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总是被宠爱着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87章 总是被宠爱着

第287章 总是被宠爱着 当从镜子中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时,脸上一丝羞郝掠过。 这就是吵醒陆白的代价。== 谁能想到陆白那个高高在上的帝晟集团总裁,竟还有着起床气?传出去被人笑掉大牙。 安夏儿呼了口气,只好又找了一件简约外套穿上,用领子将脖子上的痕印遮住,将头发斜斜地扎成一个花苞形状在肩头一侧,脸上抹了点润肤品便下楼了。 女佣菁菁正站在楼梯口等她,“少夫人你下来了,大少爷已经吃完了,你快过去吧。” “诶?”安夏儿脚步一顿,“他已经下来了?” “哦,大少爷半个小时前就起来了。” “……” 安夏儿瞠目结舌。 她梳洗一下换了套衣服,妆都没化,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陆白他那么神速? “少夫人?”菁菁看着她。 安夏儿回过神,忙走下楼阶,“好,我现在就过去吃。” 餐厅,是极配合九龙豪墅北欧风格,雅灰色的地板,白色的大理石餐桌,黑色的桌椅,简约的奢华。 几盏几何形风格的高级黑色吊灯从天花上低垂下来,如静物画一般地静置在桌餐的两米之上,陆白一袭白衬衫和西裤坐在前面,没有穿外套和马甲,休闲随意,气质高雅,光洁的额头上连发丝都一丝不苟,干干净净。 他不但起床去洗了澡和洗了个头,还穿戴整齐了…… 不愧是时间观念超强以及完美利用时间的大总裁! 行动力百分百! 安夏儿吐了吐舌头,走过去,“你已经下来了?” 陆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浅褐色的眸子落满白色的奢美灯光,“我不是女人,起个床用不着那么费时间。” “……” 安夏儿扁了扁嘴,想说她磨蹭就直说嘛。 再说她已经够快了好么。 “好了。”陆白道,“过来吃早餐。” 声音很温和,像早晨的事完全没发生一样。 “哦。” 安夏儿走到餐桌边坐下。 魏管家道,“少夫人,你看下这早餐合不合你胃口,如果不行可以让厨房再做一些。” 安夏儿看了一眼餐桌上,今天全是西式的早餐,忙点头,“嗯可以可以,不用做了。” 虽然陆白脸上没表现出来,但她不能保证他还没有为早上吵醒他的事而在生气……因为有时这男人,说变脸就变脸。 安夏儿忙再次惹到他。 他又要让她帮他解决。 “好的。”魏管家点了一下头,“那大少爷,我去让司机准备车吧。” 陆白点了点头。 从帝晟集团到他每一个住处,都会有他专门的司机。 魏管家出去后,安夏儿低下头赶紧吃起早餐来,一边道,“那个……早上……” “以后别吵我。”陆白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多吃点吧,早点好起来。” 想起他早上说让她早点好起来,安夏儿耳根热了热,吃东西的动作更快了。 陆白看着这个不说话的女人,“今天厨房只是按我的胃口做的早餐,想着你也许换着吃下也不错,但你如果不习惯,可以让厨房再准备一点别的。” “不……就这样,可以了。” 安夏儿表示,她绝不挑食。 陆白点点头,“嗯,那就好。” 不一会,小纹从厨房把那碗安夏儿每天必喝的鸡汤又端过来了,“少夫人,你请吧。” 安夏儿眉头蹙了起来,“大清早喝这个?” 陆白看着她,目光如炬。 安夏儿汗直淌,“好……我喝。” “少夫人,请。” 小纹俏皮地放在她面前,又旁边站着了。 陆白早餐已经吃完了,见她乖巧听话地把鸡汤喝了,才拿起电话打给秦秘书交待公司的事。 司机从九龙豪墅的地下车库开了另一辆陆白的宾利欧陆出来。 安夏儿发现,陆白着实是个品味超群的男人,除了那辆去公司时常用的座金色劳斯莱斯幻影,他其他的车一律都是性能优良以及内部极安静的车,一点引挚的声音都听不到,安静到让人想七想八。 车内,陆白合着眸子仰靠着,正在闭目养神。 安夏儿看着他俊美的侧面,有点忐忑要不要开口。 “怎么了?” 陆白像知道她在看他。。 “……去什么地方?”安夏儿道,“现在媒体正在高度关注我们,我们若是去一些公众所场,会不会大招摇了?”能不能算了? 虽然她可能拒绝不了,但她还是想问清楚,万一去到一个全是记者在等着他们的地方…… “说了,不是什么人多的地方。”陆白睁开了眼睛,说起那个地方,目光中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带你过去看看,也许早该告诉你。”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表,似乎在确定时间。 黑色的收藏性超级表,泛着低调内敛的华光,指针所向,上午9点。 安夏儿松了口大气,“哦,那就好,吓死我了。” “嗯?” “我担心你要带我去见媒体,让我当面回应我们的事……” “我公布是我的事。”陆白道,“你回不回应外界是你的事,我不会逼你。” “……” 安夏儿手指握了握。 陆白听她安静了下来,回头看着她,“怎么了?不是去什么可怕的地方,你不用担心。” “昨天的花……”安夏儿想了想,“谢谢,还有你准备的‘惊喜’,我接受了。” 她接受他给她的钱。 她是喜欢钱,但她更喜欢她老公的钱…… “不用谢。”陆白笑道,“我不买花给你,给谁。” 安夏儿点了点。 和陆白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暖暖的,很自在,总是被宠爱着。 安夏儿看着这个完美的大总裁,“不过我很意外,以前你很生气展倩带我去了‘慕斯’美食城,现在你居然会同意让我去资助她她?” 她本也是想着资助的,只是展倩不肯接受她这份好意,怎么着都要让她以股份的身份投资进去。 陆白上挑的眼角看了她一眼,“我钱不是给她,是给我老婆拿去做点小生意,她拿去玩得开心就好。” “……” 安夏儿头越低越低。 她被撩了。 陆白唇边勾了起来,“不过你若是觉得感谢我的话……也可以为我做点别的。” “什……什么?” 安夏儿很紧张。 “比如像早上一样。” 安夏儿眉角抽搐,她没听到,她什么也没听到…… 陆白捏着她的下巴把脸板了过来,安夏儿看着他慢慢凑过来的脸,心里一紧张,脱口而出,“那个,我要跟你说个事。” “嗯?” 陆白停了下来。 “帝晟的庆功宴那天晚上,我问了安雄,关于他在我父母死之前有没有见过我的事。”安夏儿道,“但他并没有告诉我,还有,我感觉他是见我在意这个问题,他以后可能都不会说。” 为了报复她,他不会给她那个问题的答案。 陆白松开了捏着她下巴的手指,“那就没必要去问,这个问题他回不回答都不要紧,你想弄清楚这个问题,无非就是怕安雄在收养你回安家之前没有见过你,而你可能还有几分不是夏家女儿的机率是么?” 安夏儿没说话。 “但安夏儿,你觉得拥有一样的胎记的人,世界上有几个?”陆白道,“听我的,别在意这个问题了,我说了,我认定你了。” 安夏儿眨了眨眸子,看着陆白,“但如果是我,你会更安心不是么?” “……” 这女人什么逻辑。 安夏儿眉眼弯了起来,“所以如果没办法再验证了的话,我也就懒得折腾了,但如果还有一些办法我可以试试,再说我小时候见过你的话,我也想想起小时候的事。” 说不准她努力一下,可以想起她失去的记呢? 想到她小时候救过陆白。 她觉得很美好。 陆白手指绕着她一缕头发,看着她,“那你想怎样?” “我去趟安家,把我在安家小时候的照片找出来。”安夏儿道,“我上回说过,我在安家应该有小时候的照片,比如像过生日时照的。” 陆白静静看着她,“一定要去?” “看看嘛。” 陆白看了一下时间,“我先声明,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在d市,早点过去只为早点回来。” “不用很多时间。”安夏儿道,“就顺路去一趟安家那边,我打电话让安家帮我找的话,我怕安家敷衍,我还是自己去找一下吧。” 最后陆白揉了揉她脑袋,还是随了她。 车停在安家外面时,陆白道,“我不下车了,我对安家没什么兴趣,你尽快出来。” 话落,他便又交待候在车外面的两个保镖,“你们跟她进去。” “是。” 安夏儿只好带着两个保镖去安家。 安家高大铁栏门打开后,低着头胆战地道,“安夏儿小姐,今天……老爷和夫人不在家。” 佣人知道安夏儿现在跟陆白结婚了,生怕她是回来报复和闹事的。 安夏儿扫了一眼停在院里的那两辆车,“我不找他们,向叔在么?” “向叔?”佣人愣了一下,“哦,在呢。” “安家今天有人过来了?” “是大小姐的几个朋友。”佣人道,“林小姐和黄小姐。” 安夏儿记得,都是s城的名媛,平时与安琪儿关系比较好的。 安夏儿迈开步子,在佣人的带领下向安家的豪宅走去,“安琪儿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跟慕斯城在一起,在订婚期么,她会在安家倒是奇怪。” 这两在关注新闻时,都看到安琪儿母女被邀请去了慕家的消息…… 估记,她跟慕斯城的婚事也将近了。 “哦,大小姐昨天刚回来。” 佣人小心翼翼地回答。 经过前院,向叔正在安家别墅大门口等着。 看到安夏儿的身影,向叔走上来,“二小姐,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我看到了新闻,恭喜你,你现在是陆少夫人,想必以后也不会再吃苦了。” 原先,不只安家,连向叔自己都怀疑。 陆白那种男人,如果真与安夏儿结婚了,他图什么……会不会只是娶她另有目的,如今看来可能没那么复杂了,起码他对安夏儿应该是有心的。不然不可以不顾身份公开他们结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