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睁眼看到老公大人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39章 睁眼看到老公大人

第239章 睁眼看到老公大人 但秦秘书今晚是带了陆白的交代过来的—— 就是要先看看安家的反应! “啪、啪。” 空气中,响起两声掌声。 秦秘书鼓了两下掌,对安琪儿道,“安大小姐,借口找得的确不错,但我这趟过来只是来问一下安家对于这件事有什么解释,陆总有话,要怎么对安家,是安夏儿小姐的事。” 最后秦秘书道,“但借口你们找得再好,万一电信那边有安总打了电话去的声音,你们怎么否认……” 安雄差点一下没站稳。 “老公!” 安夫人立即扶着她。 安琪儿脸色煞白,握着手指。 “我相信陆总会很有兴趣知道安总你如何再把这个借口圆到底。”最后秦秘书微微一笑,“这件事相信我们少夫人不会这么算了,那,祝安家的各位好运!” 秦秘书带人走后。 安家再也平静不了。 安雄手指发抖地指着安夫人,“都是你……和琪儿,你们出的这是什么主意,现在好了,你们是想要警方把我带走是不是?” “那你也不能把琪儿供出去啊!”安夫人叫道,“琪儿还不是为了安家!” 旁边一个下人怯怯懦懦地低着头走来,“大小姐,刚才有个人打电话找你,听声音,有点像上回来安家的达公子……说找达芙妮小姐。” 安琪儿手一下握了起来,“什么?” 看来达芙妮果然出事了? 安父大怒,“你,琪儿,你说你是不是跟达芙妮联手了?今晚都听说达董事长车祸出事了,达芙尼公司也……陆白,一定是陆白,你们俩看看,这还没有把安夏儿打压下去,现在陆白肯定也不会再放过安家。” 安琪儿脸色像雪一样白,紧握着手,突然转身上楼,“我去找斯城。” ———————— s城第一高级私人医院—圣马丽医院。 安夏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特殊病房中高档的灯光将周围照得暖和明亮。 似乎为了让病人有个好心情,特殊vip病房中壁纸特地选了色调暖黄的颜色,连床也是格外高档,被子是明丽的鸢尾花纹,床头柜上还放着一瓶花,花香淡雅沁人心脾。 “……这是哪?”安夏儿盯着天花板望了几秒。 “当然在医院。”旁边传来陆白的声音。 “……” 安夏儿确定没听错,是陆白的声音。 她缓缓转过脑袋。 陆白坐在床边的一张单人沙发中。 他正看着她。 安夏儿眼睛瞪得很大,“……陆白?” “你这个情况,估记还得在医院住几天,累就继续睡吧。”他手上动作停了一下,目光从她微微发白的小脸上掠过,又垂下眼睑续续削手上那个苹果,“若是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 安夏儿还在反应,总觉得一觉得醒来好像又回到了在九龙豪墅的情形,陆白在她身边。 但大脑里运转着…… 好像,忘了有更重要的事,是什么呢? “不行,大少爷。”魏管家体贴地提醒道,“少夫人还在住院,现在还不能吃凉的水果,让菁菁把从九龙豪墅带过来的汤给少夫人喝点吧,用保盒瓶装着,还热着。” 安夏儿目光从陆白身上看上去,魏管家正带着女佣小纹和菁菁站在陆白身后。 魏管家大多时候是严肃,安夏儿从未见过他如此温和的微笑。 但小纹和菁菁看着她,知道她流产后,两人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 “少夫人醒了?”魏管家道,“你人没事就好,我们都过来了,放心,你在医院观察天就可以出院了。” 小纹看着安夏儿,吸着鼻子,“是,少夫人,听到少夫人住院,大家都很担心你……呜呜呜。”话没说完,小纹已经用袖子捂着眼睛在哭了。 哐当! 陆白手中的水果刀扔在了碟上,“出去。” 两个女佣立即不敢哭了。 菁菁拉了一下小纹的手,低下头,“是,大少爷,那我们外面候着,少夫人趁热把汤喝了吧。” 两个女佣出去后,魏管家道,“大少爷息怒,她们也是担心少夫人,看到少夫人现在……住院了,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你也出去。”陆白道。 “……是” 魏管家垂下头,只好躬身退了出去。 病房门再次被关上后,里面终于恢复了安静。 陆白看了一下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安夏儿,放下那盘她不能吃的生冷水果,走到旁边的桌前,“先喝点水吧,你别忙着坐起来,你受伤了。” 他换了一套衣服,黑色的立领衬衫,没有系领带,依然干净地纤尘不染,举止好看,高贵完美得像个贵族,就像安夏儿第一次在‘帝爵富豪休闲区’的泳池区见到他的时候。 以前她仰望着城市的电子屏广告时,他是个完美遥远的跨国集团总裁,她遥不可及的男人。 安夏儿看着他,“我记得我被达芙妮……” “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别乱跑。”陆白倒了一杯水过来,“你嫁给我后,就不比以前孑然一身,我是帝晟的总裁,一个公众人物,无论是爱我的还是恨我的,他们奈何不了我,最简单的就是向你下手。” “……”安夏儿看着他,慢慢陷入一丝沉思。 陆白看着她,“以前我配给你的保镖,并不是为了完全监视你而让他们跟着你,也是保护你。” 达芙妮撕心般的声音响在她耳边。 安夏儿扯了扯唇,看来,在那些人打死她之前陆白还是来了。 只不过她没撑到陆白到来,便失去了意识。 “她……达芙妮现在在哪?”安夏儿缓缓地握起没有力气的手指。 她发过誓,不会放过那女人! “不必再提她,以后她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陆白将病床升起来了一些。 床一动。 安夏儿腰部也跟着起来。 “啊!” 肚子上徒然的痛,让她脸色一白。 陆白停了一下。 “好痛。”安夏儿捂着腹部,忍着这种难以形容的痛,眉头拧成了一团,“我……怎么了?” 陆白手握紧了一下,没有再动她了,“你受伤了,被两个男人打了,你不可能不痛。” “可是,我……” “先喝点水。”陆白坐在安夏儿床边,为不让她的腰和腹部以下动,用手臂枕在她脖子后面将她的头抬起了一点。 “……”安夏儿看了一眼陆白,陆白脸上是难以形容的神色,不冷,也不是高兴的表情,但还算温和。 难得他这么贴心。 安夏儿还是低下头,枕着他的手臂喝口水。 陆白将她放下后,安夏儿又想起她昏迷前的事,安家想让人去墓园转移她父母尸骨的事。 “安家……”安夏儿看着陆白,“他们想否认我是夏家女儿的身份,你把电话给我一下,我要看看他安雄怎么回答我这件事,墓园的人亲口说了是得到了安家的允许才放那些人进去的。” “这些事我知道了,但你现在好好躺医院休息才是紧要的事。”陆白站在一边,将保温盒里的汤倒进一个碗中,动作有条不絮的。 “可是……” “你打电话过去,安家也不可能跟你说实话。”陆白道,“这种重大的事,他们一旦承认很可能整个安家都会完蛋,社会的舆论足于将安氏以及将安家压跨,安家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而秦秘书今晚已经带人去安家探问过了。 安家的态度就是那样。 这是在陆白意料之中的。 “难道就这么算了?”安夏儿情绪激动起来,“他们可是想转移我父母的尸骨……啊!” 一动气,她腹下又似被刀绞了似地痛起来。 “说了让你好好躺着。”陆白走过来,将那碗汤放在了一边,“你不想这么算了,现在也不可能去质问安家什么,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 安夏儿抬头望了望病房窗外,晚上了? “你昏迷了一下午。”陆白道,“我带你来到医院后,你就一直没醒。” “可恶!”安夏儿咬了咬牙,“达芙妮还想让我死,等我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你不必跟她算帐了。”陆白道,“因为这一笔帐,我会跟达家算清。” “……” 安夏儿看着他。 “敢动我夫人,真以为能这么简单算了么。”陆白唇边微微笑了笑道,“我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他虽然讨厌黑帮。 但偶尔并不讨厌用暴力解决一些事情,他会让那些人清楚,得罪他比得罪黑帮还可怕。 安夏儿看着陆白……他让人替她教训了达芙妮么? “你刚刚说……你带我来医院,你下午来找我了么?” 陆白亲自去找她了? 陆白看着安夏儿望着自己的眸子,没有回答,“所以达芙妮的事,你可以不用去分心了,等你身体恢复后,你要怎么跟安家算那笔帐,我不拦你。” 安夏儿是没有想到,陆白动作会那么快。 听他的话,没有放过达家。 安夏儿缓缓垂下头,“那些挖我父母墓的人被警察带走了,那……我现在出不了院的话,麻烦你让人去警方那边看看,那些人一定知道是安家谁指使他们的。” “下午让人去问过。”陆白道。 安夏儿倏地抬起头,“那……” “那些人后面的说辞是,他们是假借陆家雇请的名义进了墓园。”陆白将旁边那碗汤端了过来,用勺子轻轻搅动着,动作很轻,“而他们只承认挖出了尸骨并没有说要转移,他们目的只是想用你父母的尸骨向你敲诈一笔钱,没有提起安家。” “怎么可能?”安夏儿不顾腹部的疼痛叫起来,“我根本不认识那些人,他们怎么知道我父母的墓在哪?一定是安家指使他们的,而且墓园的人也说了是接到了我安雄的电话,这是他们赖得了的……” 说到这,安夏儿想到了什么,“不,一定是安家让他们闭紧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