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她的孩子……没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45章 她的孩子……没了

第245章 她的孩子……没了 “找到没有?”里面传出来陆白的声音,声音优美低沉,有着绝对的威严。 传来秦修桀和秦修远二人的声音: “没有,也许那个男人提前得知了消息,跑了。” “这是自然的,达芙妮想要杀害少夫人,甚至让陆总失去了一个孩子……这让整个达家陪葬都不为过,达荣浩知道这一次达家躲不过,所以藏起来了吧。” “不要再提孩子的事,这件事当作没发生过。”陆白道。 “是。” 二人低下头。 陆白刚垂下眸,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医院的药水味太重,陆白对于空气要求很高,所以在医院时一般总是会让人打开门窗,通风。 听到外面的声音,陆白猛地抬起开眸子—— 秦修远和秦修桀也马上回过头! 外面传来魏管家的声音,“少夫人,你怎么出来了,小心,我帮你捡……” 安夏儿没说话,蹲下去慌忙捡起那个保险瓶,头发柔软地垂下,看不清她的脸,但手在发抖。 保温瓶被摔出了一道裂痕,有些汤渗出来了,沾湿了安夏儿的手。 “不好意思……” “没关系,少夫人我来吧。 ”魏管家道,“少夫人你有事找大少爷么,怎么不见进去呢。” “没事了。”安夏儿向她的病房走去,几乎是步伐匆忙以及逃避的。 魏管家刚看着安夏儿的背影,陆白突然将门完全打开,出来了。 陆白看着老管家手里的那个保温瓶,褐色的瞳孔一点点放大…… “大少爷?”魏管家问,“少夫人怎么了?” 陆白缓缓皱起了眉。 秦修远和秦修桀走出来,也吃惊道,“陆总,难道少夫人她刚才听到了?” 魏管家一看秦秘书脸色都变了,想到刚才安夏儿刚才的反应,猜到了最差的情况,“陆总,难道……是孩子的事?” 陆白深深地沉了一气,合上了眸,“始终还是瞒不过么……算了,这件事你们不用再谈起了,我会跟她说。” 有事些,似乎是冥冥中注定的。 就像他们那个离开的孩子,他要让安夏儿知道他存在过。 陆白过去后。 魏管家叹了一气,“希望……少夫人不要太难过才好。” “修桀。”秦秘书严肃地着秦修桀,“刚才是你提起孩子的问题吧,要是少夫人有了什么状况,你就去跟陆总切腹谢罪吧,我绝对不会替你求情。” 秦修桀道,“其实让少夫人知道也不一定是坏事,陆总可能是不想少夫人难过,但对于少夫人来讲,有些事长痛不如短痛。” “你知道什么?”秦秘书推了一下眼镜,“若是少夫人受不了这个打击,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显然秦修桀尽管平时不在陆白身边,但他看待这件事是绝对是理智,不带任何感情的,“虽然我平时不在你们身边,陆总和少夫人的事我可能不太清楚,但如果少夫人因为失去一个孩子就崩溃,那只能说明,陆总对她而言不是那么重要,不然她不可能为了失去一个孩子要死要活,而顾不上身边的真正关心她的人。” “修桀!”秦秘书严厉喝斥道,“大胆,你注意你的言辞!” “本来就是实话。”秦修桀道,“倘若真因为我的话,让少夫人出了事,陆总要追究的话那就我负全责吧!” “你说得简单!” “本来就是简单的道理……” …… 魏管家皱着眉,担忧地看着安夏儿病房那边。 有些事,真是越想瞒越发瞒不瞒……真是千古道理! —————— 安夏儿回到病房后,不停地从床头柜上抽着纸巾擦着手上的汤渍,纸巾抽了一地。 她甚至忘了去洗更快,只是不停地擦着,直到擦干净她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倒水的过程中,手一直发抖…… 热水由于她的手抖而倒在了外面,浅了几滴到手指上,很痛,她放在口里吸了吸,轻轻眨了眨眼睛,有两滴眼泪掉下来,与那些被倒出来的热水混在了一起。 安夏儿捧着那杯热水,坐在病房窗前,在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 陆白走进病房的时候,看到坐在窗前的安夏儿,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眼地上的那些纸巾,以及饮水台上的水,对两个叫进来的看护道,“收拾干净。” “是,陆总。” 看护快速地收拾干净后,又退了出来。 陆白将门关了起来,微微叹息了一下,向安夏儿走来。 安夏儿握着热热的玻璃杯子,眼睛通红,长长的睫毛上还还沾着些破碎的晶莹泪珠。 陆白俯下身,在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肩头,“你刚才,是想来给我送汤么?” “……” 安夏儿没说话,心一抽一抽的。 她几乎不敢相信。 原来,她的孩子真的…… “好,谢谢了。”陆白点头,像平时那样与她说着话,“不过我不饿,比起我,你应该多喝点,趁早把身体养好,这样我们才能更快地再次怀上孩子。” 听着他提起孩子,安夏儿忍着呼吸再次颤抖了起来。 “再?”她咬了咬牙,“……你骗我。” “你可以生气。”陆白道,“但我不想因为那个孩子,让你难过,既然他已经走了,那就让他在你的睡梦中离去吧,也许是时候还未到,也有可能是他来得早了点一点。” 安夏儿肩膀上颤抖着,心脏在绞痛。 刚才听到陆白话的一瞬,她差点没站稳——他是如何面不变色地跟她说她没有怀孕的? “听着,安夏儿。”陆白温喃的声音在她耳畔,带着一丝叹息,“你愿意怀上我的孩子,并想留下来,我很高兴,我高兴你终于愿意为我生孩子,而不是抗拒。说明你爱我,为了我你原意改变你不愿生孩子的想法。” “我没有……”安夏儿抓着他搂着她的手臂,“我没有不愿意……” “我知道,是你还小。”陆白道,“所以,可能是我们的孩子来得早一点,我相信,等我们做好准备,他还会再回来。” 明明知道是安慰的话,但安夏儿忍着的眼泪,还是簌簌地掉了下来。 “所以,我一直向你道歉。”陆白轻轻抱着她,声音温暖如流。 安夏儿咬唇。 滚烫的眼泪滴在陆白手臂上。 “我的孩子没了。”安夏儿哭了,“……是不是,达芙妮?是不是你找到我的时候,我的孩子已经没了?” 陆白想起当时安夏儿身上的血,搂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垂下了眸,“尽力了,来到医院后,医生说已经保不住了……太小了,你受了伤。” 安夏儿咬着牙,“达芙妮在哪……我要杀了那个女人!让她偿命!” “她不值得你动手。”陆白道,“我会让她付出代价。” “呵呵。”安夏儿苦笑起来,“我说昨天展倩来找我,你为什么那么紧张,你是怕她告诉我吧?” 陆白默认。 “你们都想瞒着我。”安夏儿吸了吸鼻子,“甚至串通那个医生来骗我,说我没有怀孕。” “抱歉。”陆白抱着她,“我没有成功把这件事瞒住,我没有想到你会突然过去找我,听到了我和修远修桀他们的谈话。安夏儿,这件事,难过的人我一个人就够了,可以的话,我不想让你知道。” “或者,等你身体恢复后,或者以后我们已经有了孩子。”陆白剑眉拧着,“等到你知道这件事后,已经不会再掉眼泪,再跟你提起,也许,会更好。对不起,没有瞒住你。” 安夏儿心里是有怪陆白的。 怪他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的孩子没了,他都想要瞒着她,甚至串通医生和她的朋友一起瞒着这件事。 但听着陆白在道歉,却是为他没有瞒住她而道歉,安夏儿却一下子哭得更加厉害…… 仿佛,他没有阻止她知道一件令她痛苦的事一样。 “我想……”安夏儿泪光动了动,“应该是个女孩,我做了一个梦,我在树上摘苹果的梦,网上说,那是胎梦,梦见水果怀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陆白唇边笑笑,点头,“是么,那很可惜。” “我的孩子……”安夏儿紧紧抓着肚子上的衣服,“真的没了么,我还没确定下她的名字,我说叫lulu,都说不好听,最终,我什么也没有给那个孩子,一个名字都没有。” 陆白叹了叹,“lulu不是不好听……只是不适合她。” 安夏儿苦笑,“那个号码,果然是你么?经常打电话给我,不说话的。” 陆白点了点头,“是我,偶尔吵架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安夏儿泪流得更加汹涌。 “我从未想过跟你离婚,从未想过。”陆白道,“夏儿,你没有哪里对不住那个孩子,对不起那孩子的是我,我不该让你走,不该跟你生气,如果我早一点把接回来,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是!”安夏儿突然推开陆白,眼泪飞洒出空气中,眼里溢满难过与悲伤,“就是你,是你让我滚,你明明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赶我走,是你……陆白……是你……” 看见安夏儿突然生气,陆白手指节握了起来。 “你以为安慰我两句,我就没事了么?”安夏儿摇了摇头,愤恨地哭道,“陆白,我的孩子没了,没了!” “……” “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好不容易接受了,可是却……”安夏儿站起来的身子,像在风中缓缓摇晃着,哭泣得像泪人,“什么瞒着我,只是不想让我痛苦,如果我的孩子就那样走了,我都不知道……我会更加痛苦。我对不起那个孩子,我什么都没给她,甚至差点不知道她存在过。” 陆白向她走过来,“夏儿……” “我曾经想过告诉你的!”安夏儿突然抬起脸道,“在白夜行宫我想告诉你,我怀了你的孩子,可你根本不听我说话,你甚至不顾那天的大雨把我赶出来,不然……要不然就不会……” 安夏儿语言断续,泣极不已! 整个病房都是她的悲怆声!

下一篇   第246章 当然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