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吵醒总裁大人的代价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86章 吵醒总裁大人的代价

第286章 吵醒总裁大人的代价 从他们结婚一事被公开,再想到前天晚上帝晟庆功宴上的事……慕家人对她的警告,还有安雄。 想起安雄的话,安夏儿的手缓缓握紧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安夏儿才发现已经天亮了,她回过头看着陆白…… 借着窗幔缝隙透过的天光,陆白脸庞轮廓在视线里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当真是如雕如铸! 英气的剑眉,长长的眼缝线,眼角处是微微往上挑。 鼻子很高。 唇嘴很薄。 五官完美,电脑也无法拼出来的完美比例。 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呢? 想起昨天他送她的玫瑰,安夏儿缓缓带起了唇角,他说能嫁给他的人只有她……这种无以伦比的感动是什么?还是为能得到他的认可而感到幸福吧?那他们结婚了的事公开了就公开了吧,只要他喜欢。 嗯! 在这个明媚的早晨,安夏儿愉快地决定了不再纠结于此事!陆白想做的事,她也该支持! 安夏儿一直都起来得晚一些,很少有这样静静看着陆白睡着的机会,她就这样歪过脸,久久地看着陆白,久到她脖子酸了,她才慢慢坐起来。 “陆白?”她摇了摇他,“……你昨天是不是说今天要去哪,要带我去哪?” 陆白睡着,也不知有没有醒。 “我先说明,就算你对外公布我们结婚的事我可以原谅你,但我现在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啊。”安夏儿像比大人先醒来的孩子一样,坐在床上,饶有兴趣地伸手挠了挠他,“现在外面的记者肯定都在等着我露面了,我一时还不知怎么回答他们。” 陆白眉心缓缓拢了起来。 “还有。”安夏儿又想了想,“下回你要做什么,先跟我说一声好吧,起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嘛。” 陆白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了。 安夏儿眨着眸子,没有注意到陆白的神色变化,继续思忖着,“还有,我那天晚上问我养父那个问题,他……” 身体突然一个倒置,眼前景物旋转了过来。 安夏儿吓了一跳,“啊!” 陆白身体猛地压了上来。 “安夏儿!”陆白整个人都是被吵醒的怒气,将这女人按在身下,低沉可怖地道,“安夏儿,你再给你吵,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上了你?” “……” 安夏儿心脏快从喉咙里跳出来。 整个人动都不敢动了。 糟糕。 她差点忘了。 这个男人有很大的起床气……她来九龙豪墅时还领教过的。 “不不不……不好意思。”安夏儿惶恐地道,“我不喊你了,你你继继睡。” 看着她一张像被吓傻的脸,陆白松开了她又倒回他那边睡了,在安夏儿不知该说什么时,他声音悠悠传来,“不会去人多的地方,那个地方想必现在也没人。” “……” 不是人多的地方? 安夏儿眨了眨眼睛。 她大脑一抽风,一时嘴快,“那是去哪……啊!” “你既然不想睡了那就做点别的事吧。”陆白一只手按着她娇小的肩头,一只手手指捏起她的脸颊便向她唇上吻了下去。 安夏儿瞪大杏眸,所有声音被封在了喉咙中。 陆白沉重的气息笼罩了过来,温柔而用力地辗压着她娇嫩的唇畔,似乎生气这个女人大清晨吵醒了他,他吸吮着,近乎啃咬似地含着她的唇瓣,这个男人冰冷的气息之下,似藏着一座隐忍了很久没有爆发的火山。 安夏儿被吻得有点透不过气,推了推他的肩膀,“唔……陆……” 回答她的,是腰间一记不重不轻地捏掐。 似乎惩罚她的不听话。 “唔……” 安夏儿蹙紧了眉。 陆白用力地吻着她,舌尖娴熟而巧练地撬开了她的贝齿,滑进了她温软而湿热的口腔中,一开始像疾风骤雨般地掠夺,之后狂风刮过,是如三月细雨般的温柔轻扫,陆白捏着她下颚的手指力放松了。 他用舌尖轻轻卷起她的,并轻轻包裹着,引导着她。 安夏儿心跳很快。 她知道她现在不可以,但她又不敢推开他。 而且对于陆白的撩拔,她很快会有反应,完全架不住他进攻。 仅仅一个吻,她肩头已经开始微微颤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不知发展下去陆白会怎样。 安夏儿吓得瞪大眼睛,“你你……” 陆白低到令人心跳的声音从他唇齿间发出来,“放松。” “可是……” 安夏儿眼睛都湿润了,雾气染湿了她的眼睫。 她不是拒绝他,而是此时有些害怕。 陆白抱着她纤细的腰,像采撷美丽一般,唇从她脖子上轻轻吻着。 安夏儿紧攥着身下的床单。 “……没,没关系么?” 陆白停了一下,说了一句令安夏儿羞恼无比的话,“放心,我不会进去。” 安夏儿想用被子把她红成了像煮成虾子般的脸盖住,“可我这样很……难受。” 陆白突然在她身上某地方咬了一下,“这是你吵醒我的代价。” “……你。” 安夏儿痛得捂紧自己。 他还咬她。 陆白抱着她,紧贴着的彼此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半个小时后。 陆白脸埋在她的颈间,喘息着,带着余韵的狂燥气息慢慢舒缓了下来,安夏儿声音发抖地道,“你……你能不能先起来,很重。” 在把这个小女人压扁之前,陆白起来了,叹了声,“早点好起来吧,我不知道还能忍多久。” 从床上下来后,陆白走进了浴室。 安夏儿将那只已经酸麻掉的手,缓缓地举起来,发抖地举在手前。 当看到上面的东西时,她瞪大的眸子颤抖,大脑一轰,套上睡衣冲回自己卧室那边洗手去了。 安夏儿洗手之后,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又用冷水拍了拍脸。 “冷静……” “你好歹是个嫁了的人了。” 安夏儿看着镜子中那泛红的脸,深呼吸一口,自我催眠。 都是她自己作的,她吵醒她干嘛,陆白那大闷骚冰山,大清晨发什么…… 安夏儿让脸上的红潮退下后,回到卧室看到昨天那个花盒,以及下面那些现金。 叹了口气。 她将头发拢到耳后,给展倩打了一个电话,“喂,展倩。” “啊,怎么了。”电话里传来还在被窝里的懒懒声音,“我还没起呢,昨天为报纸排版忙到三四点,你跟陆白结婚的事公开了就公开了嘛,反正现在谁都知道了……” 安夏儿没好气道,“我没跟你说这事,好吧,是这样,我现在暂时不能去你报社那边,我会让人把钱送过去……谢谢就不必说了,我们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反正你也说了,当我资进去……” 电话里,展倩听到她安夏儿已经筹备好资金了,已经兴奋地掀被起来了,她一握拳头: “嗯嗯,放心小夏,我一定会把《知星》做起来,你相信你,你钱不会打水漂的!” 安夏儿好笑,“嗯,那展大主编,祝《知星》风升水起哈!” 挂下电话后,安夏儿松了口气,看到好友那边发展顺利她也开心。 外面女佣菁菁见她卧室门开着,便过来道,“少夫人你起来了?听管家说大少爷和少夫人你们今天要出下门是么?” “哦,是。”安夏儿回头道,“先别去叫他陆白,他在……” ‘洗澡’二字还没说出来。 菁菁笑道,“少夫人,这你不说,也没人敢去叫大少爷起来。” “……”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 不,他起来了,被她吵醒了。 还…… “那少夫人是要先吃早餐,还是等下与大少爷一起吃呢?”菁菁又问道。 “我先梳洗,等下和陆白一起吃吧。” “好的。” “等下。”安夏儿又指了指床上那个华丽的花盒道,“拿个花瓶上来,装点水,把这花放花瓶里吧。” 菁菁看了一眼那花,“哦,好的,要像那束粉玫瑰一样将花瓶放去少夫人的工作室么?” 想起昨晚陆白的话,安夏儿松下一口气,微笑,“不用了,这个放我卧室,还有去拿个包上来把这些钱装好,让两保镖送去给我那个朋友展倩,她开了报社,刚好缺资金。” 不愧是陆白的女佣,一看就是见过世面。 菁菁看了一眼那铺满花盒里的现金,愣是眼也没眨地点头,“好的,少夫人。” 安夏儿梳洗后,想起昨天陆白说让多穿点衣服,从衣柜中拿了一套皮粉色的针织长款连衣裙换上。 许多女星或名媛为了形象上的美观纵使寒风中也依然光着腿美丽冻人,不穿袜子,但安夏儿为了保暖,还是穿了条打底裤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