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换了以前,我就信你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24章 换了以前,我就信你了

第224章 换了以前,我就信你了 向叔见安夏儿不说话,马上又摆手道,“二小姐若是不想说,那就算了,当我没问吧。” “呵呵。”安夏儿紧紧握着手,笑了起来,“原来我跟陆白结婚以及怀孕的消息,都是安琪儿告诉安家的是吧?” “……”向叔犹豫了一下,“是。” “她倒是挺关注我。”安夏儿道,“慕斯城告诉她的?” 向叔想了一下昨天安琪儿的话,“这倒不是,据昨晚大小姐说,她前两天在外面碰到慕太子,因为这阵子慕太子对大小姐的态度有变。她便跟着慕太子,之后说听到了慕太子和二小姐你们的话。”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安夏儿一直都知道,但没有想到的是安琪儿竟偷听到了那天她和慕斯城的话…… 若说这天下什么最难防,绝不是贼,是小人! ——防不甚防! “向叔,这个问题,我不回答。”安夏儿看了一下手上的表,“如果你没什么事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向叔见劝说她回安家不成功,也不好再勉强。 在身后向她鞠了一下身。 “好的,占用二小姐的时间了,你慢走。” 在安夏儿走出公园的亭子时,身后向叔脸上像隐忍着什么,他突然抬起头对安夏儿道,“二小姐……” “嗯?” 安夏儿回了一个侧脸。 “……”向叔又低了低头,“没什么,你若有空,就去给夏总他们扫一下墓吧。” 安夏儿拧了拧眉,不知向叔怎会突然提起这事。 这时节,也不是扫墓的时候。 “好的,谢谢向叔关心。” 安夏儿离开后。 向叔手紧紧握着,老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二小姐,你别怪我,我始终也是安家的人,跟随老爷多年,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 当天,浅水湾—‘angel殿堂’。 安琪儿上午刚来到这边,将长发编成一条鱼骨辨垂在肩头的一侧,像换上了田园风格衣服的贵族千金一般,亲自来到后花园剪起了园艺。 几个下人都战兢地站在一边看着她。 “这怎么办?”一个人道,“安大小姐说她要自亲修剪园艺,如果太子回来了会不会说我们让安大小姐劳累?” “这是她要自己做的。”另一个下人也担心,“我看她是见太子几天没来‘angel殿堂’了,想做点什么事,引起太子的注意吧?一看她就是受冷落了。” 第三个人马上嘘声,“你们都小声一点,等下安大小姐听到了,没我们好果子吃……” 其他几个下人也不敢说话了。 无论安琪儿是不是受冷落了,又或者是不是与慕斯城吵架了,她是慕家未来少奶奶的身份,都不会改变,如果得罪了她,要整死她们几个下人,是绰绰有余…… 前面的花圃边,一身名媛气的安琪儿照着一本园艺书剪出了一个形状,她耳朵和肩上夹着一个手机: “钱的事你们不用担心,只要这件事做成了,我可以包你们这一生都不用再工作。” “当然,你们收到钱之后要马上离开s城,永远不要让人找到你们!” “你们要做的事有两部分。” 安琪儿咔嚓地剪断一根花枝,就像对待防碍她的人一样,冷冷地道: “第一,今天之内把夏家夫妻二人的尸骨挖出来并转移走;第二,我已经让人打听到了在那座墓园中,还有两个出车祸而死的人,一男一女,把那两个人的尸骨移入夏家夫妻的墓棺里……” 安琪儿要做的,是偷梁换柱,之后再让安夏儿与那两具陌生的尸骨做dna的检验。 她要让安夏儿从天堂上再次掉下来。 变成一个真正的孤儿。 这样无背景身份亦无来历的她,得不到陆家的承认,也得不到慕家的承认,就算慕斯城对她还有旧情也终究与安夏儿走不到一起。 几个下人站在不远处,正想着要不要上去替安琪儿修剪园艺时,旁边一个身影走来—— “太子?” 一个下人一惊。 慕斯城从前阵子在z市回来后,就没有再回过这个与安琪儿的‘爱巢’了,因为他实在不知如何去面对一个欺骗过她的安琪儿。 此时,他拧了拧英眉,向在那修剪园艺的安琪儿走过去—— 刚要开口。 听到安琪儿正在打的电话,他眸子渐渐暗沉了下来。 安琪儿挂下电话后,身后便传来慕斯城的声音,“你想让人去挖谁的尸骨?” 安琪儿身子僵了一下。 一阵带着花园的吹过,她耳边散下的几缕发丝飞动了几下,飘到了唇边。 但有了上回的经验,她很快稳自己,回过身动作轻柔地拔开唇边的那一缕头发,微笑着否认,“斯城,你回来了?什么挖谁的尸骨?” 慕斯城穿着深蓝色的衬衫,没有系领带,他平时都有健身,略微紧身的衬衫自然勾勒出好看的肌肉线条。 但此时他脸庞线条是绷紧的! 他说过不只一次! 让安琪儿不要再插手他与安夏儿的事…… “这是我的房子,我自然会回来。” “嗯。”安琪儿清眸里泛着泪,看着慕斯城似乎非常感动,纤指拭了一下眼角笑了,“我就知道,斯城你不会不理我的,你一定会回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爱我的,这是你以前答应过我的。” “……”慕斯城没说话。 但慕斯城没有忘过刚才听到的几句话,安琪儿似乎要让人挖什么尸骨。 见慕斯城看着自己的脸,安琪儿莲步微移地走过来,“斯城,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听错了,我一个女人,怎敢碰尸骨,嗯,是……” “是什么?”慕斯城看着她。 “是事故。”安琪儿想了一个诣音相信的词,马上道,“我家里的向叔今天要出门,我是打电话让他注意安全,最近发生了很多交通事故,不是挖什么尸骨。” 慕斯城缓缓倾下身,近距离看着安琪儿的脸,语气危险,“你说出这话,是在显示你说谎的本领有多高明,还是在污辱别人的智商?怎么,在你眼里,我会相信你这样的话么?” 当你错付在一个人身上的爱开始慢慢回收时,人就会变得无比理智,不再被爱情蒙避双眼。 那么,对方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你都能理智地去分析,而不再是完全信任…… 安琪儿脸白了一下,“斯城,我没有……” “再说了,我若是没记错,你和你妈对你家那个司机一向没有什么好印象吧?”慕斯城又道,“你妈说他胳膊往外拐,经常替安夏儿说话?你还会叮嘱他出门要小心?” 安琪儿看着慕斯城,看着他黑沉的眸,以及唇角略有似无的笑意。 他魅力不减,英俊更胜当年! 但也变得更沉阴戾! “当然。”安琪儿挤出一丝美好的微笑,“向叔好歹是跟了我爸爸多年的司机,又是长辈,他再向着安夏儿,对我们来讲也是家人般的存在,我自然会关心一下向叔。” 说这话时的安琪儿,头顶似乎顶着神圣的光,世界上没有比她心地更善良更加美好的女子。 慕斯城看了她一会,一笑,“换了以前,我就信你了。” “……” 安琪儿抿了抿唇。 慕斯城看了一眼旁边的花圃道,“还有这是下人的事,并不用你亲自去做,万一你累出个什么,你家里大概会说是我没照顾好你吧?” 说完,转身往别墅走去。 “斯城。”身后安琪儿看着他,“我想来修剪花圃,是因为之前我们说过,等入秋的时候,我们要亲自设计我们的花园,你忘了,我可没忘。我们这两年在一起恩爱的每一天,说过的每一名话,你承诺的每一个美好的未来,我都不曾忘记!” 慕斯城脚步顿了一下,“我是答应过你很多,不过,也答应过安夏儿不少……” 像刚发现安夏儿方向感很差时,他没有笑过她一句,只是说以后他会当她的人生导航。 但为了安琪儿,他信了安夏儿是个冒牌货,将他答应过安夏儿的每一句话都忘了—— 可笑的是,现在每一句都能记起。 “斯城。”安琪儿扔下园艺剪,带着一丝怒气走来,“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已经订婚了,我做的那些事也是因为我爱你,我比安夏儿更爱你,你不能因为我瞒了你当年的事,就不爱我了。” 最后一句话,她声音低了下去。 可加上她娇柔的声音,却生出一丝令人怜惜。 慕斯城唇角邪魅地缓缓扬起,手抚上她的侧脸,看着她眼角微微的红润,“这声音真好听,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美的声音,当年学安夏儿的声音,很辛苦吧?” 安琪儿一愣,万没有想到慕斯城连这件事都知道了,难道是安夏儿跟他说过了? 看着慕斯城勾起的笑意,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 “可我喜欢真的东西,而不是故意去改变的。” 慕斯城贴着她耳边说,声音轻得就像是以前跟她恩爱时的语气,让安琪儿产生一瞬的幻觉。 “我说过。”安琪儿眼睛更红了些,“我是太爱你了,所以才会那么做,安夏儿她根本配不上斯城你。” “配不配得上,是我说了算。”慕斯城的手从她脸上收了回来,“你做什么事之前最好考虑一下后果,因为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包庇你。” 看着慕斯城的背景,安琪儿叫道,“斯城,别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是被慕家认同的未婚妻,你如果站在安夏儿那边背叛我,那就是背叛慕家,慕家不会同意的!” 媒体已经报道了他们正在商量婚期的事,她出事慕家也会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慕斯城没有回头,迈着步伐离开了花园。 安琪儿咬了咬唇,清眸里含着妨恨,“我就不信,斯城,面对自己的未婚妻以及慕家,你还会选择帮安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