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你还会爱我?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43章 你还会爱我?

第243章 你还会爱我? “那不就对了。”展倩给了一个赞的手指,“这叫因祸得福。” 安夏儿耸了耸肩,“好吧。” “你和陆白没事了比什么都重要,别乱想了哈,我先回去了。”展倩挥了挥手,向房房门口走去。 刚一转身,陆白站在门口,冰冷着一张脸。 保镖在他旁边道,“陆总,是少夫人说要见她……” “陆先生,我就是过来看看小夏。” 展倩吓得脸色白了白。 低头打了声招呼后,赶紧溜出去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 陆白见病房里的安夏儿非但没睡,还在跟她那个朋友聊天,黑着脸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 安夏儿像做坏事被家长抓住的小孩子,低着脑袋,“睡不着……” “……” 陆白脸上严肃地盯着她。 安夏儿抬起小脸看了看他,咬了咬芳唇,“陆白,谢谢……谢谢你在医院陪我。” 陆白再气,看着她这样,也生不起来了。 他叹了口气,走过来,“别老坐着,躺下去。” 安夏儿点了点头,躺下去后她侧枕着手臂看着他,“陆白,你别怪展倩,这一次是我让她和我去墓园。” “……”陆白又看了她一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安夏儿想起上回陆白让展倩失去了工作的事,怕他说反话,又特地加一句,“我说真的。” “我也没说要把她怎样。”陆白道,“你不用紧张。” 安夏儿这才放下心,“嗯。” 陆白抚了一下她的头,将她的被子拉上来,“听话,睡觉,你现在最主要的是把身体养好。” 医生说过流产相当是小产,恢复不好对女性以后的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 特别是,安夏儿这种情况还是意外的因素…… 想到安夏儿在他陆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打到流产了,陆白拉被子的手指关节紧紧地握着,但脸上却一点波澜都没有,因为他不想让安夏儿知道,让她因为失去这个孩子而难过。 所以,那就让她当作,孩子没存在过吧。 安夏儿合上眼睛后,一个温暖中带着点温凉的唇映在了她额头上。 “……” 安夏儿有点震惊,随即因为失血而苍白着的小脸也缓缓烫了起来。 这种吻对她而言,受宠若惊,因为陆白从未这样吻过她。 而今天。 他这样吻了她两次…… 就像电视剧里的一样,太令人心动了! 陆白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后帮她将被子盖好,温沉地说,“听着,夏儿,这次很抱歉,是我没有让你时刻在我身边才会让你这一次出事,但我保证,没有下一回了。” 夜晚他的声音听着格外温柔,温柔到令人眼眶湿润。 安夏儿点了点头,“嗯。” 如果没怀孕,她和陆白能回到这样的状态……也不错。 “孩子……”陆白手指抚着她饱满的额头,“以后会有的,但庆幸的是,我没失去你。” 安夏儿眨了眨湿泣的睫毛,不,这话应该她来说。 但面对陆白的叹息,她只是点了点头,很乖。 “嗯。” “好了,你睡吧。”最后陆白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站了起来,“在医院多躺两天,我们就回去了,你说得对,九龙豪墅是我们的家,我们两个人的家。” 因为安夏儿现在还在住院,身上又有被打的伤,所以陆白不可能这个时候跟他睡在一张床上。 但尽管如此,这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还是呆在医院陪着她,专门让医生把隔壁的病房专门空出来给他当房间以及处理公司文件。 陆白出去后。 安夏儿躺在关了灯后的病房里,在黑暗中眨着亮亮的眸子,心里就像灌了蜜一样…… 安夏儿眼睛又再度湿了。 “幸好……我们没有离婚,我也没有失去你,陆白。” 安夏儿眸光闪烁着,突然觉得,哪怕这一回她没有怀上孩子,被人毒打了一顿,都值了。要是以前,她完全不敢相信陆白会对她说这种话。 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 ———————— angel殿堂。 整座别墅一直亮着华灯,将安琪儿的脸照得更加惨白。 她今晚听到达家出事后,以及陆白让人来安家问起夏国候墓地被挖掘一事,她心神不宁,虽然她搪塞过去了,也让那些挖墓的人闭嘴了。但她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快完。 当晚一直等到了12点多,慕斯城才回来。 外面传来佣人的声音: “太子,你回来了?” “安大小姐在等你……” “请问是直接帮您放水洗澡么,还是让厨房……” 慕斯城一身修长的风衣和银色领带从外面走进来,身材显得挺立迷人,伴随着他熟悉的声音,“不必了,去浴室放水。” 安琪儿缓缓抬起眼睛,与刚刚回来的慕斯城四目对上。 慕斯城也看了着她。 空气中有着一丝温情被冷却的东西。 慕斯城将脱下的外套递给下人,对安琪儿道,“我不会天天回这边,你不用等我回来,有什么事打电话留个信息就行了。” “你手机关机了。”安琪儿看着他。 慕斯城动作停滞了一下,“没电了。” “以前你从不会以这个借口不接我电话。”安琪儿声音带着一丝哽咽,清眸红红的,“你会出门备两个手机,专门用一个手机接我的电话,你说这样的话……不论什么时候我都能找到你。” 慕斯城只是一笑,“以前,你也不会不跟我商量,去做害人的事。” “……” 安琪儿手指收紧。 她看着慕斯城俊美的侧脸,“所以,你就把今天墓园里的事告诉了安夏儿是么?” 慕斯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他现在的做法变得捉磨不透…… 安琪儿看着慕斯城,“斯城,你别忘了,我是慕家认同的你未来的妻子,今天陆白的秘书已经带人来安家问起墓园的事了。若是他们查到我头上,你觉得,你不会受到影响么?” “对你,我仁至义尽。”慕斯城道,“但我在某方面,确实欠安夏儿,我做一些我想做的,至于去不去墓园是安夏儿的选择。” 安琪儿咬了咬唇,手指缓缓握紧,“……你果然听到了我打电话时说的话,并告诉了安夏儿是么?” 慕斯城无声一笑,“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我不说,她就不会知道?” “什么意思?” “我说,知道你们安家这个计划的人,并不只我一个吧?”慕斯城只是道。 因为从安夏儿在墓园的话可以得知,安夏儿不只是接到了他的电话,她应该也是接到了安家那个司机的电话。 既然那个向叔都知道,那这个计划应该就是整个安家同意的了,不只是安琪儿。 最后,慕斯城在安琪儿脸色大变中,向大厅另一边走去,“听说安夏儿白天在墓园时被人带走了,是那个达芙妮,但陆白找到了她,达家今天的下场估记是陆白的警告,这件事我希望与你无关!” 这是告诫! 安琪儿眸子一下瞠到最大,达芙妮真的出事了? “斯城!”安琪儿站了起来,看着已经走到了楼梯一半的慕斯城,“我是你的未婚妻,你说你这回帮安夏儿是因为你欠她,那如果他们要是查到了我身上,你也会打算帮我的是不是?” 慕斯城脚步停了下来,没说话。 安琪儿看着他的背,走近了几步咬了咬牙,“你对不起她,你就要把安家的计划告诉她,那你这样就对得起我了吗?我是骗了你,但我是太爱你,我比安夏儿更爱你!你知道安家知道安夏儿与陆白结婚后,有多么着急么? 她恨我,恨安家,后面她一定会借助陆白的势力将安家打压至万劫不复之地,她把安氏的股份卖给了陆白就是一个预兆!” “我这么做,只是想让她失去身份,让陆家不会接受她,让市场不会接受‘唯丽’品牌!”安琪儿嘶声叫了起来,“可你做了今天的事,你把安家的计划告诉了她,是想让安家死,让我死么?” 就算他眼睛受伤时遇到的是安夏儿,难道,他对她就没半点感情么? 看着慕斯城高大的背影,安琪儿眼睛酸了酸,洁白的面孔上笑了笑,“斯城,你敢说你从未爱过我么?你真的忍心让我出事么,不,你不会的。” “这么说来……”慕斯城唇角紧了紧,“这个主意,果然是你给安家提的是么?你让人移走夏国候夫妇的尸骨,下一步是想做医学鉴定否认她是夏家女儿?” 安琪儿握了握手,“是……又怎样?” “我还是真小看你了。”慕斯城笑,“以前你在我眼里,是那么美好!” 安琪儿突然叫道,“难道我看着她抢走了你的爱,拿走了安家属于我的东西,我还要无动于衷么?把这一切都给她?” “我当时遇到的人是她。”慕斯城强调。 “可我哪里比她差?”安琪儿清美的脸上流着泪,撕声哭叫起来,“你为什么总是念着她,你怎么不认真看下我,你知道我现在还在做心脏的康复么,你多久没关心过我了?” 以前她哭一下,他都会担心得不得了,生怕她身体会受不了。 慕斯城没有回头,只是仰了一下脸庞,“你爱我……如果我不是慕家的太子,你还会爱我?” 安琪儿看着他的背影,“……会。” “会不会你心里清楚。” “你果然,心里还是想着安夏儿。” “所以,你就要处处针对安夏儿?”慕斯城道。 “你如果不去找她,我怎会针对她!”安琪儿叫道,“斯城,你现在的未婚妻是我!” “你竟然想让人去转移她父母的尸骨……”慕斯城扶着楼梯扶手的手指,收紧,“你已经将她赶出了安家,还有必要去做这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