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34章 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第234章 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估记就在一个鱼塘的旁边,而这间房子是有人平时用来守鱼的,安夏儿嗅觉的灵敏让她闻出了一些什么,并且知晓了位置。 她记得来墓园这边的路上,这边确实有一个养殖区……她估记是被带到这来了。 安夏儿看着眼前的达芙妮,笑了笑,缓缓地支撑着身体在地上坐起来,“我真是没想到,达芙妮你身为一个名媛,善妒恶毒不说,还想杀人?” 达芙妮将那只叠起的腿放了下来,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她高档的穿着,身上的名媛气质,与周围这间杂乱肮兮兮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安夏儿,我就在这让你把你杀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觉。”达芙妮来到安夏儿面前,眯着眼睛,捏起她的下巴,“我让人看过了,这个地方就是养鱼的,凑巧了,可今天人都没在,我可以把这里变成你的坟墓,你死在这里,随便挖个地一埋,别说陆白那个男人不会来这种郊区,连警察估记也发现不了。” 安夏儿看着面前这张脸,突然一口水吐出去,“呸!” “啊!” 达芙妮大叫着退后。 她赶忙从包包里拿出面巾纸擦着,一边气急败坏地指着安夏儿,“打,给我打死这个女人。” 达芙妮话刚落,安夏儿身后就突然一记猛踢,踢在她腰后的地方,痛得几乎整个背都在麻痹—— “你们给我等着……”安夏儿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两个打手看着安夏儿,问达芙妮,“……芙妮小姐,还打么?这么娇小的女人,估记顶不住一顿揍。” 安夏儿的手被绑在身后,她痛得脸都白了,汗珠细密地从脸上渗出来。 她咬着牙,卷起身体,尽量护着肚子前面。 ……她后悔了,这时候她不该跟达芙妮这个女人去顶撞什么,她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哼。”达芙妮又踩着高跟鞋向安夏儿走来,冷笑着看了一眼两个打手,“不经打?哦,那就让给你们玩玩?” “……” 两个打算看了一眼地上美丽的安夏儿,她嫩白的皮肤,纯美惊人的面孔,曼妙的身材……无不散发着致命诱惑! 安夏儿的美丽是众所周知的! 二人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水。 这么漂亮的女人在眼前,估记没有几个男人不起se心。 但想到达荣浩的下场,两个打手的理智占了上风,缓缓低下头,“芙妮小姐,请你饶了我们吧,碰了陆白的女人……会死的。” “啪啪!” 达芙妮两耳光甩在他们脸上,“没用的废物,给女人你们也不敢享受,长得一副大块头有什么用?两个垃圾,你们难道不知道我哥因为这个安夏儿被人废了么?” 两个打手是达家请的人,对于达芙妮自然不敢有任何冒犯与还手,只有低着头捂着被扇出红印子的脸,“……是,芙妮小姐。” 可就是知道才不敢去动…… 男人都明白男人,一个男人也许能在自己的妈被人杀了后,忍着十年报仇,但如查女人被人动了,那是立即爆发的事,没得忍。 更何必是陆白那种有钱有势的男人! 安夏儿倒地上,地上轻轻扬起的灰尘,呛得她咳了两声。 达芙妮听到声音,又走过去,“安夏儿,你听到这消息是不是很得意呢?” “达芙妮,你最好放开我……” 安夏儿尽量不再去冲撞这个疯女人。 是,她不能出事,不能再挨打,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承受不住…… “你一个被安家赶出门的养女,夏家遗留下来的孤女,如今被国内两个顶级豪门继承者争夺,陆白与慕斯城,如今另外一个男人又因为你而被人废了,你心里是不是很高兴?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逃不过你的魅力了?”达芙妮想到这些,眼里射出逼人的寒意与妒意。 恨安夏儿的魅力! “这是你认为。”安夏儿冷道。 “啧啧,事到如今你给装什么清纯无知。”达芙妮抬起她的脸,“我看看,这张这么会魅惑男人的脸,到底是哪里长得让男人喜欢了。” 安夏儿看着达芙妮这张冷艳嫉妒的脸,“我劝你最好赶快放开我,你哥会遇到那种事,是因为他先向我下手……那是他企图奸、污我的下场。” 啪! 空气中一记巴掌声。 安夏儿的脸被打往了一边,达芙妮显然是卯足了劲打着,安夏儿顿半边脸都火辣起来。 “那还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哥!”达芙妮整张脸气得扭曲,“我哥有的是女人,他为什么要找你,若不是安夏儿你出现在我哥面前,我哥怎么可能会被你这个狐狸精迷惑……” 安夏儿咳嗽着,“如果……长得漂亮就是狐狸精,为了不让一些好色的男人看到就要呆在家里不出门,出门了被人害了那就自己的过错的话……那达芙妮你是活该得不到陆白的在意。因为你这种心理扭曲的女人,根本就不配让他多看你一眼。” 徒是安夏儿有多想保护自己,面对这个女人的说话,也没忍住讽刺。 达芙妮的脸,看着在一点点抽动。 突然,她笑了起来,“安夏儿,你不就是仗着这张脸在陆白面前争宠的么?” 她突然抬起脚—— 高跟鞋的尖跟踩在她手背上。 “啊!” 安夏儿咬着牙,痛得眼泪从眼睛里流下来。 达芙妮用力地踩在安夏儿手背上,还转了转脚跟,恨不得将安夏儿的手踩出一个洞来。 “哈哈,我就喜欢看到安夏儿你痛苦的样子。”达芙妮大笑起来,“这比什么都痛快,你以前在‘费洛朗姆’用东西喷我的脸,用电击器打我的时候,不是很开心么?怎么,你没有想到你会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吧?” 安夏儿不知道这样下去达芙妮还会怎样,这个女人恨她已久,如今只怕是会折磨死她…… 安夏儿抬起泪湿的眼睛,只能搬出陆白,“你应该知道我和陆白关系,他不会放过你的,达芙妮你若是不想落得比你哥更惨的下场……” “就把你放了?”达芙妮冷笑着,继续用鞋跟踩着她的手,“那安夏儿你觉得可能么?我放走了你,让陆白知道我才会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安夏儿手背上的皮破了,血从缓缓流下去。 安夏儿痛得面无血色。 她发誓,只要她能活着,一定将今天所受的百倍奉还回去! 达芙妮拿开沾着安夏儿血的鞋跟,看着安夏儿痛苦的脸,这才解气地哼了一声,“安夏儿,我说过,在这种地方你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他会找我的。”安夏儿痛得全身发抖着,“他一定会的,你敢杀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他不会放过达家……” “你这个贱人还敢提达家!”达芙妮一脚踢在了安夏儿的脸上,“若不是你,我哥现在还好好的,我爸就不会逼得跟南宫家族联手,达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安夏儿的脸颊一侧青了起来。 “还有……”达芙尼看着地上的安夏儿,眼睛又生出扭曲的恨意,只恨不得撕了安夏儿这张漂亮的脸,“上回你穿着女扑装在帝晟城堡时,看到我被赶出去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想到上回她当众丢脸,知道那个女佣是安夏儿后,达芙妮恨得牙痒痒。 “……”安夏儿声音抖着,“不要……用你的心思去揣测别人。” 像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样大庭广众去勾引男人的人,是你,达芙妮! “听安琪儿说,陆白他跟你结婚了?”达芙妮看着安夏儿。 “……” 安夏儿眼睛定住了。 果然,是安琪儿么? 她还告诉了达芙妮?安琪儿那个毒女人! 想到安琪儿,安夏儿气恨地看着达芙妮,“是她……是安琪儿让你来墓园的是不是?还是你们共同合计,要转移我父母的尸骨?” “你说呢?”达芙妮笑道,“安夏儿,你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你不过是运气好遇到了陆白而以。” “……” 安夏儿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安琪儿是一个…… 比起安父那种令人不齿的行为,安琪儿就像是一条躲在暗处的蛇,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她,想着置她于死地。 “你也不想想,失去安家和夏家,你还有什么靠山和背景。”达芙妮看着安夏儿颤动的眸心,笑得越发猖狂,“你拿什么跟安琪儿争男人,你如果不是遇到了陆白的话,你会死得更加卑微……” “你们知不知道……”安夏儿咬着唇,“你们这些女人的心有多丑恶?” “你安夏儿算个什么东西!”达芙妮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谁知你用什么卑鄙的技俩让陆白跟你结婚……” 可惜了。 是陆白找她结婚的! 安夏儿很想一句话气死这个女人! “琪儿说起的时候,我还不信。”达芙妮看着安夏儿咬着唇不说话的模样,眯了眯眸子,“可如今,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活着我就会不自在。” 安夏儿突然感觉到了达芙妮眼里的寒意,一抬头,“……你想干什么?” 她用力挣扎了一下被绑在身后的手。 绳子绑得太紧。 她挣扎不出来。 可恶! “还想跑?”达芙妮看到她挣扎,回头对旁边那两个打手道,“站着做什么,把她绑紧一点,她今天若是跑出来去了,我就让你们去死!” 两个打手闻言,又上去将安夏儿手脚的绳子绑紧了,“芙妮小姐,她跑不了了。” 安夏儿瞪大眸子道,“达芙妮,我警告你我若是死了,你也活不了……” 啪! 达芙妮再一耳光甩了她脸上,恨得脸色青白,“我就算是死,也不想看到你嫁给陆白,安夏儿,你配么?你凭什么?就凭你这张脸?” 她已经嫉妒得发狂了,抬手对打手道,“把刀给我!” “大小姐,你真的要要把她……” “我说把刀给我!” 达芙妮又叫了一声。 两个打手低了低头,将身上一把匕首慢慢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