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好霸道!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80章 好霸道!

第280章 好霸道! 好霸道! 安夏儿抬起眸子瞪着他,不敢相信。 “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那我想要的东西,比如我想让外界知道你是我的妻子,你会把这个决定权给我么?”陆白静静地看着她,拿出他集团总裁的谈判本事,一步步攻破她的内心。 安夏儿心里吐槽:哼,说什么会不会把这个决定权给他! 从来都在他手上吧? “你是在问我么?”安夏儿闷气地道,“上回又是谁说,我说我们结婚了并没有什么用,但如果是你说就不一定了?这个决定权从来都在你手上吧?” “……” “那你问一下我,就表示你尊重我了?” 陆白突然抱住了她。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我上回不该那样说,我收回那句话,我会尊重你。” 安夏儿的脸庞搁在他宽阔的肩头,紧握着手。 “你如果不答应也没用,像我们刚结婚时一样,你有时需要有人推你一把。”陆白将她从肩头扶直了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一次有必要让人知道你是陆少夫人,那就慢慢适应吧。” “什么?” “我是会尊重你。”陆白道,“但这一回我不能由着你。” “陆白,你——” “你就当是我是故意的吧。”陆白道,“我的夫人,要生气回去跟我生吧,但我说出的话不会收回来。” 在安夏儿震惊的眼眸中,陆白对司机道,“带她上车。” “是,陆总。” 司机赶紧还安夏儿上车。 安夏儿突然抓着车门,回头大叫,“陆白,你这个狡猾的男人,你还说尊重我,我告诉你我不要把我们结婚的事公布出去……” 司机看了一眼正在过来的人,“少夫人,记者来了,上车吧。” “陆总,陆少夫人?”莫珩谨走出来,身后还有几个记者也跟着出来了,他们看了一眼安夏儿和陆白之间的气氛,“请问你们谈好了么?有几个记者想采访一下你们,不知你们能不能给电视台作一档夫妻访谈……” 安夏儿道,“什么夫妻访谈!免谈!陆白我告诉你……” “把她带上车。”陆白道。 司机只好强行将安夏儿送上了车,“少夫人你别为难我了。” “陆白!陆白……” 声音消失在车内。 司机关上车门后对陆白道,“那陆总,我就先送少夫人回去了。” 陆白看着车窗玻璃里面安夏儿的身影,点头,“路上小心。” 司机很讶异陆白会对自己说这种叮属的话,但反应过来她是看着车内的方向时,很快点下头,“陆总放心。” 司机很快载着安夏儿离开了。 陆白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对身后的两个保镖道,“跟上去,确保她安全回去。” “是,陆总。” 两个保镖上车追上去了。 现在安夏儿以陆白妻子的身份首次在媒体前曝了光,陆白随时都会为她的安全多做一重保障。 莫珩谨想起刚才抓着车门的安夏儿,来到陆白旁边,“陆白,你跟安夏儿小姐?” “不关你们的事。”陆白扫了一眼他和那些记者,“各位记者,我妻子她比较害羞,不过我们确实没有打算接受什么夫妻访谈。” 陆白说完拿起正响起的电话,到一边接电话了。 一个记者看向莫珩谨,“莫少,这……” “那就没办法了。”莫珩谨微笑道,“陆总还有其他的事,那各位记者就请回吧,帝晟集团的副总裁正在做企业规划的演讲,作为时事记者,那才是你们更该关注的东西,你们知道安夏儿小姐是他的妻子就行了。” 几个记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秦秘书走上来,“各位记者,请进去吧。” “好的。” 记者又返回了宴厅。 记者走后,莫珩谨对秦秘书感叹道,“陆白今天的做法太出人意料了,上回参加他们的婚礼时,我还想着他们的事情也许会有露出水面的这一天,想不到这么快。” 仅仅半年而以。 安夏儿就从一个被陆白藏在金屋的小娇妻,浮出了水面。 秦秘书只是礼貌地回应,“莫少,这是陆总临时的打算,我并不知晓。” “连秦秘书你也不知道?那他的心思当真是无人捉磨得透了……” 莫珩谨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那边的陆白。 陆白接到了裴欧的电话,英俊的眉心缓缓皱了起来,“死了?” “就在刚才。”电话里裴欧似乎在海边,很广阔的地方,并传来一些海浪的声音,“我刚带人坐艇过来,这个意大利商已经死了,很可惜,只差一点就可以知道指使人是谁了。” 后面传来裴欧狠狠的一句咒骂! 陆白手握了起来。 那个意大利商背后涉及的黑帮,与当年杀害他妈和他弟弟的黑帮似乎是同一个,他这一阵子让人和裴欧密切关注着那个意大利商的行动……却没想到这个意大利商人竟突然死了。 被人灭口了。 陆白脑里闪现这一句话。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因为距离原因,还没有看清杀他的人是谁。”裴欧又道,“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他慕后的人发现了我们的跟踪,所以断了他这条线。” “还有什么信息?” 陆白目光冰冷,一谈到这件事,他整个人就冷得像个陌生人。 “有一点……”裴欧似乎在那边检查着什么,“这个人不是枪杀的,估记是用别的刀,这个向上绞的刀法,跟一个你曾和我提起的例子有点像……” 陆白褐色的眸子有点波动。 “陆白……” “我过去确认。”陆白挂了电话。 有一些事,他是一定要解决的,比如当年绑架他妈妈和他的人,因为那些人直接导致了他妈和他弟弟的死亡,而他也恨透了陆家,恨透了他的父亲…… 若说安夏儿是他最想找回的美好,那那帮人,就是他最想解决的阴暗过去。 陆白来到一个保镖面前,“车钥匙。” 保镖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立即将一辆轿车的钥匙恭敬递上去了。 秦秘书忙道,“陆总,你要去什么地方,我让人跟你去……” 陆白没说话,开车走了。 秦秘书马上道,“还站着什么,赶紧跟上陆总。” “是。” —————— 安夏儿当晚坐在客厅里,等陆白回来,问他有没有封住那些记者的嘴。 但等到大半夜,陆白都没有回来。 魏管家和两个女佣听到庆功宴上发生的事后,半天没有说话,没有想到陆白还会当着安夏儿的面再次对所有媒体公开他们的关系—— 这…… 看着安夏儿,魏管家默。 但两个女佣年轻,作为年长一些的魏管家只好再次充当起长辈的角色走过去,“少夫人?” 安夏儿撑着额头,困得眼皮直坠,“嗯?陆白他回来了?” “……”魏管家顿了一下,“还没。” “那就不必说了。” 安夏儿又继续撑着脑袋。 “你跟大少爷生气,他上回在媒体前说你是他老婆那件事,其实我是问过他。”魏管家道,“大少爷的意思是说,当时还有另一个情况,他要用一个更重要的消息将……” “将达家出事的事压下去。”安夏儿接过他的话,“陆白说了。” 如不是因为这一点,她现在绝对气饱了。 “少夫人知道了?” “上回的事我可以算了。”安夏儿半磕着困倦的眼皮,“就让媒体去说吧,我就当作是传闻吧,但今晚他在庆功宴上说的话……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收回去,既然收不回去,他也不能让媒体报出去了。” 记者若将陆白说的话刊登出去,就相当于陆白公开婚事了。 安夏儿今晚从酒店回到九龙豪墅后,已经不顾魏管家他们的阻止,去网上翻了了一下这阵子的新闻—— 她万没有想到。 陆白上次竟然在外面说她是他老婆…… 她若是在当场,估记要被吓出心脏病来! “这就看大少爷的安排了。”魏管家说,“不过,相信大少爷会作出最合适的安排,还有他既然想公开和少奶奶的关系,这不也正好说明他是爱少夫人你的么?不然,他怎么不介意公开你们的关系。” “……”安夏儿一脸气闷,“哼,说什么爱,他做这件事之前都没跟我商量,不,他是先套我的话!” 想起那天晚上陆白问的那个问题。 她还说小事不计较。 结果就让陆白钻了空子,他说将他们结婚的事公开就是小事……反正他说小事就是小事。 套路,全特么是套路! “少夫人,你听我讲一句——” “闭嘴!”安夏儿蹭地站了起来,“你们都给我听着,现在你们谁也不用替他讲话,反正我要陆白亲自跟我解释,还有他必须让那些记者将今晚关于我们结婚的事给‘忘’了,不然我跟他急!” 魏管家和两个女佣都不说话了。 安夏儿又看了一下时间,12点都过了,陆白还没回来。 她想打过电话过去,但这样显得她很有怂,她应该坐在开着灯的大厅里,然后陆白一回来就看到她这张想要结果的脸! 这才够气势! 表示她很正视这件事! “我……”可是困意越来越大,安夏儿有点扛不住了,最后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先上去睡一会,等下他回来了你们叫我,记得啊。” 魏管家他们没作声。 安夏儿又看过来。 “好的,少夫人。”魏管家只好让她先放心。 安夏儿这才上去了。 魏管家叹了一口气。 想当初,安夏儿刚来的时候,可是无比乖的一孩子哦不一少夫人啊! 现在,她居然这么跟他讲话了,果然从大少爷那受的气牵怒到了他么…… 管家难做啊! 女佣菁菁走过来,“少夫人和大少爷不会又……” “先别乱猜。”魏管家道,“这是大少爷和少夫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别掺入。” 两个女佣望了望对方,“哦。” 但是,陆白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