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与你相遇,好幸运!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55章 与你相遇,好幸运!

第255章 与你相遇,好幸运! “我哭不是因为我知道了你与我父母的死有关。”安夏儿抬起红红的眸子,看着他,“陆白,你当时为什么要娶我?” “我说过了。”陆白道。 “因为我是那个小女孩,我救过你一命,你有责任爱护她保护她一辈子。”安夏儿接过他的话,“所以你娶了她,是么?” 陆白缓缓紧握起手。 “在帝晟城堡时,你跟我说起那个小女孩时,我当时很想问你……”安夏儿看着陆白,“如果你找到了她,你会怎么对她,会照顾她一辈子而报恩么?如果她喜欢你,你会跟我离婚而娶她么?” “所以。”安夏儿带起微笑看着他的背影,“如果那个小女孩不是我,那陆白,你会怎么回答我那个问题?” 陆白深深叹息着,“我不会娶她,因为我爱我现在的妻子。” 安夏儿知道,她在慕斯城那里受了很重的情伤。 因为慕斯城知道他眼睛受伤时遇到的那个人不是她安夏儿时,马上就移情到了安琪儿身上。 那如果有朝一日陆白发现那个小女孩并不是她,或者真不是她,他还会爱她么? “……”安夏儿点了点头,“嗯,所以,我也不想跟你离婚。” 陆白转身过看着安夏儿,“你说什么?” 安夏儿在离婚协议上写完,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陆白,这件事我确实很惊讶,我老公可能是间接害死我父母让我成为了孤儿的人,说我心情不复杂是假的。” 她走到陆白面前,用通红的眸子望着他,带起微笑,“首先我很庆幸,我是那个小女孩,而没有小时候和你的记忆我很遗憾。” “但是。”她哽咽地道,“准确地来说害死我父母的人,其实是我……你说得对,若不是因为我救了你,把你带回了夏家,我父母也不会死,那这个责任是在我,害死他们的人是我。” 是的,害死她父母的人,是她。 不是陆白。 陆白眼睛露出惊异不已的东西,“你不会跟我离婚?” “我为什么要离婚。”安夏儿仰望着他完美的面孔,心疼地道,“我当年救了你,失去了我的家人,你必须对我负起一辈子的责任!” “……” 陆白不相信地看着安夏儿脸。 安夏儿再次泪流满面。 “失去你,我还有什么?”安夏儿道,“我才不要那么傻,这个世界上好不容易有一个要对我负起责任照顾我一辈子的人,我为什么要放弃他。” “夏儿……”陆白看着安夏儿。 “虽然他是那样自傲自负,又会骗我,让我生气。”安夏儿脑袋缓缓低下头,“外面的女人都盯着他,满世界的情敌,他还嫌弃我做的菜……” “但是失去他,我去哪找一个对全世界都冰冷,却只对我那么温柔的男人。”安夏儿额头磕在了他的胸前,流着泪苦笑,“我19岁就嫁给了他,还为他怀过一个孩子,我为什么要放弃他,我不!我要一辈子赖着他!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人,他害我失去父母,我就讹上他了,他必须永远爱我!” 她的脸被抬了起来。 陆白捧着她沾满泪水的脸,“能照顾你一辈子,是我的荣幸!” 他抱着她,温热地吻上了她的唇。 缠绵的吻,火热的唇,融化了所有的阻碍—— 无论是痛失一个孩子,还是她父母的死,还是在白夜行宫时他的冰冷。 安夏儿突然推开陆白,哭得稀哩哗拉的,“那个小女孩真的是我么?果不是我呢,你还会不会对我好,你还会不会爱我……” “只要你不离婚,其他一切都不是什么事。”陆白看着她。 “你确定那个小女孩是我么?” 安夏儿拼命望着他。 “……”陆白紧握着手,褐色的眸里有着坚定的东西,“当年安家把你收养回去后,那座孤儿院被火烧了,档案没了,但我想有你身上有那么显著的胎记,而你的年龄相仿,应该不会有错。你会提起‘lulu’那个名字,一定是你潜意识里想起了什么,最主要是……” “什么?”安夏儿马上道。 陆白走过来,捧着她被泪水烫得滚热的脸颊,“最主要是我爱你,我认定了你,所以那就一定是你!” “陆白……” 安夏儿哭得像个孩子。 陆白拉起她的双手,“听着,夏儿,我从不后悔娶了你,要说慕斯城和那个祈雷的事我为什么会生气,只是我见不得你与别的男人有什么纠葛,你和慕斯城的亲近让我生气,你当时为了祈雷而用掉了我给你的领带,那才是我最生气的地方。” 安夏儿扑进他怀里,“……对不起。” “是我不该跟你计较。” 陆白抱着她。 这个他要爱一生的女孩。 安夏儿哭了一会,又仰起脸看着陆白,“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陆白,很荣幸我是那个小女孩。” “不,是我该谢谢你。”这个平时惊雷响于侧而不惊的男人,看到安夏儿依然爱他,高贵的眸子微微颤动,“谢谢你没有恨我,谢谢你还选择爱我,这在之前我一直不敢想象……” 陆白带起一丝笑,抱着安夏儿的手却抱得紧紧的。 安夏儿缓缓垂下了眸,埋首在了他胸前。 不,她不能怪陆白,不只是因为她爱他。 而是她父母的死,不能怪他……这件事给了他多年的愧疚。 没有想到,她一直在意的那个小女孩,竟是她自己。 安夏儿泣不能声。 幸好。 太好了…… 此生有你,能遇到你,是最大的幸运。 “所以,抱歉夏儿。”陆白搂着她的手指紧了紧,“是你说的爱我,以后就算你要离婚我也不会再同意了,这份离婚协议我不能给你了。” 安夏儿拼命点头。 “所以。”陆白捧起她的小脸,“跟我回去,好么,继续做我的妻子。” “嗯嗯!” 安夏儿咬着唇。 陆白再次拥住了她! 落地窗外的繁华迷离,映在他高贵的褐眸中,浮出一池动人的美丽光耀。 安夏儿并没有恨他,并没有离开他,这是他远远没有想到的,此刻,或许给他再大的成功,他都不会用来换这一刻的感动。 魏管家在外面敲了敲门,“大少爷,酒店外面聚满了记者,如果你和少夫人吃好了最好尽快回去。” 这一段时间,达家出事的消息,令人惊骇。 而安夏儿又是公认的一个与达芙妮有过过节的人,不知谁看到了安夏儿来了‘费洛朗姆’酒店,此时一些记者都等在外面酒店外面想向安夏儿探问消息。 外面记者个个扛着摄象机和采访话筒,正盼首时。 酒店的工作人员突然出来了—— “都让开让开!” “不要挡着陆总。” 这些记者一听,“陆总也在么?” 届时,更加轰动了。 陆白在管家秦修桀的陪同下,从酒店大门口出来了,保镖立即上前将这些记者从道路中央分开—— 记者一看陆白和安夏儿再次同时出现,八卦之心顿时大起: “请问陆白,今晚您是和安夏儿小姐来‘费洛朗姆’吃饭么?” “对于帝晟马上就要上市的手机,以及‘唯丽’的香氛产品,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请问你为什么这么看好‘唯丽’这个新品牌?” “请问安夏儿小姐,对于近几天达家出事的消息,你怎么看?达芙妮小姐失踪了,请问这与你有关系么?” …… 陆白脸色少见的可怕。 他回头对管家道,“将安夏儿护送上车。” “是,大少爷。” 魏管家将安夏儿护送上了车。 陆白站在车前,秦修桀冷酷地对这些记者道,“记者都散了,陆总今天不打算回应媒体,达家的事你们不应该来问安小姐。” 但记者面对这个帝晟的总裁,第一次表现出了不屈不挠,因为现在达家的消息很轰动。 ——并又亲眼看到了陆白和安夏儿出入酒店。 记者再次发问: “陆总,帝晟手机上市的事你不想回答的话,那请问你对于达家的事有什么看法?” “或者能问一下么,你跟安夏儿小姐是……什么关系?” “你们会发展成男女朋友么?” “媒体很关心这个问题。” 陆白眼神冷了一下。 秦修桀正要让保镖将这些记者赶走,陆白突然带起他绅士大度的微笑,看了一下手上的表: “刚好我还有几分钟时间,那就给个特例,回答你们三个问题。” 记者一听这个帝晟集团的总裁竟会亲自回答他们了,马上打开摄象机。 陆白看着这些闹轰轰的记者,“第一,关于帝晟手机上市的事情,时间已经确定了,我没必要再回答你们。我在上次财经访谈中也表示过我对‘唯丽’那个品牌的态度,我不想再重复说过的话。” “第二,我和安夏儿来‘费洛朗姆’这个餐饮酒店,除了吃饭还能干什么?” 记者听到这,脸色一晒。 在这个神一样从容的男人面前,他们非常畏忌。 最后,陆白冰冷地扫了他们一眼,“第三,我和安夏儿是什么关系?” “……” 记者马上一片寂静。 这是止前最令人关注的话题。 “男女朋友?”陆白眯了眯眼眸,“你们觉得我是谁,跟我提男女朋友?” 记者马上查觉这个男人不可能会交女朋友,他们问了不能问的,“对不起,陆先生,我们只是关心你和安夏儿小姐的问题,以后我们不会再问了……” “她是我老婆。” 陆白说完,转身上车。 笑话,他喜欢就直接娶了,还处什么男女朋友! 魏管家关上了车门后,金色的劳斯莱斯在现场记者的呆怔中很快离开了‘费洛朗姆’酒店。 酒店外面,记者们完全没有反应过刚才陆白那句话,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老……老婆?” “陆白是这么说的,对,对吧?” “大家都没听错吧?刚刚他确实那么说的吧?他说安夏儿是他老婆?” 记者面面相觑后,突然如梦初醒,慌忙给自己的报社和杂志社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