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当然爱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46章 当然爱你

第246章 当然爱你 看着安夏儿在掉眼泪,陆白眉心缓缓皱了起来,长睫覆盖下是深暗不明的情绪。 那天安夏儿在白夜行宫捂着肚子说,她有了他的…… 是他当时太生气,没有想到她想要说的……是他们的孩子。 “嗯,怪我。”陆白点了点头,“所以你没有对不起那个孩子,是我。” 安夏儿看着陆白,苦笑,“你还会在意么?你会在意我们的孩子么?你那么平静地骗我说我没有怀孕……你有多在意?” “当然。”陆白道,“但我不冷静,如何安慰你。” 安夏儿退后了一步,“我不要你安慰,我只知道我那个孩子没了……而我差点不知道我失去了一个孩子。” 陆白看着安夏儿,久久没有说话。 他就担心这一点…… 安夏儿知道后,她会纠结于这个问题,一直难过下去。 半晌,陆白看着安夏儿,“你要生气,你怪我,我不否认,但你别哭了,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陆白?”安夏儿心里很悲凉,“你还知道关心我?” 陆白皱了皱眉,向她走过去,“安夏儿,够了,那个孩子的离去我也很遗憾,我会让达家付出代价,但你不能一直抓着这件事不放。我不关心你?我不关心你会放下所有的公事来医院陪你?现在你好好躺着,明天出院,你要生气,回去跟我生气——” “别过来。”安夏儿退后了一步。 陆白脸色沉了下去。 明明他们才刚刚和好,他们刚才还好好的…… 果然,她知道孩子的事后,又马上跟他生气了么? “你在闹什么性子?”陆白严厉地道,“安夏儿,你别再惹我生气,那个孩子没了最难过的人是我。” 有谁知道他抱着安夏儿去医院的路上,看着她身上一直在流血的感受?那个孩子是在他的手上,在他的眼前,看着一点点流失了。 那触目惊心的血,是他的孩子。 将安夏儿送到医院后,他身上都是血,又有谁知道他站在手术室外的感受? “最难过的人是你?”安夏儿再次笑了,“那是长在我身上的骨肉好么,你觉得这个孩子没了,我应该马上释怀?不应该难过?” “我没有这么说。” 陆白的手握了起来。 “你以为,你说句爱我,就可以补偿我了么?”安夏儿眼睛红红地看着他,“陆白,我没有办法对这件事无动于衷,是因为你赶我走,你没有兑现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对我的承诺,所以我才会出事。而你企图骗我,甚至串通医生和我的朋友一起瞒着我,说我没有怀孕……” “你是想让我否认掉我怀过的那个孩子么?陆白!” 安夏儿撕心般的叫道。 陆白没有说话。 “对了,你说你爱我。”安夏儿想起昨天他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没问过你呢,可你也说过你爱那个对你有恩的小女孩,那你到底爱的是谁呢?还是说,你昨天说的话只是安慰我?安慰一个失去了孩子的女人?” “不是。”陆白道。 “还有一件事,我都没有问过你,因为我觉得我回到了你的身边这对我来讲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安夏儿咬了咬牙,“但我现在,还是想问呢,我在墓园看到我父母的尸骨……他们根本不像是车祸身亡的。” 慕斯城当墓园的话回吭了起来,他说他查过当年的事。 ——陆白是一定知道夏国候并不是车祸身亡的。 安夏儿看着陆白,“我就问你,当年我父母的死,你是不是知道内情……” 陆白显然没想到安夏儿居然知道了这件事了,正色地看着安夏儿,“谁告诉你的?” “我就问你是不是?”安夏儿道,“还是说,我父母的死与你有关?” 这是一个最可怕的猜测。 所以,原来安夏儿根本不想问起这一件事。 只要她和陆白在一起了她可以什么都不去追究了,因为她想抓住眼前的幸福。 可得知她孩子的离去,她终始还是敌不过此时的伤心,向陆白问出口了。 最后,陆白久久地看着安夏儿,深深地合上了眸,“你问我爱那个女孩怎么回事,你问我你亲生父母的死……可以,只要你现在能冷静下来,好好休息,明天回去我告诉你。” 陆白离开病房后,安夏儿一下瘫坐在地上,抱着瑟瑟发抖的肩…… 他果然知道。 “可恶。”她咬着唇,“我不想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一点也不想跟陆白吵。 他怎么可能不在乎他们的那个孩子,他若不在意,又怎么会报复达家? 他爱不爱她又有什么要紧?她早就明白,即使他不爱她,她也想留在他身边不是么? 可为什么? 她把形势逼到了这个地步? 她一点也不想这么做,就是忍不住说出了那些话…… “少夫人,小产后要注意保暖,地上太凉了起来吧。”魏管家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病房。 “小产……呵呵……”安夏儿听到这两个字,被现实讽刺得只剩下哭笑了。 “少夫人,你别怪大少爷。”魏管家看着她颤抖的肩膀,拧了拧眉,“大少爷就是怕你知道后会像现在这样难过,他没有让你知道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不能说他不尊重你或骗你。” 安夏儿咬着唇。 不算他骗她? “你是没看大少爷把你送来医院时的脸色……秦秘书说,他从未看到大少爷那样快要崩溃的神色。”魏管家道,“他也很难过,希望你别怪大少爷。” “……” “大少爷一向不是那种喜怒形以色的男人,他只是想缓解你的痛苦。” 安夏儿眼泪干在脸上,“那我的孩子……怎么办?” “少夫人,那不是你的孩子,是你和大少爷的孩子。”魏管家道,“对于这个孩子的离去,我们也很难过,大少爷的难过绝不会比你少半分,但没有了就是没有了。” “……”安夏儿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对大少爷来讲,少夫人你没事,就是最大的幸事了。”魏管家道,“我们都庆幸少夫人你人没事。” 安夏儿哽咽着。 她没事? 她像没事么,得知她的孩子出事了,她很伤心…… 魏管家将哭泣的安夏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少夫人,床上躺着吧,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安夏儿坐在床上,颤抖着肩膀,“管家,你觉得陆白爱我么?” “少夫人为什么这么问?” “以前我觉得我没资格问,因为我和他是协议婚姻,我干涉不了他。”安夏儿抽泣着,“但是……” “我觉得这个问题,少夫人应该自己有所知晓才对。”魏管家道,“毕竟感情这种事,对方爱不爱自己,自己才能切身感受得到不是么?” 昨天陆白的话似乎还呢喃在耳畔,用他更甚以往的温柔,安夏儿眼泪像珠子一样掉下来。 “他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孩子的事。” “大少爷不想你难过。”魏管家说,“我想大少爷一定是爱你的。” “那他心里有个人呢?”安夏儿道,“如果以后那个人出现,他会不会不要我?如果以后他有了比我更重要的人呢?”那他还会说他爱她么,会么? “少夫人是指大少爷在陆家的那个未婚妻?”魏管家道。 “不是……” 安夏儿摇头,泪眸中盛着不安。 “据说,当年大少爷15岁从黑帮手里逃出来后,夫人和二少爷罹难,大少爷三天没吃东西,被一个小女孩救过一次……”魏管家说到这,停顿了一下,“不知少夫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安夏儿手握紧了,“……知道。” “如果说,还有什么对大少爷很重要的人,大概也只有那个小女孩了。”魏管家说,“之后大少爷让人找了那个小女孩很多年,但都没有消息,也不知那个小女孩还在不在世。不过,就算在世,以后大少爷也不可能会为了那个女孩子而放弃少夫人吧。” 安夏儿手指紧握着,“……为什么?” “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但我想大少爷放弃找那个女孩了。”魏管家道,“又或者……” “或者?”安夏儿缓缓抬起脸,“或者什么?” 魏管家没说话,眉头拢了起来。 那个女孩应该对陆白很重要,陆白会放弃找,他若是没猜错…… 魏管家看着眼前的安夏儿,眼神有些晦莫如深,过了一会道,“这是大少爷的事,我只是一个管家,不好对大少爷的事妄加揣测。” 据说那个女孩当年最多5岁,到今天,大概也就十九或二十岁的样子。 而安夏儿也十九岁多。 “……”安夏儿看着魏管家,“魏管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不,我不好猜大少爷的事。”魏管家道,“不过我想如果大少爷觉得有必要的话,他应该会告诉少夫人你,少夫人你就别生气了。孩子的事,虽然很遗憾,但少夫人你不能怀疑他对你的心。” 见魏管家转身,安夏儿忙道,“管家!” “少夫人还有事么?” “……”安夏儿眼睛红肿,“那你知不知道当年夏家的事?” “少夫人是说你的亲生父母么?”魏管家道。 “我父母,当年真的是车祸身亡么?”想起在墓园里慕斯城的话,安夏儿哽咽,“据说当年我父母死时,有人压下了关于他们不是车祸死的报导……” 魏管家皱了皱眉,“谁告诉少夫人的,该不会说是与大少爷有关吧?” 但从刚才陆白的反应看,他确实知道。 “不管我信不信那个人说的话,就算我不信。”安夏儿握起手指又紧了紧,“但我亲眼看到了,我父母的尸骨……不像是车祸死的,死状,应该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