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永远在我身边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90章 永远在我身边

第290章 永远在我身边 “嗯。”陆白高大地站在她旁边,“他们很喜欢,也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搬来d市住。” “想也是。”安夏儿又指了指周围,“那些是果树么?” “嗯。”陆白点了点头,“不过太多没有人打理了,那些果树估记已经不会结果了,夏儿,如果你喜欢这个地方,我可以叫一些园丁过来收拾一下,把它打造得像以前那样美丽,你偶尔可以回来看看。” “诶?”安夏儿回头看着他,“我喜欢?” 他说什么? 陆白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傻瓜,你觉得我为什么会买下这样一座没人居住又这么偏远的别墅,这个地方是属于你的。” “……”安夏儿沉默了一下,看了陆白半天,“那你刚才说,对你有意义……那这个地方?” 看着陆白的眼睛,安夏儿又回头望了望周围。 一种预感浮上脑海。 难道…… 今天天气很好,无风,眼前这个如画一般美丽的地方静静地在眼前,就像时间都停止了,永远停在了当年主人死去的时候。 安夏儿看着眼前的画面,愣住了,眼睛一点点失去焦点。 陆白从身后抱住了她,“这是以前的夏家。” “……” 安夏儿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就像有什么东西把心脏抓住了,酸酸的东西往眼睛冲上来,她眨了眨眸子,呼吸变了,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了。 她唇缓缓动了动,“夏家?” 陆白点了点头,搂着她的手收紧,“夏国候和他的妻子是从海外归来的,我让人查过,他们的户籍也搬回来了,这是他们在国内的一座别墅。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很适合一家人生活,他跟一个安雄开了一个公司,带着妻子女儿应该得过很无忧……如果没有发生后面的事的话。” 如果不是他们的女儿遇到了他的话,把他带回来了的话,夏家应该会过得很幸福,而安夏儿也会以夏家的掌上明珠健康快乐地长大。 那她就不会被安家收养,不会淌入那些豪门恩怨之中…… 安夏儿眼睛湿了,呼吸微微颤抖,“你说……这是,我小时候和我父母住的地方?” “嗯,我是在这个地方遇到你的。”陆白点头,“记得刚才我站的地方么,我当年是倒在那个地方,然后醒过来时,看到一个女孩蹲在我面前,用她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 说起当年的事,陆白笑得有点无奈。 那估记是他一生中,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她。 安夏儿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想起刚才陆白站在那个望着海面的地方…… “你。”安夏儿手指紧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今天是带我来……夏家?” “给你一个惊喜。”陆白道,“毕竟我当年来过夏家的话,肯定知道夏家在哪,你没问,我也会打算告诉你,并带你过来看看。” 安夏儿咬着唇。 是啊,她怎么忘了这一点呢,她怎么忘了问问他或者安雄,夏家在哪呢? “我……”安夏儿缓缓蹲了下去,抱着自己,眨着红红的眼睛看着陆白,“我心情很复杂,你是说……我父母,当年是在这个地方,被人杀死的么。” 陆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他的声音才从安夏儿头顶传来,“对不起。” 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出现,害夏家家破人亡。 安夏儿眨了眨酸胀的眼睛,心里五味陈杂,“……你不用道歉,因为我父母他们也活不过来了。” “你怪我么?”陆白的手紧握了一下,“如果上回在酒店,你说罪不在我,那你现在看着眼前已经人去楼空的夏家还是这个想法么。” 安夏儿眼睛发红,“我也想怪你。” “……” “起码怪别人,自己心里好受一点。”安夏儿抱着自己的膝,看着自己身处的这个薰衣草庄园,头枕在自己手臂上,脸色有些晦涩,“但是,我父母的死确实是因为我,这是不可争论的事实,陆白,按你说的,是我把你带回来了。我如果当年不救你,一切都不会发生。” 害夏家家破人亡的人,是她。 是当年那个还不诣世事的小女孩,她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带回来了一个对夏家来讲是灾星的男人。 ——而这个灾星现在是她丈夫。 陆白声音很沉,“安夏儿,我想再问你,你恨我么?” 这是他之前,一直都不肯告诉安夏儿关于夏家的原因,因为她就是恨死了他也正常;若不是他们那个孩子的离开,安夏儿的伤心,她对她父母死因的知晓,陆白想,他可以想把这件事瞒一辈子。 安夏儿回头看望陆白,看着陆白握得发白的手。 她伸手轻轻握着他的手,站了起来,“陆白……” 陆白回头望着她,眼里深暗不明。 安夏儿轻轻拉着他的手,站在他面前,她敛去眼底的湿润抬起脸微笑,“世间给予我阴暗与恨,我回之以爱,我想用爱包容这个世界,去面对你。” 陆白褐色的瞳仁颤动起来。 “很文艺吧?”安夏儿笑了,“毕竟,当年那件事你也不是有心的,你在我离开安家最落魄的时候带我走进了婚礼的教堂,你给了我爱和幸福……陆白,我没理由恨你,我想,我父母也不会恨你,他们在九泉之下看到我还好好的,一定会很开心。” 她眼底的晶莹滚动着,“陆白,你如果真的觉得亏欠于我,那就答应我,永远在我身边,爱我疼我,当所有的人都背叛我的时候,你一定要站在我身后,永不背弃我。” 陆白将她拥进了怀中。 深深地垂下了眸,“不会。” 安夏儿带起微笑,小脸靠在他的肩上。 陆白紧紧地抱着她,褐色的眸子倒映着这个紫色的薰衣庄园,映着这个故事开始的地方。 如果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难忘的人或一段难忘的恋情,那安夏儿,就是他心里面那颗抹不去的朱砂痣;一个五岁的美好的小女孩,无关于爱情,她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 保镖已经用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并且进里面检查了一遍。 陆白和安夏儿进来后,保镖道,“大少爷,里面没有任何情况,就是灰尘多,不建议久呆,要不,改天让人过来打扫一下你和少夫人再过来细看?” 这么多灰啊,他们高贵的大少爷怎么能来这么脏的地方…… 陆白拢了拢眉,“不用了,这次带安夏儿过来看看。” 安夏儿看着这个别墅,这里应该是大厅的位置,当真是灰尘遍布,几乎一步一个脚印,一些家私被布罩起来了,但是布上面也落满了灰,都变成了黄色。 只是,看着这周围的环境,以及家私摆放位置…… 她的头有些昏沉起来,就像笼罩着一股无言喻的阴影,难受,离开这个地方。 就仿佛,这里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 可她又完全想不起什么。 “唔……” 安夏儿按了一下太阳穴,皱着眉头。 陆白走过来,“怎么了。” 安夏儿深呼吸着,感觉有点窒息,“……没什么,可能空气有点不流通,有点难受。” “……” 陆白看着她,走来。 安夏儿无奈道,“不好意思,我没有想起什么,我再看看吧。” 陆白拧着眉,“如果实在不舒服,先回去吧,我今天只想带你来看看夏家。” “我去上面看看。”安夏儿道,“书房在什么地方,也许会有什么东西我看了会想起来也说不准。” 安夏儿顺着楼梯的方向走去,又走到二楼,十几年没有人居住,房子显得很空旷,但因为门窗关闭得好,也不会有什么老鼠之类的东西,除了灰尘,连墙上挂的一些画都看不清了。 安夏儿本来想去书房翻一下夏国候当年有没有留下什么文件之类,或者与她有关的东西,但书房里面不打扫实在没法找。 最后她只让保镖将书房里那个小型的保险柜给搬了去去,只希望里面会找出些东西。 从别墅内出来后,陆白就在外面咳了几下。 安夏儿交待保镖把那个保险柜搬上车后,走过来,“怎么了?” 陆白身体很好,她甚至都没见他生过什么病。 别说咳嗽了。 陆白道,“没怎么,空气不好。” “……” 原来是富贵病。== 安夏儿突然想起,陆白似乎对周围的空气要求很高。 安夏儿嘴角抽抽,“不好意思,我一时忘记了你不喜欢空气不好的地方。” “没事。”陆白马上又恢复了那副清冷的面孔,看了一眼她,“怎么,你看满意没?” 安夏儿指了指让保镖送去车上的保险柜,“喏,就那个喽,希望里面能有些什么吧。” “保险柜,除了夏国候当时一些公司比较重要的文件以及现金,还能有什么东西。”陆白皱眉道,“你还想找到什么传家宝?” “什么传家宝!”安夏儿瞪大眸子,“我就想看看有没有关于我小时候的东西,也许我看了就会想起什么嘛!” “你想看你小时候的东西,你应该去儿童房找。”陆白在里面闻了灰尘,心情不太愉快,“大人的书房怎会有小孩子的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