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他的小女孩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32章 他的小女孩

第232章 他的小女孩 陆白捏着眉心,“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跟她离婚,哪怕记忆器的机密被泄露了。” 秦秘书刚想跟他报告什么,听到陆白这话,不由吃惊了。 “陆总,您不跟少夫人计较了么?” “生气是有的。”陆白道,“她放走一个商业间碟,可能会直接损害到帝晟集团的利益,而我给她的那个领带夹,她就那么白白浪费救一个不相关的人。” 起码对他来讲,就是一个不相关的人。 “但她也有可爱的地方。”陆白说到这,抬起脸庞笑笑,“为了这种事,失去一个妻子,不值吧。” “……” “所以,算了。”陆白道,“军方那边,我会跟裴欧说,她犯了错帮她收拾是我的责任。”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安夏儿。 因为他舍不得她…… 她离开几天,他就已经开始想她了,气怒在思念之下变得脆弱不堪,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午他抱着她的时候,他根本不想放手,只是面对她那个问题他不好回答。 秦秘书怔了好一会,“陆总真是宽宏大量,想必少夫人听到你这话,一定会高兴。” 陆白只是无奈一笑,“修远,你知道我为什么娶她么?” “……”秦秘书想了一下,想起他娶安夏儿时说的话,“因为当初少夫人敢戏弄陆总的原因?那个500块的小费?” 陆白唇边有着好笑的弧度,“准确地来讲,还有另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 “记得上午我跟你说,她问我那个小女孩的事么?” “……” 这秦秘书是知道的,陆白心里有个以前救过他的小女孩。 “她肩后有个蝴蝶胎记。”陆白打开手机,看着里面那张存了多年的照片,看着那个戴着蝴蝶结的小女孩时他眼睛带上了无法言喻的温柔: “我十五岁时和我妈以及弟弟被黑帮绑架,回来的时候我差点饿死在路边,是那个小女孩救了我,虽然她当时很小,只有五岁左右,之后我也没找到她,不过我记得她的一个特征……” 秦秘书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惊得不得了了,“那个小女孩肩后有个蝴蝶胎记?” 陆白点了点头,“嗯,所以那天在‘金座酒店’遇到安夏儿时,我就在想一定是她……” 命运让他和她当年怎样相遇,如今他们就怎样再次重逢—— 当年她救了他,然后轮到他救她了。 “原来。”陆白目光里似乎倒映出当年的一些情形,一向淡漠的脸庞带起美好的微笑,“她被安家收养了,怪不得找不到她,她失去了5岁之前的记忆,也不会记得我。一方面估记是当时年纪太小吧,二来……看到自己父母死的画面,是人都会受到打击,她会忘了一点也不奇怪。” 他只是猜测,当年现场没有那个小女孩的尸体,她一定是逃走了…… 如今看来,她肯定是看到了她父母死的情形吧? 受到了精神创伤,大脑的自我保护,让她忘了那一段幼年的阴影。 秦秘书震惊了半晌,听到这,久久才回过神叹了一口气,“原来那个小女孩是少夫人。看来这是陆总和少夫人命中注定的缘份了,想不到陆总你和少夫人早就认识。” 陆白没有说话。 他想起安夏儿当时听他讲了那个女孩子的事后,她说吉有自有天相,他笑了,因为,确实……她还好好地活着,吉人确实自有天相。 “那陆总,这件事你怎么没有跟少夫人说起呢?”秦秘书情急道,“也许少夫人知道,她会很高兴。” 知道她对陆总的重要性,她自然会更高兴。 因为她无论做了什么,陆总顶多也就是生气,不可能真的做到对她有多刻薄…… “时机没到吧。”陆白将手机放了下去,“我也只是凭借她肩后的那个胎记以及她是被安家收养确认她的身份,毕竟当年她才五岁左右,长相跟现在有太大的区别……” ”秦秘书似乎想到了什么,“所以当初陆总和少夫人结婚之前,让我去调查少夫人时,顺带让我去调查了一下她当年所在的孤儿院是这个原因?” “可惜那座孤儿院被烧毁殆尽了。” 陆白眸光微沉。 “是。”秦秘书点下头,“这要想从孤儿院那边入手查少夫人去那座孤儿院之前的资料,看来是没法了。” 陆白站了起来,一米八八高大颀长的身躯站到了宽大的落地窗前,“但我相信是她,不然不会那么巧她也会有那个胎记,如果不是她,安雄也不会收养她。” “确实。”秦秘书推了一下金丝眼镜,“从陆总的描述和种种迹象表明,当年那个女孩子一定是少夫人无疑了,年龄也对得上。” 陆白薄美的唇缓缓带了起来,“所以,这回她放走那个商业间碟的事就算了吧,我有原谅她的一切理由。” 再生气他也要原谅她。 现在她败光了他的家产他也要原谅她! 因为他必须宠着她,爱她,她是他找了那么多年的那个女孩儿,他有照顾她的责任。 陆白后悔在白夜行宫时生气过头,竟忘了这最重要的一点,忘了过去,忘记了安夏儿是他的那个小女孩。 秦秘书松了一口大气,“陆总有这想法是太好了,我们都担心你真会跟少夫人离婚,如今看来是我们多虑了。想必魏管家知道陆总和少夫人的事,会更高兴。” 陆白脸上有点看不明的神色,他一开始没有告诉魏管家这件事,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核实安夏儿的身份,因为他是凭她的那个胎记。 不过现在,也不必核实了,他相信安夏儿是那个女孩! “那陆总,你没有跟少夫人说起这件事的原因是什么?” 陆白唇角的笑消失了,“你觉得……安夏儿若是知道,是我当年害她家破人亡,她对我会怎么想。” 秦秘书没有说话了。 他从未想过还有这个问题。 这确实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那你刚才那么慌忙进来,什么事?”陆白没有再谈这个话题了,眼角扫向身后的秦秘书,“工作的事没必要这么紧张,赶紧去把安夏儿给我找到,那个女人手机现在也打不通了。” 秦秘书这才想起手头上的这件重事,“抱歉陆总,刚才听陆总提起你和少夫人的事,一时太过震惊,是这样,陆总不是前两天让人跟着少夫人么?” “所以,跟丢了?” 陆白声音突然冰冷了下去。 “不是,是跟着少夫人的两个人看到少夫人这两天去过医院,所以特地去医院问少夫人的事了。”秦秘书忙道,“另外一个还在跟着少夫人。” “所以安夏儿人呢!”陆白负在身后的手一握。 “我刚进来时打过电话问了,说少夫人她们走得急,只确定她们去了城郊的方向……” “所以还是跟丢了?”陆白听到这声音一沉,“马上把那个人无薪解雇,我不需要一个跟个女人都跟不住的人。” “是,陆总。”秦秘书低下头,“回头我马上去办,但另一个人去医生问到了少夫人情况,这是医生的诊断书,陆总请看。” 陆白马上接了过去,“她去医生做什么?胃不好?” 安夏儿这阵子食欲很不好,还说去医院看了。 “不是胃的问题。”秦秘书说起这件事,眉心展开了,“不过这是个好消息,相信陆总你看到会高兴。” 这是自然的,他不打算与少夫人离婚了,这个消息自然就成好消息了。 陆白没有多少表情变化,拿过秦秘书递来的文件翻看看一下。 文件夹里面有两张纸。 第一张是安夏儿在医院挂过号的科室。 第二张,是一张b超单。 …… 当看到那张b超单的时候,陆白眼睛在上面定了一会,握着单子的手收紧,“她怀孕了?” “是,陆总。”秦秘书带起了微笑,“那天少夫人挂的是妇科,医生说少夫人怀孕了,大概一个多月,不过好像有点不适,去打了三天的黄体酮……” 秦秘书话未说完,陆白突然将那份医院的诊断资料甩下,褐色的眸里放出冰冷可怕的东西,“还说这些做什么,赶紧把她找回来!” “是,陆总,我马上去安排车。” 陆白的着急,是出乎秦秘书意料的。 不过这很正常,他看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震惊,只是开始忌于陆白会与安夏儿离婚这个消息未必好。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只要他们不离婚,安夏儿怀孕的消息对陆白来讲就铁定是好消息。 秦秘书出去后,陆白看着那份b超单,咬牙,“安夏儿,你想带着孩子跟我离婚?想得美!” 啪的一声,这份医生的诊断资料再次被他摔在了一边。 是了,他和安夏儿应该是有一次没做安全措施,那晚他回去太晚了一时没忍住…… 因为那几天是她的安全期,没想到,她既然怀上了? 魏管家又打了过电话—— 陆白薄美的唇紧抿着,“什么事直接说,我这边没空!” “大少是这样。”电话里魏管家道,“今天菁菁和小纹无意提起,说少夫人这个月的月事好像没来,她身体是不是出况状了,要不要先把找回来看下医生先……” “不用看了,她怀孕了。”作为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陆白第一次有这般急得不得了的状态,“你们这几个废物,安夏儿身体有这方面的状况你们今天才发现?” 魏管家原本只是将安夏儿的状况报告陆白,希望能暂时把安夏儿接回来。 不想竟听到了这么惊人的消息…… “什么?大少爷少夫人她怀孕了?”魏管家像被五雷轰顶,“这,大少爷,太意外了。” “你们这些管家和佣人是不是摆设?”陆白骂道。 “大少爷请息怒,少夫人怀孕了我也很震惊,但我们一时没有发现是有一定原因,因为上回少夫人被带去医院检查时,她没来月事是因为内分泌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