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96章 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第296章 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安夏儿哼了哼,继续喝她的东西—— 反正睡着睡着,原来那令她苦恼的婚后协议就没了,她不用生孩子。 但最后她却又怀了孩子…… 安夏儿叹出一口闷气,“真是可惜了,我在安家后长大后就没看过我小时候的照片了,不然我找个会画画的,画出来就好了。” 对于她这问题,陆白没有回答。 安夏儿感叹了一会,扭头看着陆白,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对了。”安夏儿眨了眨眸子,“帝晟集团的庆功宴那晚,你没有回来,你去哪了?” 陆白看了一眼她,“有一个想与帝晟集团合作的意大利商,有黑道背景,而那个他背后那个的黑道,可能是当年绑架了我妈妈和我的那个,军方也在注意,我让人和裴欧一直跟踪着那个人。” “是这样?” 安夏儿愣了愣。 怪不得这阵子都没看到裴欧了,不然那男人没一阵子就要过来骚扰一下他们。 陆白点了点头,“不过那天晚上,那个意大利商死了,被人杀了,裴欧说从那个意大利商的伤口上看有点特别,与以前我碰到的那个黑帮杀人手法有点像,我过去确认。” “……” 安夏儿万没想到,是出了这样的事。 那陆白当然会去。 安夏儿想起陆白之前给她看的他的记忆,沉默了一会,“那,结果呢?是么?” 陆白喝了一口酒。 褐色的眸子映着灯光,比星子还美丽好看。 他摇了摇头,“像,但不是……” “……” “但应该有所联系。”陆白道,“后面的事,军方会关注。” “嗯嗯。”安夏儿忙点头,“陆白,其实,当年的事,你也没必要一直放心上……” 她若是一直记着她父母的死,也不会快乐的。 陆白拿起旁边的酒瓶正在倒酒的手,顿了一下,继续倒了半杯。 他没回答安夏儿这个问题。 “……”安夏儿见一谈到这话题,气氛低了下来,便叉开话题,“哦,对了,我们来谈谈其他的吧,比如,以前媒体上说你跟女人是零绯闻,你以前真的没有女人么?比如,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安夏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其实她真感兴趣这个问题。 陆白看着她一脸求知的表情,没理她。 “放心。”安夏儿马上竖起三根手指,“只要你现在没跟她们来往了,我绝不计较,我发誓。” 最后,陆白看了安夏儿一会,直看到安夏儿笑容一点点僵,那三根手指渐渐地放下去了,陆白才道,“我没有。” 安夏儿又抬起脸,“真的?” “但你有。” 陆白冷冷地看着她。 “……” 安夏儿开始为她问出这个问题感到后悔了。 陆白还盯着她。 似乎就要她为她问出的这个问题后悔。 安夏儿汗,瀑布汗,“放放放心了,我虽然之前有过男朋友,不过……我的第一次是你的嘛,有什么好计较的,啊哈、哈、哈。” 陆白看着她尴尬的笑容,侧开了脸,没有让她为难了。 她若真跟别人滚了床单…… 他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所幸还没有。 如果他有别的女人,他不知会是什么想法,但如果安夏儿跟别的男人发生过,他感觉忍受不了,唯独这个女人,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过了一会,安夏儿望着外面的星光,“不过,幸好。” “嗯?” 陆白又冷地看过来。 什么意思,这女人跟慕斯城好过一场还幸好? “幸好我与他分开了。”安夏儿仰着小脸叹道,“我现在信了那句话,失恋只是为了遇到下一个更好的,我是痛恨慕斯城对我的伤害与背叛,但换另一角度想,如果不是他与安琪儿在一起了,背弃了我,我就不会遇到你了,陆白。” 她回过头微笑,“祸兮福所倚吧。” “明白就好。” 陆大总裁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如果不是他当时及时出现,说不谁慕斯城一回头就把她吃干净了! 陆白觉得,这一定是冥冥中的注定。 他找了她那么多年,却是在她最危难的时候,让她碰到了他。 “嗯。”安夏儿弯着眸子。 她明亮的杏眸中装着平静的满足与美好,只要与陆白在一起一切都好,想当初她以在订婚宴上出轨而被赶出家,成为全城的不耻对象,声名狼藉,甚至住处也被安琪儿曝光,而不得不被公寓务业要求离开…… 曾经那个被赶出安家被男友背弃的她,如今竟成了人人艳羡的对象,与陆白结婚了。 这个反转太大,安夏儿有时想想自己都不信是真的。 “对了。”安夏儿想起它的‘唯丽’,又道,“我让‘唯丽’的负责人也办个庆功宴吧,这好歹是我品牌产品第一次上市,而且目前市场销量不错,我想跟工作人员庆祝一下。” “没问题。” 安夏儿心里一喜,抓着他手,“那……” “但你不能去。” “……” 安夏儿笑容凝固在脸上。 “你若是想借此机会出去玩,那就打消这个念头。”陆白很明白地告诉她,“你现在最主要养好你的身体,到时及时去医院复查,至于‘唯丽’这个品牌目前只是线上销售产品,公司所在地还是确定下来,你可以让负责团队举办一个庆功活动,再给各个工作人员发奖例。” “可是可是……” 安夏儿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陆白站了起来,“早点睡。” 陆大总裁冷酷地离开了阳台。 安夏儿肩头垂了下来,哼了一声,看来她那点主意被他看得很清楚啊。 陆白走后,安夏儿手指支在下巴上,想了想,“给工作人员发奖例?嗯,这个主意不错,是该给华经理他们发一些奖例,不愧是跨国集团的总裁啊,安排得周到……” 安夏儿带起一抹笑意,又觉得感叹。 第二天,因为‘唯丽’品牌如今一直都在帝晟的运营人员的掌控中,而陆白明白安夏儿是想找机会溜出去玩,所以这个‘唯丽’的庆功事项就由产品负丽人华经理和运营人员举办了。 甚至在网上微博平台用抽奖活动答谢消费者,因此又给‘唯丽’带来了一次不小的宣传效果。 但产品的广告再怎么轰动,也大不过安夏儿与陆白结婚一事公开! 陆白从帝晟集团回来后,魏管家便道,“大少爷,今天陆家来电话,问起你和少夫人的事……” “怎么,他们有意见?” 陆白一派尊贵冷漠,眉眼冰冷。 “陆家那边的意思是说。”魏管家道,“以前你和少夫人结婚并没有公开,所以他们也就没说什么,并且大少爷你不是gay的事瞒了他们……” 陆白冷笑了一声,“所以现在,他们又后悔了?” 魏管家低下头。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陆白将手里杯壁薄薄的水晶杯捏碎了,眼神冷鸷,“而我要跟谁结婚是我的事,他们无权干涉!” “是。” 魏管家应道。 应陆白的话,魏管家没有回复陆家。 当天晚上,陆老爷子亲自打了电话过来,电话播通后,陆白和陆老爷子二人都沉默了一会。 陆白也不着急出声,用他的沉默告诉他们,他不会向陆家妥协什么。 ——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陆白啊……”陆老爷子终是叹了一声开口了,“不论你恨陆家什么,但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当年你母亲的事情不用我说想必你也明白,你父亲那么做身不由己,他就是过去送死,那些人也不会就此罢休,估记连你也会活不下来……” 为了保住陆家一个少爷,不得已牺牲了他母亲和他弟弟,这个说法陆白已经听了太多年。 听到他的心都麻木了。 “我说老爷子,你不嫌烦?”陆白掂着杯脚,淡淡地笑道,“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这件事,你打电话过来做什么,如果是白天跟魏管家说的那些,那你应该知道我的答复。” “我是你爷爷。”陆老爷子道,“怎么说话呢?” “生气?”陆白笑了,“那以后就别打电话过来了吧,不然把你那什么病气重了,可别怪我。” “你还知道我的病,知道你也不回来看看我?”陆老爷子也笑着,完全不像身体有问题。 “我还怀疑你是不是身体有病,或者只为了威胁我,或许我该让医生过去给你看看先。”陆白道,“但不开玩笑,惹急了,我连你一块恨。” 当初他没结婚时这老爷子就扬言不吃药威胁他…… 怎么看他也不像有病的样子…… 但陆老爷子对陆白,显然也了解。 “陆白啊,何必跟爷爷闹这么僵呢。”陆老爷子道,“你跟你父亲有仇,我们爷孙没吧。” “你是他的父亲。” “……” “并且当年他下那决定,你敢说你不知道?”陆白面庞冷漠,“我恨陆家的那个决定,那件事你们别以为说过去就过去了,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我妈咪也不会原谅他!” 陆白褐色的眸中射出冰冷精光,一说到当年那件事,脸色令人不敢逼视的可怖! 陆老子叹了口气,“你说你眼光那么卓越,帝晟集团能够开发出那么尖端的智能产品,走在潮流时代的最前端,为何你的心却总停留在过去呢,陆白?” “你说完了?” 陆白显然不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