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腹黑的大尾巴狼!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76章 腹黑的大尾巴狼!

第276章 腹黑的大尾巴狼! “说得对。”陆白对于她的话很满意,“你是我妻子,有资格对你有意见的人,只有我。” 他的话,不容置笃! 安夏儿想起陆白说过,他妈姓慕…… “可是,你跟慕家……” “这与你不相关。”陆白道,“我连陆家都不顾,还会顾及慕家?” “……” 陆白道,“上回我放过慕斯城,并不是看在慕家的面子上。”而是给那个慕老夫人一分人情。 安夏儿多少能猜想到陆家与慕家的关联,但如此的话,陆白对于慕家应该是很照顾才对。 但刚才陆白对慕董事长和慕夫人的态度,陆白明显对慕家也并无多少好感。 这里面的水…… 很深。 但安夏儿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问起陆白不想说的事,只是道,“那……为什么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是?” “我老婆?”陆白一笑。 安夏儿看着陆白,“发生什么事了?” 陆白看了一眼旁边那几个向她走来的国外人,“夏儿,还记得前几天晚上,我问你的那个问题?我说如果我做了一些你可能会不认同的事,你会怎样么?” “……”安夏儿眨眨眸子,“记得,怎么了?” “你说不会计较。”陆白道。 不,她说小事她不会计较。 大事…… 安夏儿看着陆白,眉头一点点沉了下去,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了,“喂喂喂,你什么意思?该不会这是……” “听着。”陆白看着安夏儿瞪大的眸子,“安夏儿,能找到你,是我最大的愿望。我想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因此,我不甘于现状,我不甘于我们这样隐婚的现状。” 安夏儿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压低声音,“你说……是不是你?” “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陆白说完便向前走去了。 安夏儿急得瞪大眸子,“陆白——” “少夫人。”秦秘书阻止住她,“陆总很忙,有许多国外的贵宾,你们的事陆总自有安排,少夫人就先好好呆一会吧,这里有人会跟随着你,没有我敢找你麻烦。” “可是——” 秦秘书对安夏儿身后的司机道,“看着少夫人。” “是。” 司机点下头。 安夏儿看着陆白那边,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她隐约猜到刚才陆白话里的意思…… 该不会,是他对外面说了他们的关系? 然后传开了? 想到这问题,安夏儿大脑一嗡,回头看向身后,“展倩,你说……” 展倩不在了,只有司机。 看了一眼宴厅的边沿,只见展倩已经和其他记者去拍陆白那边了,然后还隔空给了安夏儿一个拇指—— 安夏儿眸光一瞠,加什么油,没见她急坏了? 难不成展倩他们都知道是陆白说出去的? “你说。”安夏儿只好问司机,“是不是陆白在外面说了……说了我和他的事?” 司机汗了汗,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安夏儿。 “这个……少夫人,其实外面人知道也没什么不好。” “什么!” “刚才慕夫人他们不是轻视你么?”司机想用激将法,“人活着,总要争一口气,如今外面的人知道你和陆总的关系了这不是更好么?给那些人一个耳光,免得他们瞧不起你。” “理是这个理。”安夏儿压着声音道,“但公开了,我以后就不自由了,我以后还要回学校,如果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以后回学校了还怎么混?” “……”司机汗,瀑布汗。 那就转学嘛! “你说。”安夏儿感觉喘不过气了,越想越气,“是不是陆白说的,是不在他将我和他的事说出去了?什么时候么?为什么我不知道?” “这个……” “哦,我知道了!”安夏儿恍然,“肯定是这几天我没有出来,所以才不知道外界的新闻与消息。” 陆白不但把她手机没收了,还不许她看电视,不让她接触到外面的媒体。 美其名曰是有辐射,以及她眼睛不能总盯着手机和电视看。 原来是不想让她明白外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陆白这个腹黑的大尾巴狼! 司机试探地看着安夏儿,“少夫人,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我哪里——” 安夏儿刚音量一拔高,注意到周围的视线,声音又压了下去。 “反正。”她咬了咬牙,“我不想公开,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还有,原先是他说要隐婚的么……” 怎么她觉和是隐婚很好了,他又要公开了? …… 周围那些名媛贵妇聚在一起,看着安夏儿这边,一些细细碎碎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来。 “看到了没,刚才陆白跟她太亲密了。” “看来传闻他们结婚了的事,十有八九了。” “安夏儿旁边那个随从,是叫她少夫人么?哦不,这不是真的……”一个金发的外国女子捂住了脸,显得十分不相信以及伤心。 “对,她怎么能嫁给陆白,我想和陆白吃个饭从去年约到今年,他可是一个音信都没有回给我。”又一个名媛咬着牙,盯着安夏儿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也许这是陆白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想让我们放弃他……” 一个男士调侃地笑道,“放弃吧你们,一个男人肯在公共场合与她亲密,就肯定是喜欢她。” 又是一片心碎的芳心! 安雄并没有离开。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他气得直哆嗦! 他本想请慕夫人压一压安夏儿的气势,没想到陆白一出现,几乎没人敢得罪她了! 见陆白从安夏儿旁边走开后,安雄沉下一气,迈开步子向安夏儿走去。 安夏儿正在心里炸毛—— “安夏儿。” 身后传来安雄的声音。 安夏儿跟司机抱怨的声音停了下来。 她回过身,看着面前的安雄。 一抹微笑从她唇角浮了上来。 “原来,你还没走?我还以为,你早就跟慕董事长他们一起走了。” “我有自己的立场站在这。”安雄恼怒道,“帝晟集团这次邀请了全国的名门,安家本来就有请帖,你觉得你还能让我走么?” 安夏儿蹙了蹙眉。 安家有请帖? 那是帝晟集团的人发的请帖吧?不然陆白是不会请安家的人过来…… 安夏儿马上收回了心神,没去想那么多了,毕竟一个公司有一个公司的考虑。 “哦,是么?”她没多在意地道,“那你又想来跟我说什么?像慕夫人一样提醒我,我不如你的亲生女儿安琪儿,以及以后离慕斯城远一点?还是想告诉我别得意,不然你们又去挖我们父母的墓……” “我只想让你别再以安家为敌!”安雄低吼道,“这次安氏股市出事的事,是你让陆白做的吧?你以为这样就能置安家于死地么?你有陆白,琪儿也有慕家……” 安夏儿眯了眯杏眸。 她在陆白面前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因为在陆白面前她不用多想什么。 但在安雄以及刚才慕夫人那种人面前,她当真是笑不出来,笑也是冷笑—— 成长的代价,就是你学会了用不同的脸色面对不同的人! 不再纯真! “哎。”安夏儿叹了叹,“仔细想想,我已经不能再说我是19岁了,我已经20岁了,我上回过了生日,现在在吃20岁的饭……你口口声说我对安家绝情,你们又知道我离开安家后遇到了什么。” “安夏儿,我在跟你说正事,我让你别再与安家为敌听到没!” “……” 安夏儿缓缓回头看着安雄。 “不然以慕家与陆家的关系,你最终也未必讨得了好。”安雄道,“这次我让慕家出面救了安氏的危机,以前的事算我们扯平,你恨安家,总不能连连锦辰他们也一并恨了,他们也是安家的人!” 他发怒地提醒着她。 那两个与她关系最好的弟弟,也是安家的人。 安夏儿在服务员经过的时候,从服务员托盘中拿了一杯淡雅的酒,轻轻呡了一口。 “安夏儿!” “……少夫人。” 安雄和安夏儿身后的司机同时说话。 前面气愤,因为她对问题的忽视;后者压低着声音,担心安夏儿能不能喝这种酒,他听说了安夏儿这阵子在九龙豪墅修养,那估记身体有恙…… 安夏儿咽下一口气,看着安雄,“你知道么,我为你说出这句话感到羞耻,因此我需要喝一口压压惊,毕竟我曾经那个最敬重的养父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 “你说什么?” “我若是没记错,我上回在安家里应该跟你摊明说了。”安夏儿道,“以后不要跟我提人情,就是搬出锦辰他们也没有用,你现在还在跟我说这种话就不怕被笑掉大牙么?” 安雄气得脸色浑黑。 “你说你们不怕我有陆白,因为安琪儿有慕家。”安夏儿好笑,她一笑起来脸颊边浮着浅浅梨涡,看起来很天真可爱,“你这话说得,就像是在用安琪儿跟我对比一样,我有什么,她也有什么,所以你们心里就平衡是不?” 安夏儿沉下脸,“不过我告诉你们,永远不用妄想安琪儿能跟我比,不是身份和地位的问题,而是我不屑与一个贱气逼人的女人相比较!而她那种恶毒的心肠,我也永远都比不上!” 话落,她酒杯重重放在了一边。 安雄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你竟敢……你竟敢大庭广众之下污蔑琪儿?” “污蔑?这是事实吧?”安夏儿冷道,“难道我父母的墓被人挖了一事不是她出的主意?这种泯灭人性的做法,也只有她能想得出来吧?因为你愧对我的生父,你让人去做这种事,不怕良心不安么?” 墓园的事,安夏儿是认定是安琪儿出的主意! 只有那个女人! 只要能扳倒她,安琪儿会无所不用其极,安琪儿心思毒到可怕…… 而安雄顶多是束手无策了,同意了安琪儿的办法,因为安琪儿总有办法让安雄同意她的一切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