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醉了一池春水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63章 醉了一池春水

第263章 醉了一池春水 安夏儿一个震惊,坐直了,“当然不是,当然是你回来陪我最重要,吃饭是次要的,这怎么能比呢,这世界上谁也没你重要。” 安夏儿很狗腿地回答。 她领教过这个男人的醋意…… 陆白终于满意地点了一下头,“很好,你有这个觉悟最好。” 女佣外面端着托盘进来了,“大少爷,少夫人该吃药了。” 安夏儿从医院回来后,为了让她早点恢复,陆白还特地让医院配了一些药。 陆白回身接过女佣菁菁的托盘,走进来对安夏儿道,“所以,现在再把药吃了,明天你还可以吃这样的大餐。” 一提到药,安夏儿就拧眉了。 “我……其实我感觉我好多了,你看我能吃能喝的。”安夏儿往后缩去,“要不,药就免了吧,我感觉得我很快就快恢复了。” “听话。” 陆白端起那碗中药。 中药这味道……浓郁地啊! 安夏儿只感觉这苦味扑鼻而来,她的眉心都拧成麻花了,但面对陆白她又不好拒绝,“那,那先放一会……” 陆白坐在安夏儿床前用勺子搅伴了一下,散着热气,“听说,上午的药,你没喝完?” 安夏儿缓缓地向看女佣。 菁菁垂下头。 一个个都是打小报告的! 安夏儿低下脸,嗫蠕着唇道,“太……苦了嘛,我比较爱吃甜的,再说西药也好啊,这中药实在是……要不以后减少一半药量?” 陆白不知什么时候准备了一块巧块力,举了一下,像谈交易般地放在一边,“甜的,你喝完就可以吃。” “……” 面对严肃而不容抗拒的陆白,安夏儿再也找不到借口。 最后她干脆捧起碗,皱紧眉头干下去。 “太……苦……” 碗一放,她赶紧拿起旁边漱口的水。 漱口后,她拿起那块巧克力塞进嘴巴里,一边嚼一边眼睛湿湿道,“这种中药,真的不能换别的?别看我这样,我对难喝难吃的东西,实在没办法。” 她若是遇到了不高兴的事,也就是心里难受而以。 但食物的难吃,实在是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老话说良药可口,不是没道理。”陆白将那个盛药的碗放在女佣托盘中。 女佣点了一下头,退出去了。 “你说得轻巧,又不是你喝。”安夏儿瞪着陆白。 但由于她眼睫湿湿的,瞪着人的样子,一点恶意都没,反倒显得几份娇楚动人。 陆白看着她瞪着自己的样子,“你上回好像离开九龙豪墅时,都没有这么为难过,一碗药能难倒你,实在令人惊讶。” 安夏儿撇开脸…… 她那是不得不离开好么,再说他现在说那药不得不吃,她不也喝了? 难受还不许她抱怨两句? “好了,跟你说个事。”陆白道,“唯丽的宣传广告看了么,你上回说要请一个刚刚崭露头角的女星,既然那是你的意思,我已经让人帮你去签到了,明天上市,广告会在电视的晚间黄金档播出。” 一说到这个,安夏儿马上两眼放光,连药的苦味都似乎忘记了,“嗯嗯,我住在展倩那里时看到了报导,我真没想到,你会听我的意见用一个小女星。” 在安夏儿与陆白闹离婚的这段时间,陆白并没有食言,因为他说过会让人帮她负责运营和宣传。 所以,关于‘唯丽’品牌的事,陆白照样让人跟进。 “你的产品,代言人要用哪个,是你的事情。”陆白道,“只不过请个一线艺人,宣传起来,知名度会快很多。” 比如请碧昂丝那种级别,和用一个刚刚出道的女星,那不用说—— 用前者,可以一天之间就会火起来。 只是安夏儿总是有她自己的想法,而陆白一般也不会勉强她。 安夏儿点头,“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这个品牌也是一个刚刚上线的小品牌啊,我不想请那么大牌的明星,再说了,我也没有需要代言人就要有多大的名气,我感觉,主要还是要代言人的自身气质要符合那款香水。” 陆白手掌抚了一下她的脑袋,站了起来,“一个品牌做起来最重要的是要有其独特的风格,你有自己的想法,就坚持下去。” 再次得到陆白的认可,安夏儿心花怒放。 陆白一向往她卧室这边的浴室走去,身后安夏儿一边激动地道,“是吧是吧,我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我当时跟展倩提起时,她还说过我不听你的话呢,我就知道我想的也没错……” 跟陆白在一起时,她很放松毫无压力,因为她不用顾虑太多。 她在他面前,可以像个孩子般开心快乐着。 因为陆白像个历经世事的长者,睿智沉稳,无论什么事他总有见解以及给她准确的意见,并且有什么事,他都能最快速地帮她处理。 不一会,陆白从浴室那边出来了,卷着衬衫的袖子。 “你……”安夏儿看着他,“你去做什么?” “我没来过侧卧室这边,不知道浴室这么小,走吧到我那边洗。”陆大总裁不由分说,将安夏儿抱起往他的卧室去。 安夏儿吓得大叫。 被放在他床上的时候,安夏儿赶紧往床角缩去,“你你你,陆白你想做什么,我们现在不能同房……你忘记医生的话了么,反正我不干啊。” 陆白高大地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看着这丫头往后退去的模样,“我不会碰你。” “那你……” 陆白笑了一下,“夫人不是说我是你最大的追求么,既然你都这么表示了,我起码要做出点回应。妻子在家调养,身体不便,我应该照顾一下你……负责帮你洗澡!” 安夏儿只觉得大脑一轰,炸得她一片空白—— 吓得不轻! 脸上通红,接着全身都火热起来。 “洗澡?不不不。”她拼命缩在床角,然后跑下床去,“我手脚没断,我能走,我不用别人洗澡,实在不行也有下人,不用你,所以,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洗吧,晚安。” “回来。” 身后陆白一下拉住了她手腕,将她拽进了他怀中。 安夏儿推着他的胸膛大叫,“干什么?我不要你洗啊,我也不要跟你洗!” 原来他听到那句话这么高兴,一高兴这个男人就要纡尊降贵照料一下她的生活么? 他是亚洲第一的跨国集团总裁啊,总裁大人哪! 给她洗什么澡? 陆白用力地捏起她下巴,“你是在拒绝我的好意?” “啊,疼疼疼,放手……” “安夏儿你听着,我陆白还没服侍过谁,你有这个荣幸你不高兴,还在闹什么情绪?” “什么?情绪?”安夏儿整个人都气得差点爆炸,“我这是在闹情绪么,我这是在反对,我不要你给我洗澡……” “为什么不?” “因为……” 当然是不好意思啊。 “你全身上下我哪没看过。”陆白眸色沉了沉,“你现在不能有任何跌撞摔倒,万一你在浴室没站稳摔到哪了,怎么办?别闹,我不介意帮你洗一下。” 他昨天也是交待过,让女佣注意她在浴室的安全,但听说她不要别人服侍她洗澡。 那就只有他亲自来了。 为了她那句他是她的最大的追求—— 陆大总裁表示他可以帮她洗澡! “我不会摔倒。”安夏儿仰起小脸狂叫,“倒是你,什么帮我洗澡……” “因为我心血来潮。” 陆白言简意骇道。 “……” 安夏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安夏儿的脸没丢得这么干净过,她万没有想到过她一句‘陆白是她最大的追求’,这个男人就变得不像他自己了,非但让厨师准备了一顿大餐给她,吃饱还要带她洗澡,总之恨不得时时刻刻把她拴在身边,以表示他高兴。 主卧室的浴室很大,土耳其风格,宽阔的浴室贴着摩洛哥马赛克水晶瓷砖。 清澈的浴池荡漾着,醉了一池春水。 陆白抱着安夏儿进来,在她的挣扎之下强制把她剥干净洗白白了,之后二人又走进池水中。 安夏儿有气无力地趴在池岸边沿,眼角扫了一眼身后身材性感的男人,“你确定是帮我洗澡……不是占我偏宜?” 陆白站在他身后,高大英挺的身躯令人不敢逼视,肌肉线条优美,水滴顺着人鱼线顺畅流下,紧绷的腿修长迷人,氤氲的热气似遮似掩地飘过关键部分,画面靡丽得令人脸红心跳。 但作为一个蝶泳高手,陆白显然对自己的身材有百分百的自信,不穿衣服他也不会感到任何不自在。 更不在意安夏儿看他…… “偏宜?”他唇边动了一下,像北欧的完美雕像一样迈着修长的腿向安夏儿走来,“还用得着占?你时刻都是我的,不过我说话算数,你现在身体没恢复,我不会碰你。” “……” 安夏儿咽了咽。 她不敢回头。 她怕她鼻血喷在池水里…… “要喝什么?水,牛奶?”陆白说了两样她平时洗澡后爱喝的东西。 “不,不用了。”安夏儿埋下通红的脸。 “可以让人送进来。”陆大总裁道,“放心,我的下人就是你的下人,只要你有需要,可以尽情差遗她们。” “不……”安夏儿摇了摇头,“我不想喝。”t_t 她不习惯洗澡的时候,有别的人在啊! 身后这个男人她是没办法。 陆白看了她一会。 “是么。” 从池水中走了出去。 修长的腿从安夏儿眼前晃过,安夏儿神情晃了晃,更加脸红耳赤了。 “不过我想喝。”陆白微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无比腹黑地拿起旁边的手机,“把我的酒送上来……” 诶? 安夏儿一听,抬起头。 “那,我要喝牛奶,顺带……顺带也帮我送上来。” 说完,她整个人都缩到水下去了,只露出鼻子和眼睛。 陆总是拿她有办法。 听到她的话,他对电话里的管家道,“听到了?她想喝牛奶。” “好的,大少爷,我马上让菁菁送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