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求合体?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298章 求合体?

第298章 求合体? 眼前看到这个漂亮的女子就站在眼前,脸上一点不丑,脸庞白皙,五官精美,美得夺魂慑魄,他很为自己上回说出的话而后悔。 这回面对安夏儿,鲁总管显得毕恭毕敬。 安夏儿一想,“哦,是,陆白这个时间应该去公司了。” 怔了怔。 安夏儿放下揉着眼睛的手,回头看着眼前这个鲁总管,“你……” “哦,少夫人,我叫鲁肃。”鲁总管赶紧自我介绍道,“原本是帝晟城堡的总管,上回我们见过,你穿着女佣服来帝晟城堡时,我没认出少夫人真是该死,一直希望能有机会跟少夫人赔个不是,这不大少爷让我过来了。” 又道,“少夫人请放心,以后我一定会比魏管家更好地照顾你和大少爷的生活。” “……” 安夏儿想了一下,记起来了。 这不是帝晟城堡的那主管么? 说人丑就要努力工作的那个么? 想到这,安夏儿脸上有些尴尬,笑笑,“是……是么,上回真不好意思,我是想看陆白去那做什么,所以才穿成那样过去。” “不不不。”鲁总管赶紧道,“是我眼拙没认出少夫人。” “没关系了。”安夏儿抓了抓脑袋,“那鲁总管过来了也行啊,反正这边也够大,多一些管事的也……” 说着,安夏儿望了一眼眼前宽阔奢华的大厅,眨眨眸子,“咦,魏管家呢?” 菁菁和小纹站在那,二人欲语还休。 鲁总管恭敬地道,“少夫人,是这样,大少爷让我和魏管家对调换一下职位,所以以后九龙豪墅管家的工作就由我来做了,魏管家去帝晟城堡那边了。” 安夏儿愣了一下,“帝晟城堡那边?” “是,少夫人。” “陆白说的?” “是,少夫人。” “……” 安夏儿一头雾水,搞不清楚陆白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她记得魏管家是陆白身边权力最大的一个管家,陆白所有的下人都是魏管家安排的,那这是……降职了? 魏管家跟了陆白那么多年,果然—— 伴君如伴虎。== 安夏儿眉角抽下几根黑线,“是……是么?我知道了。” 鲁总管两手扯了扯领口的黑色蝴蝶领结,严已待己,并敬业地道,“少夫人放心,我会好好熟悉你和大少爷的生活起居,有任何需要请尽管咐咐。” “哦,好的。”安夏儿点了点头,看了一下时间,“我去梳洗,准备早餐吧。” “是,少夫人。” 鲁总管立即无比严肃地,感恩地,接下了他们少夫人第一个指示。 两个女佣想代魏管家去求情,但想到这会让安夏儿和陆白因此意见不和,影响主人的感情,二人又迟迟说不出口。 *** 几天过后,安夏儿大姨妈走了,她觉得可以去陆白的卧室睡了。 她洗过澡后在陆白书房找了一下,没看到人,遂又下楼去找他。 管家向陆白报告一下九龙豪墅的事,是每天例行的工作。 “大少爷,大致是以上这些事。”鲁总管恭敬地站在陆白旁边,“陆家的电话,如果您说不必回了,那以后他们还说这件事,我就不再理会了。” 陆白优雅矜贵地搭着长腿,掂着酒杯,点头,“不错。” 这话才是他爱听的。 魏管家就该将他赶去别的地方晾晾。 让他明白一下冲撞主人的下场。 “那安夏儿?”陆白睁开褐眸,“你过来之后,她习惯么?” 鲁总管颌首,“大少爷放心,少夫人很好,身体无异,饮食正常,偶尔会去她工作室忙活一会,看看书,写写研究,就是经常想念大少爷……” 鲁总管会说话。 陆白点头。 一说到安夏儿会想念他,他唇边无来由地泛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你就暂时在九龙豪墅好好呆着。”陆白道,喝了杯里最后一口酒,“陆家那边说的事,别跟安夏儿提起,一切让她不高兴的事都别提起,明白了?” 鲁总管刚想回应,眼角余光看到安夏儿从楼梯上下来。 他脸色一凛,大脑以迅雷之速运转后,点下头,“是,大少爷,陆家也没说什么令少夫人不高兴的事,就说希望大少爷和少夫人生活美满,恩爱绵绵。” 陆白自然发觉了,眼角扫了一眼旁边,“对,行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是。” 鲁总管躬了下身,退下。 安夏儿走过来,看了看鲁总管的背影,“怎么了?陆家打电话来了?” 陆白伸出手将她拉过来,坐在他腿上,“没什么特别的事,以前就经常三五两天打一回,催我结婚,现在我结婚了想必他们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哦。”安夏儿想起这事来了,笑道,“以前陆家就有一个人打过电话来,问你……性取向的问题,现在也没打过了,可能他们放心了吧。” 陆白将她似柔软无骨般的手轻轻包裹在掌心里,“那是我爷爷。” “诶?” 安夏儿傻眼了。 “不用紧张。”陆白道,“反正你是嫁给我的,没必要太在意他们。” 安夏儿想起以前在南湖茶庄她跟那人说话的语气,以及打电话的讨价还价,心里很局促,“可是,我我我没有失礼,我不知道是你爷爷啊,我只以为可能是陆家的一个人啊。” 谁能想到,那个亚洲顶级豪门陆家的陆老,会亲自来s城找她说话? 虽然陆白不回陆家,但好歹是陆白的家人,安夏儿很紧张自己上回有没有失礼…… 陆白看着她紧张的小脸,一笑,“是我爷爷,也是陆家的人,但你是我的妻子,陆家所有人都该尊重你,当时他背着我见你,我就不会高兴,别去在意什么。” 安夏儿看了陆白半天,“真的没事?” 陆白点头。 安夏儿眉头这才缓缓松开了些。 无论怎样,她上回不知那是陆老,以后注意就行了。 “你在家里再呆一阵子。”陆白手抚着她的腰,“很快,到这个月月底,去医院复查一下,没事了就行了,夏儿,虽然失去了那个孩子很可惜,但我更担心你的身体,我想让你的身体恢复彻底,不留下任何病根。” 女性流产,如果恢复不好,对以后的身体伤害很大。 所以陆白尽管很想要她,但也一直克制着。 安夏儿点了下头,“我知道啊,现在魏……魏管家和鲁总管,还有菁菁她们,都有很好地照顾我啊,放心,我没事。” 陆白点了点头。 “对了……”安夏儿想了想,试探地道,“你让魏管家去帝晟堡城堡那边去了?” “他也该彻底清楚,谁主谁仆。” 他语气不容质笃。 不只是一个主人的威严,更是一个权威者的独裁主义。 “……”安夏儿咽了咽。 “怎么?”陆白看着她,“鲁总管不好?” 安夏儿想了想,虽然她与魏管家比较熟,但鲁总管好像也没做错什么。 她怕她一句话会让谁丢饭碗…… 只好摇了摇头。 “不,他们,都很好。” 陆白点了点头,“那就行了。” 他将安夏儿从腿上放了下来,“好了,早点睡。” “……” 安夏儿看着陆白挺拔的背影,想起那件事还是没说。 晚上,她站在陆白卧室外面敲了敲门。 陆白打开门。 当看到门口的安夏儿时,他深邃的褐眸掠过一丝讶异,但又稳了下去,“怎么?” “那个……”安夏儿眼睛左右看,“我例假停了,我想去你房间。” “……” “可以么?” 安夏儿心里很狂乱。 这话真不好说出口。 他们开始同房睡觉,是因为他们婚后协议的解除,之后因为她流产身体的原因又分开了,之后陆白一时心血来潮要帮她洗澡,又抱去他房间睡了,然后她来例假,她又回去了…… 转来转去,她又来到了陆白卧室外面,好像她居然习惯和陆白一起睡。 陆白看了安夏儿红红的小脸一会,说了一句天崩地裂的话,“求合体?” 安夏儿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她羞恼大叫,“才不是,我就想去你房间睡嘛,你要不同意就算了!” 陆白脸庞上有着清浅的笑意,“反正你现在我也碰不了,你例假停不停,也没有多大关系。” 安夏儿瞪着眸子。 “不过……”陆白回身进去了,“想过来就过来吧。” 安夏儿这才松了一口气,本来就是,难不成他们不滚床单就不能睡一起? 当晚,安夏儿就隔着一床被子挨着陆白,脑袋斜过去,枕在他肩头上,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陆白在她旁边,她安心。 但陆白后悔了。 看着旁边这个几乎横在床上,头靠在他身上的女人,他的心平静不了了。 更主要是…… 安夏儿靠在他的肩上或说是胸前,额头挨着他的下巴,带着少女幽香的呼吸就这样轻轻喷洒在他的鼻端,带着令人心痒难耐的诱惑。此时此刻他就想翻身起来,把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压在身下…… 手,紧紧握着,压抑得难受。 他慢慢地将安夏儿从身上移开,但这没用,心里的那一团火迟迟不能熄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