾拿我的一些东西。”安夏儿道,“就算他让我滚,我那个工资卡里面的钱是我的,还有安氏的股份,我也要让他转回我名下。” 展倩眨眨眸子,工资卡?股份? 刚想说什么,安夏儿对计程司机道,“这位大哥,麻烦一下,去一趟xx公寓区后送我去浅水湾吧?” “……哦,好的。”司机从倒后镜中看了一眼,终于确定,这个戴着墨镜的人就是那个安夏儿。 计程车将展倩送回她的公寓区后,调转方向向浅水湾那边去了。 展倩下车后想了一下,突然恍然,“哦,对了,小夏安氏的股份上回好像说是已经转到陆白手下了。” 陆白若是故意不还给她,就惨了! 不过这一回既然是陆白让小夏走的,那他应该不会那么做吧?不然他陆白若想整一个人那别人还有反抗之力么? …… 一路上,司机没有问安夏儿什么,只是时不时坐后视镜中看了她。 安夏儿感觉到那股来自后视镜的视线,“请问司机大哥有事么?” “……”司机马上收回目光,“不好意思,请问,你是那个安夏儿小姐么?” “是,怎么了?”安夏儿抬起眸子。 “哦哦,没什么,只是没想到那个安夏儿小姐突然有一天会坐我的车。”司机有点受宠若惊,开了这么多年的的士,终于拉到一位名人了,“这是我的荣幸,是我的荣幸。” 安夏儿想说什么,难道她就不能坐计程车?或者看到她很奇怪么? 但终究她什么也没说……想到这回回浅水湾收拾东西,她心里很难受,说不出来的疲倦与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