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谈人情?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50章 谈人情?

第250章 谈人情? 裴欧与陆白不一样,作为一个享乐主义者以及一个性情风流的人,他一向自己开着跑车出来。 除非是有事,才会启用司机这种配制。 但裴欧此次来s城《今日媒体》公司确实有事,并不只是过来吓一下那媒体公司的人,而是过来顺带查了一下达家这次出事的具体消息。 “喂,陆总!”裴欧搭起腿,坐在车子后座打陆白电话,“几天没接我电话,别来无恙啊!” “什么,是裴欧么。” 电话里传来陆白低沉的声音。 裴欧一听,“陆总听起来不太高兴啊,不就是因为安夏儿小姐跟安家的事么?” 裴欧连安夏儿与安家又出事了都知道了…… 因为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讲,只要稍稍动动手指,在s城没什么事查不到的。 “既然清楚了就不必再问。”陆白道,“我现在没兴趣跟你谈别的,也别打扰我,其他的事你就先看着办吧。” “……”裴欧脸庞上僵住了,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腿,“看来事情有点严重啊,我原还以为只是安夏儿小姐与安家出了事,达芙妮小姐掺入了其中,你一怒之下打算捏死达家而以。看来,还有别的事啊。” “如果你的孩子没了,而且可能老婆要走了,你也不会高兴。” 陆白似乎完全不顾忌裴欧这头‘窥觑’着安夏儿的狼了! 裴欧一听,“什么?孩子?安夏儿要……” “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你说话。” 听到陆白要挂电话,裴欧马上道,“等一下等一下,还记得那个意大利商人的事么,说打算来出席帝晟的手机上市庆功宴,还有美国的几个客户,你不打算……” “公司的事,我会让修远安排,现在我没心思理会这些。”陆白说完挂了电话。 “喂喂喂,那你说孩子是不是安夏儿……喂?喂?” “笃、笃、笃。”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裴欧一脸震惊地看着手机。 连帝晟集团的事都不管了,孩子……难道安夏儿的? 裴欧反应了两秒后,将电话放了下去,“……安夏儿怀孕了么,安家还是达家做的?” 但对于这一个头脑极端敏锐的男人来说,这个问题只需在他大脑中过一遍便得出了答案—— 达家! 因为现在出事的是达家事。 “裴少,还回去么?”司机从倒后镜中看到裴欧蹙起的眉头。 “还需要用问么?”裴欧耐心很不好,“没听到我刚跟陆总谈工作的事?陆总暂时顾不上那个意大利商了,那就让我过去见见吧,顺带会会那几个来自美国的人。” 司机腹诽着:明明你刚才就在一个劲在电话里问安夏儿小姐与孩子的事…… 裴欧脸一阴,“没听到?” “是是。” 司机马上调转了车头方向。 裴欧表示,这年头做一个朋友太辛苦—— 朋友跟他妻子闹感情危机时,当朋友的还要出面替他处理一些危机性的工作。 ———————— 安家豪宅。 几辆轿车在安家大门外停下后,魏管家从外面打开车门,安夏儿弯身从车上下来。 她站在车前看着面前的安家,乌黑柔软的头发突显着她白皙肌肤,穿着basichouse的黑色羊羔外套,白色针织衫,保暖一点的休闲牛仔裤,整个人显得绵厚温暖。 鉴于季节问题以及安夏儿刚出院,魏管家特地让九龙豪墅的女佣准备厚一点的衣服给安夏儿换上出院,担心她吹到风着凉了。 明亮的杏眸映着这座安家大宅,闪烁了两下—— “去。” 保镖点头,上去按了一下大门门铃。 很快有下人出来了。 近几天达家出事,安家上下都惶恐不安,大门都关着…… “二……安夏儿小姐?”一个下人看着安夏儿,瞪大眼睛。 “告诉安雄,我有话问他!”安夏儿道,“他若是敢不出来,或不请我进去,我父母墓地一事我不介意跟他闹得人尽皆知!” 这个下人忙跑回去了,不用几分钟,就见向叔亲自带着几个下人出来。 “二小姐,你没事吧?”向叔着急地开着门,“这几天打你电话都没人接……” 安夏儿笑了两下,“没事,住了几天院而以。” “住院?” “我来不是为了这事,我有事问他。”安夏儿道,“他在吧?” 向叔看了一眼安夏儿身后的管家和保镖,叹了一声,“二小姐进来吧,老爷和夫人都在家,这几天达家的事满城风雨,老爷出门也很顾虑……” “做了亏心事,当然不敢出门了。”安夏儿带着人走进去。 向叔没有说话,脸色复杂。 出了这种事他也不好说会,一方向是他的主人家,一方面是他看着长大的安夏儿,他将安家的计划间接透露给了安夏儿……这已经是对安家的大不敬! 但如今看到安夏儿兴师动众带着人前来,便知是来算帐的,向叔两边为难。 大厅内,安雄和安夫人脸色煞白。 “老爷,夫人,二小姐来了。”向叔躬身道。 “老向,说过几次了。”安夫人马上喝斥,“这个人已经不是安家的小姐了,什么二小姐,你胳膊往哪拐?” 向叔低着头站在一边。 安夏儿进来后,扫了一眼周围,唯独见安琪儿不在…… 安夏儿看了一眼安雄和安夫人,“连一个司机都知道念及旧情,安夫人贵为名门夫人,怎么如此刻薄呢?而且,这个二小姐不是谁叫我都会应,你们如今想请我回安家,我还不回了!” 安夫人咬着牙,“我就说,你们不该请她进来!” 安雄旁边黑着脸,看向安夏儿的脸色带着一丝闪躲和慌张,“你……你回来做什么?” “我的养父,你说呢?”安夏儿向安父一步步走去,“有些事,你该给我一个说法吧?”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安雄侧过身,装作不知情。 “安琪儿不在么?”安夏儿哼一声,“那找你们也是一样,毕竟我想让人去挖掘我父母墓的做法,就算是安琪儿出的主意,没有你的话,墓园也不可能放那些人进去吧?” 面对安夏儿的冷声质问,安雄回过头,“安夏儿,你说话要拿出证据来,前两天陆白的秘书已经来问过了,关于这件事我也已经讲清楚了。” “没错!”安夫人更是不会承认,“他手机掉了,号码没及时挂失,给墓园打电话的人并不是他。我也是这两天刚知道夏家的墓地被一些人挖掘了,但安夏儿,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安夏儿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看着这个她曾经叫过十几年连姨的女人,“就算你们不承认,让公安局的那些人闭嘴了,你们记住了,挖人坟墓这种事小心遭天谴!” 安雄脸色更难看了。 连安夫人脸色也白了白。 “我想我父母九泉下有之,一定会让那些人得到报应。”安夏儿看着他们的精彩脸色,“你们就等着吧,不论你们承不承认,有点事人在做天在看!” “安夏儿,你如果过来只是说这件事那就请出去!”安雄指着大厅门口,“该说的,那天我已经跟陆白的秘书讲清楚了。” “安总。”陪安夏儿一起过来的魏管家道,“请问你这是在赶安小姐走么?” “这是我的家的事!”安雄怒道,“难道我赶谁,他陆白都要干涉么?” “其他人当然不干涉。”魏管家道,“不过安小姐与我们大少爷的关系,想必你们安家也听说了吧,赶她走,那就是对我们大少爷的无礼。” 安雄与安夫人马上脸色变了。 安琪儿能联上慕家这门亲都是难得了,而陆家贵为亚洲第一豪门,安家自然不敢得罪陆白…… 对于陆白,无论是豪门或商界,一向都只有敬畏!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魏,是陆白的私人管家。”魏管家站安夏儿身后,冷肃地道,“这一趟 ,我是受我们大少爷的指令陪安小姐过来,倘若安家有任何人对她不敬,我一定会如实凛告我们大少爷。” 安父甩手一转身,“我说过了,这件事与安家无关!” “安小姐过来是有话问安总,倘若安总不如实相告,那就请别忘了安氏如今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还在我们大少爷手里。”魏管家道,“大少爷他若是撤走股份,想必安氏会垮掉吧。” 安父脸色马上变了,“你们威肋我是不是?” “是警告。”安夏儿道,“这次我父母墓的事是不是安家指使的,你们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我是没想到,安家居然还会做出这种卑鄙之事!” 安父还不知道安氏的股份已经回到了安夏儿手里,生怕陆白会撤走那股份,再也不敢赶安夏儿,连安夫人也瞪着安夏儿敢怒不敢言。 “你——”安父指着安夏儿,“别忘了安夏儿,这是你生长的安家,我是养育了你十几年的养父,你不叫我一声父亲,你现在怎么跟我说话呢?” “呵呵。”安夏儿笑了,“现在就来跟我谈人情了?” “……” 安雄一脸气怒。 “刚才不是还有人说我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二小姐了么?既然不是,那你们又何故想要我念及旧情呢!”安夏儿眸光扫过安夫人。 安夫人咬着牙。 安父指着安夏儿的手指气得发抖,“安夏儿,你不要以为你跟陆白结婚了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慕家即将是琪儿是的夫家,你若是想要对安家怎样,你以为慕家会不管么?” “原来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是有慕家撑腰了?” 安夏儿这才知道,慕家就是他们的底气。 “我再说一遍,夏国候夫妇的墓被人挖掘一事,你想说是安家做的就拿出证据来!”安父道,“安家也是堂堂名门,不许你这么污蔑!” “污蔑?”安夏儿声音冷了冷,“你觉得我在污蔑安家?” 安父气沉沉地站在一边。 这件事,他们是绝不可能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