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他还不能教训了?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77章 他还不能教训了?

第277章 他还不能教训了? 而在安雄和安夫人眼中,安琪儿也是绝顶聪明的…… “安夏儿!”安雄叫道,“你还在说这件事,我说过墓园的事你有什么证据是安家……” “这需要什么证据?”安夏儿道,“得了吧,这件事我们都一清二楚,你们不愿承认不代表你们没做过!” 安雄气得手发抖,“这么说,这回真是你让陆白……” “很可惜,这回还真不是。”安夏儿想到她那个失去的孩子,抬起脸,“我这阵子在休息,陆白做什么我也没干涉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真想自己与安家拼个高下。” 安雄刚松了口气。 安夏儿又话锋一转,“当然,陆白若是想对付安家,我也不会反对。” 安雄差点一个没站稳。 “哦,对了,你血压高可要小心一点。”安夏儿故意提醒他道,“若是你倒在这了,想必安琪儿和她妈妈会以为是我加害了你又要大作文章了吧?不过我也不怕,毕竟周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 司机道,“是,少夫人,我可以作证……” 安雄气得颤抖,一双布满褶子的眼睛瞪着安夏儿道,“安夏儿,你还知道我血压高,我供你上名牌大学,你受到的高等教育就是这样么?就算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养育之恩大于天,你不明白么?你是想要把我气死么?” “养恩之恩大于天,这话当然对。”安夏儿点头,“只是我身边的情况不一样,我的养父收养我的目的并不单纯,是因为他愧疚霸占了我生父的股份,想对于自己的良心有点补偿而以。” “安夏儿!” “不必再说了。”安夏儿道,“以后我与安家誓不两立,你不是说安琪儿有慕家么?可惜我不怕,慕家能把我怎样?我相信你们无论做什么,陆白都会保护我。” 有一种爱,叫有你在,我天不怕地不怕。 一切想要让我妥协的恶势力,我都不想再低头。 看着安雄不停变化的脸色,安夏儿走近几步低声说,“因为,他是我老公啊,他不护我护谁?” 她就是得罪了慕家,陆白也会站她这边吧? 她还会去受慕家人的气? 笑话! “安夏儿,你别这么狂妄!”安雄气得气血翻腾,指着她,“就算陆白真的娶了你,陆家也不会承认你的身份,未来的事还说不准呢!” “是想说以后也许我和他会分开?到时我就没有他那个靠山了,我就没办法了?” “你若是得罪了慕家,将来离开陆白有你受的!”安雄威胁道。 安夏儿笑,“好,我等着。” 可惜了。 陆白说他会宠她一辈子! 前方,陆白正跟几个国外的商业大腕站在一起,眼角余光看到那边的安雄和安夏儿。 “谁请了安家过来?”他剑眉拧了拧。 “陆总,你只说请国内所有的商政翘楚。”秦秘书道,“并没有排除谁,所以,公司的人就一并发了请帖吧。” 陆白喝了一口酒。 他看着安夏儿。 “过去看看。” “是。” 秦秘书应声而去。 **** 安雄刚想说什么,就见陆白身边的那个秦秘书走过来了,这个秘书一身黑色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与他的上司一样气势凌利。 秦秘书走过来,视线扫了一眼安雄后问安夏儿,“少夫人,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安夏儿没有太大的表情反应,“没什么,不过是听到了一些很好笑的话。” 秦秘书又看向安雄,“安总?” “哼!” 安雄黑着脸。 “安总,既然你知道她与我们陆总是什么关系,那还请你放客气一点比较好。”秦秘书道,“陆总这次特地让她出席,她若是生气若受委屈了,陆总是不会一边观看的。” 安雄一包,“我跟安夏儿说话,与陆白何关……” “安总您老真是爱忘事。”秦秘书笑着道,“她已经离开了安家,你亲自将她赶出门的,如今她与安家再无牵连。” 安雄气得胸膛气伏。 他养大的一个养女,他还不能教训了? “刚才陆总没什么时间问,那我就代陆总问一下。”秦秘书看着安雄,说道,“刚才慕夫人他们似乎与我们少夫人起争执了,慕夫人一向不会出席外面的商宴,难道是安总你特地把安夫人请来压迫我们少夫人?” 安雄整个人都凉了一下。 这个男人虽是秘书,但眼睛出奇得毒,不愧是帝晟集团总裁的秘书! “……”安雄不承认,“我没有这么说。” “不论是与不是,相信安总刚才也已经看到了。”秦秘书道,“陆总会无条件站在我们少夫人这边,既使得罪慕家。” “……”安雄沉着脸。 “因为在陆总眼里,我们少夫人比较重要,就像陆总他不会将达家放在眼底一样,也不会将你们安家放眼底。” 这已经是警告了。 安家再对安夏儿怎样,达家的下场就是安家的下场! 安雄吓得不轻,气得直抖,“这就是他陆白的话么?看不起人?” “前提是,那得是人。” 秦秘书提醒他。 安雄脸色不知多难看。 “安总,夏国候先生夫妻的墓被挖是怎么回事,我们大家都清楚。”最后秦秘书道,“你如果真想保全你们安家,以后最好注意你们的行为,不然下回就不是安氏股市出问题这么简单的事了……” 这已经不必隐盖了,安氏这回股市的跌停就是他们陆白的警告! 安雄没有说话了,不敢再接话。 最后秦秘书看了一下时间,对安夏儿道,“那少夫人,你先呆着,陆总估记还需要一些时间应酬。” 安夏儿点头,“我知道,让他先忙吧。” 无奈,有个这样的总裁老公—— 有时她不能再粘着他。 交待过后,秦秘书又返回陆白那边去了。 此时,宴会上的一些人虽然好奇安夏儿与陆白结婚的事是否真实,但却没有任何人敢上来问她这个问题! 一时间,只有展倩目不转睛地盯着安夏儿这边,柳小姐也看着安夏儿这边。 都看到了她与安雄像起了什么争执…… 其中一个记者小声地道,“s城所有名人都聚在此了,连那个安夏儿小姐都在这了,就算不做新闻,去采访她几句,估记也能登上头条。” 另一个记者马上回一句,“别搞事,没见陆白刚才那个护犊子一样的脸色么,敢过去骚扰她,下一秒就会被赶出这个宴会。” 展倩道,“我说各位记者,我们不是八卦媒体,好么?” 一时间,连记者也没有人再讨论安夏儿了。 安夏儿看着陆白那边。 隔着宴厅的贵宾,陆白向她举了一下酒杯。 “……” 安夏儿抿了抿唇,还是又拿起酒杯举了回去。 陆白对着她微笑了一下。 安夏儿回过脸,不与他对视了。 在这样的宴会上眉来眼去像什么。== “安夏儿,你倒是有本事!”安雄气哼哼地,“以前在安家,我还没想到你竟有拿下陆白那样的男人的本事!” 安夏儿虽怒但笑着,“后悔把我赶出来了?” “哼,那就要看他是不是会一直对你好下去。” “这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有这时间与精力还不如操心一下安琪儿和慕斯城吧。”安夏儿道,“据我所知,现在安琪儿与慕斯城的感情不是很好哦。” “你不在用在这假腥腥!” “那就说点有用的吧。”安夏儿将笑容收了,“上回我回安家时,向你确认过我父母的死亡原因,现在我想问一下你。” 她声音顿了一下,“以前在我父母去逝之前,你见过我么?” “……” 安雄侧眼看了一眼安夏儿。 不知她问这个做什么。 “我是说,在你把我从孤儿院收养回去之前。”安夏儿抿了抿唇,想到这个问题,心跳得很快,“你见过夏家的女儿么?” 他确定她是夏家的女儿么? 是陆白以前遇到的那个小女孩么? 虽然陆白认定了她是那个小女孩,而知道这件事她也高兴,所以她不想有一点点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她害怕她不是那个小女孩。 所以她一定要百分百确认! “事到如今,你问这个问什么?”安雄脸色冷了。 “回答我!” 安夏儿突然无比严肃道。 安雄眯了眯双目,看出安夏儿很紧张这个问题。 说不准…… 安雄看了一会安夏儿。 “哼。”他突然沉声哼声着,也用无比严肃的语气回答安夏儿,“安夏儿,你既然这么想要这个问题的答案,这么想确定我在收养你之前有没有见过夏家的女儿,那我现在就回答你。” “……” 安夏儿心脏咯噔一下。 “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安雄愤然转身,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膈应安夏儿的事,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她这个问题的答案。 安夏儿看着安雄的背影,紧紧地咬着牙。 司机道,“少夫人,你问的这个问题很重要么……” 安夏儿没有说话。 当然重要…… 旁边柳小姐见安雄走了,终于走了上来,“安夏儿小姐,你跟安家的关系还没有缓和?安总的脸色不太好呀?” “……”安夏儿收回视线,“没什么,这是我与安家的事。” “哦。”柳小姐马上笑道,“我是以朋友的身份过来的,没有打算要将你和安家的事写出去。” “哦?”安夏儿也笑,“柳小姐作为主编,会对我与安家的事不感兴趣?” “我最感兴趣的,是你和陆总。”柳小姐道,“可以的话,我倒希望能得到一些独家的消息,比如陆总刚才不惜气走慕董事长也要为你说话,他这么护着你,你们……果然还是结婚了?” 安夏儿微笑着。 果然,还是过来挖独家新闻的吧? “不好意思。”安夏儿道,“柳小姐说是我的朋友,那就不要太过问我的私事吧?” 安夏儿这一说,倒让柳小姐有几分尴尬起来。

下一篇   第278章 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