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画面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29章 画面

第229章 画面 墓园王总管马上过来劝道,“一般人是看不得这东西,何况你们这些年轻的女孩子,要不安夏儿小姐你还是站在一边去吧,我一定会让人妥善地重新安葬好夏先生他们的墓。” 安夏儿按着额头两边,但过了一会,脑子里又什么画面都没了。 她大大地睁着眸子,喘着气,“我没事……我当时没参加他们的葬礼,现在应该看着他们。” 她也不知道刚才的感觉是什么。 总觉得脑子里有什么画面…… “那,好吧。”墓园总管确定她没事后,才点了点头。 在工作人员准备将棺椁盖上时,安夏儿看着棺内那两具有些地方断碎,并且有着明显刀痕的尸骨, “怎么回事?不是出车祸么……”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很显然不是。” 安夏儿没有回头。 不用看她都知道这声音是谁。 慕斯城站在安夏儿旁边,看着正被工作人员慢慢盖上的棺盖,“有些肋骨断得很锋利,如果是车祸,那应该是撞断或者被压碎……” “你不是法医,不要在我面前断言这些。”安夏儿眼睛酸胀,不想理这个男人,“也不要在我父母面前,随意批判他们……” 慕斯城唇边一笑,“这很明显吧,根本不用让专业人士过来,一般人都看得出来。毕竟用手掰断的树枝和用刀削断的树枝切面是有很大区别……” “你闭嘴!”安夏儿猛地站了起来,恨恨地看着他,“慕斯城,你就是我的一个前男友,一个以前伤害过我的混蛋,你有什么资格来评断我死去的父母!” 慕斯城比她高,她需微微仰起脸看着他。 他有着令她熟悉的轮廓和声音,但那种相爱的感觉却再也回不了。 “安夏儿,你应该清楚。”慕斯城看着她滚着泪的脸,眸色加深,“你今天能过来,你父母的尸骨能不被人移走,是我通知了你,你不感谢我,现在还要对我恶言相向?” 安夏儿冷笑一声,“慕斯城,你真以为凭一个电话我就会听你的过来么?” 慕斯城眉头沉了下去。 “我说你一个电话,没有办法把我叫来。”安夏儿看着他的脸,“你已经失去了能叫动我的权利了,我是想到另一个人也让我今天过来,所以我才会来,你不要太把你自己当回事。” 如今。 比今慕斯城,她宁愿相信安家的一个司机。 “哦?”慕斯城不太相信,“陆白么?” 听到他提陆白,安夏儿的心再次痛了起来。 “是谁,不关你的事。” 慕斯城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邪性地一笑,“原来除了我,还有人跟你通风报信了?如果不是陆白,那是安家的人?比如……那个安家的向叔?听说你在安家时那个司机对你不错。” 今天他回‘angel殿堂’时,听到安琪儿说安家的向叔今天似乎出去了…… 如今看来,也许就是见安夏儿去了。 “是谁都不关你的事。”安夏儿抬起下巴,“但就算你不通知我,你们这些人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还想会有多顺利么,就算今天我没有发现他们的行为,总有一天也会遭天遣。” 听着安夏儿的话,慕斯漆黑的眸色就冷了下去,“安夏儿,我警告你,今天的事与我无关,我会把这件事通知你也是看在以前的情份上。” “你还好意思提以前?”安夏儿笑,“你这种爱情的背叛者有什么脸提以前?你不是很爱安琪儿么?你现在为什么要把安家今天做的事告诉我呢?” 慕斯城脸庞线条紧绷着。 “不过是还你一些人情。” “不必。”安夏儿的眼泪干涸在脸上,“谁敢要你慕斯城的人情啊,像你这种凉薄成性的人,别的女人一句话你就质疑了自己女朋友的人,谁敢要你人情,不怕被你整死,以及下次还在订婚礼上出轨啊。” “安夏儿!”慕斯城叫了起来,“我说过,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那天晚上叫你去那个房间只是想跟你谈分手的事。” “但你是同谋。”安夏儿冷道,“你明白安琪儿和她妈对我的陷害,你将计就计,甚至还在媒体前说我在订婚礼上出轨了,这件事说是你们共同陷害我的一点也不为过。” 慕斯城坚毅邪俊的脸庞上牙关浮动,眼里面暗涌着什么…… 是的,他承认。 他是错怪了安夏儿。 他知道真相后想把安夏儿再抢回来。 可是,安夏儿居然跟陆白结婚了……这是他万没有料到的。 可尽管这样,他还是不甘放弃,他多次想要让安夏儿离开陆白…… “所以说,我今天是还你一个人情,算当时我欠你。”倏地,慕斯城笑了,“无论你说你是听到我的电话,还是因为安家哪个下人的消息过来,但我也把这件消息告诉了你,这你不可能否认吧?” “怎么,慕斯城你以为你把我叫过来,就已经偿还了你欠下的么?”安夏儿看着他黑色的眸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你当初和安琪儿让我身败名裂的时候,有想过让我原谅你么!” 慕斯城看着她的脸,“那你是认为,你父母的墓被人挖掘了不重要?” “……” 安夏儿面对他的问题,没说话。 “那安夏儿,我就告诉你。”他道,“如果你今天没过来,你也许会再次身败名裂。” 安琪儿这么做,他大抵能猜到她想做什么。 如今面对安夏儿的品牌正在上市,为防止‘唯丽’将来与安氏抢市场,唯有先把安夏儿的势头打压下去,那让人否认她是夏家女儿的身份,是最直接的办法。 慕斯城看着她的眸子,向她走过一步,“而且,你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了你亲生父母的尸骨,你也不会知道,他们的死另有隐情吧?” 他的手指向她的脸伸过来。 手指尖,是对她的眷恋。 因为在看到夏国候的尸骨时,他也知道当年夏国候夫妇不是车祸身亡的,他要让她明白她能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在慕斯城的手指快触碰到她脸的时候,安夏儿‘啪’地打开了他的手,“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他眸子微眯。 “慕斯城,你不要以为你今天告诉我这件事,就足以抵消我对你的恨意吧?”安夏儿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他,“你打电话通知我过来,说明你知道安家想做这件事吧?但你也没有阻止安家,和上次一样,知道安琪儿和她妈对我下了药,你也没有阻止……” 慕斯城的唇线紧抿。 “这是自然的。”安夏儿又一笑,“你只不过觉得错怪了我,想展示一下你的‘好意’,想让我回到以前对你的印象,但你依然在护着他们不是么?” 她又道,“如此看来,让这些人来掘墓并且移转尸骨的人,一定是安琪儿吧?你怕她出事会连累到慕家,因为她是你的未婚妻。” 在慕斯城越发难看的脸色中。 安夏儿知道她猜对了。 “所以你只告诉我让我来墓园,你并不说是谁做的。”安夏儿讽刺地道,“你依然在庇护着她!” 慕斯城脸色沉了一下后,邪魅地勾起唇角,“安夏儿,你别不知足,你也说了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顾及安家但我要顾及一下慕家。” “所以说,那就不必腥腥作态了!”安夏儿道,“如果我今天没过来,你就不会插手不是么?” 慕斯城没有说话。 这无可厚非! 所以,他只是提示性地让安夏儿来墓园,她如果不来……他也许也能达到另一目的。 陆家不接受安夏儿的话,她与陆白离婚,那会有让她再次回到他身边的机会。 “我能告诉你,你就该感激不尽了。”慕斯城咬牙,“你不是说陆白对你好么,怎么你现在有事,还是我在你身边……” “你这个伪君子!” 安夏儿抬手一个巴掌过去。 她为慕斯城的轻挑态度感到厌恶,愤然地往一边去了。 王总管带着人在旁边重新填墓,看着安夏儿和慕斯城在旁边的动静,没有一个人敢坑声。 谁都知道慕斯城与安家大小姐订婚了,想不到,他跟安夏儿小姐还有纠葛,但当然没有人敢声张。 慕斯城的脸被扇往一边。 他脸色阴沉地回过头,用手指拭了一下那边被安夏儿打了一耳光的脸庞,嘴唇露出阴郁的笑,“很好,安夏儿你是第三次甩他我了——” 事不过三。 他发誓再有下次,他一定会给她一点颜色! “慕太子?”墓园总管试着出声,“请问,有什么需要么?” 大家都看着这个被安夏儿打了一计耳光的慕氏太子爷,在外他风光无限,只有女人贴上他的。 不想,还有女人敢甩他耳光。 这真是丢脸的事。 慕斯城目光扫了一眼这些人,只是一句话,“今天的事,以后我若是听到外面有任何闲话,你们死定了!” “……是,慕太子。” 现场一片寂静。 慕斯城冷冷而去。 展倩跟警方作证后,那些挖掘他人坟墓的混混终于拷上手拷被警察带走了。 但展倩回来一看,只有墓园总管和工作人员在这填墓。 “小夏人呢?” 墓园王总管家看了一个方向,道,“安夏儿小姐刚才跟人起了争执,往那边去了。” 展倩一惊,“跟慕斯城?” 想到她刚才似乎看到慕斯城进来了,展倩马上追上去,生气慕斯城会把安夏儿怎么样了! **** 安夏儿不想面对慕斯城,跑开了,却一不小心跑到了墓园侧门这边。 她手机没电了,以防万一临走前跟展倩回去放菜的时候,带了一个展倩的旧手机出来—— 此时她不知道多想打给陆白。 但想到她离开帝晟集团时他的沉默,安夏儿眼睛又发酸…… 此刻怒火充斥了她的胸膛,她想到她父母的墓,直接打电话质问安父,“我就问你,让那些人来挖我父母的墓,这是不是也是你的意思?”

下一篇   第230章 计划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