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认识她父亲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11章 认识她父亲

第311章 认识她父亲 “什么?专门发了请帖给你?”展倩的警钟立即响了起来,盖过了对于这个机会的惊喜,“等等,小夏,你跟那个罗老先生认识或者跟罗家认识?” “不认识。” “那为什么会请你?退一百步讲,看在你是陆白妻子的份上应该是请你们两个人,怎么会单独发请帖给你?” 安夏儿自然清楚这个理。 无论她对于感情方面是否迟顿,但对于事情的逻辑分析,却是优异。 “想来,也不过是那个赌王想请陆白,没有得到陆白的回应,所以想从我这边入手吧。”安夏儿笑笑,“不过,他错了,我对什么权贵峰会没兴趣,陆白不去我又怎会去。” “……” 电话里展倩静默了一下。 “所以。”安夏儿耸了耸肩,“你若真想过去,拿我的请帖去试试看吧。” “你真不想去?”展倩问。 “不想。”安夏儿道,“现在‘唯丽’的香氛产品上线后市场反应很好,我想作下护肤品方面的研究,到时‘唯丽’第二个产品上市,我想可以把公司开起来。” “那……”展倩道,“我刚才只是惊讶那个罗老先生为什么会单独给你发请帖,但如果只是想请你和陆白过去的话,我觉得去也行,因为自从陆白公开你们结婚一事后,你还没有出去面见过外界吧,去表明一下立场也好吧,用你陆少夫人的身份站在那些人面前……” 展倩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看到那些看不起人的名媛被打脸! 因为那些人无论怎么看不起安夏儿。 但安夏儿现在就是陆白的老婆。 最后展倩又道,“至于我,反正你有独立的请帖,把我带上就行了。” …… 挂电话后,安夏儿考虑了一下展倩的话。 女佣走过来收拾那个快递包,“少夫人,这……” “哦。”安夏儿回过神,那把那个快递包递过去,“拿去吧。” 安夏儿此时,突然很想念菁菁和小纹,平时住在九龙豪墅时有事,她多少可以问下她们。 而她们也总是会给出一些客观建议。 帝晟城堡这边的佣人,对她太过恭敬了。 “哎。” 听到安夏儿叹气,女佣又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少夫人,请问你还有什么事么,或者有什么要交待的?” 安夏儿看了这女佣一眼,眨了眨眼睛,“你觉得,我没有必要专门以陆少夫人的身份出去面见外界的人,向外界表明一下立场?” “……” 女佣很紧张。 少夫人这是找她聊天么? 女佣怕说错话,低着头,“少夫人,我不知道。” 安夏儿叹了叹,“出去吧。” “是。” 女佣出去后,安夏儿想到那个以快递形式送到自己手中的请帖,又想笑,“其实送到我手中也没用,我没有理由过去,送请帖给我还不如去想办法请陆白。” 之后安夏儿拿出手机刷了一会网页,网上,帝晟手机上市的新闻还没有退去余热。 一些市场专家在预测着ds手机上市,会给帝晟集团增加多少市值;一些网友们正在晒手里的手机,很多女孩子把陆白的照片设定成了桌面,关于帝晟手机的新闻和热搜依然热闹之极。 而关于陆白说与安夏儿结婚了的话题,网友各有说辞,有猜说陆白真的结婚了,而有猜说陆白是为了让其他名媛死心故意拿安夏儿做了挡箭牌…… “挡箭牌?”安夏儿挑了挑眉,“这个话题应该让他自己看看。” 而后她又一想,“不过陆白估记对网上的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那个风光无限的男人,向来是媒体的焦点,对于外界的传闻从来不会理会什么。 但就是因为他从不会澄清什么,无论说他是gay也好,是否结婚也好……所以外界对于陆白的感觉,一向都是神秘。 安夏儿又刷了一下微博的热搜,看到了安氏香水…… “……” 安夏儿点开,马上看到了安琪儿的一张美图照片,那是以她为代言人的香水海报。 安氏的香水也上市了? 网上对安氏的香水也炒得火热,因为前面刚上市不久的‘唯丽’香水的原因,很多人在说安氏感到了威胁,不想让这个新品牌抢了市场。 安夏儿随便随开一条安氏香水广告的微博评伦区: ‘安琪儿真是漂亮啊!’ ‘五官真是精致好看,像仙女一样!’ ‘不愧是s城第一美女啊……’ ‘切,在这种整容技术和化妆技术空前强大的时代,哪有什么第一美人,一个女人是否真的美丽,要看她的行为处事,我说上面这些人是不是水军啊,别忘了这个女人当初在慕氏发布会上做的事,向自己泼酒陷害安夏儿的事,实在太他妈卑鄙!’ ‘哼,但安琪儿确实漂亮啊,再说安夏儿当时不也在和慕斯城的订婚礼上出轨了么……’ ‘可我觉得安夏儿比较漂亮,我英国的bf也说安夏儿比较漂亮,超越国界的美,哈哈!’ ‘同意楼上!’ ‘如果当时安夏儿也去参加了s城公益形象大使选秀,估记也能得到第一美人!’ ‘谁说安夏儿配不上陆白,就颜值而言,绝对般配哈哈哈!’ …… 安夏儿眉角抽了抽,她说这条微博怎么成为了热门,原来是由安氏的香水上升到了安琪儿和她比美的话题。 不由地,安夏儿想起向叔说她的相片在安家不见了的事。 到底是不是安琪儿拿走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拿走她的照片? 安夏儿出神之际,一个陌生电话便打了进来。 安夏儿看了一下这个号码,接起,“哪位?” “安夏儿小姐?”电话里的人道。 从声音听是一位四五十岁的人,并且听话说语气应该有所身份。 就像在跟晚辈说话的语气…… “是我。”安夏儿道,“你是……” “我叫罗成祥,他们叫我罗老先生。” 安夏儿手一抖。 是那个赌王? 思绪马上回到了眼前。 安夏儿马上让自己靠着床头坐稳,不要滑下去,尽量让语气平静,“原来……是罗先先生,请问您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么?” 为什么这个赌王会亲自打电话给她? 不,为什么会有她电话?打电话给她干什么? 安夏儿接到这个突兀的电话,还是那个赌王本人打来的,心里很乱。 “安夏儿小姐不必紧张。”电话里罗老先生道,“我打电话过来,主要想问问安夏儿小姐,我发给你的请帖收到到了?” 这个老家伙…… 果然是故意把请帖送到她手里,才用快递的方式。 “我收到了。”安夏儿紧握了握手机,带起唇角,“但罗老先生的请帖递送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没办法。”罗老先生笑道,“想请陆白可不是件容易事,只好先请安夏儿小姐了,那安夏儿小姐过来么?” 安夏儿想了一下,冷静地跟这个赌王说话: “首先,我想问下,请问罗老先生怎么知道我电话?” “哈哈。”他笑了两声,“当然是从其他渠道问来的,这个安夏儿小姐就不必问了,那安夏儿小姐的意思怎样?” 安夏儿想了一下,“罗老先生你是想请陆白吧?” “这是自然,只是陆白不好请,也就只有想法请安夏儿小姐了。” 罗老先生明人不说暗话,完全不曲里拐弯。 他的目的就是想请陆白。 “但我有什么理由去呢?”安夏儿微笑了一下,“陆白去不去是他的事,但我自己而言,我并不喜欢出席不是熟人的宴会场合。” “不,安夏儿小姐你有理由过来。”他道。 “哦,那请罗老先生请说明。” “安夏儿小姐既然是夏家的女儿,那你对夏家的事应该有兴趣吧?” “……”安夏儿手指倏然紧握,“什么?” “实不相瞒。”罗老先生道,“十几年前,我和那个夏国候见过一次面,我想安夏儿小姐一定想知道关于夏家的事吧?” 这是罗老先生的杀手锏…… 只要能联系上安夏儿,他就有把握让安夏儿过去。 安夏儿手指紧紧握着电话,说她不想知道是假的,可她也知道,这个罗老先生可能就是明白她对于夏家真相的执著……才会问来了她的电话。 ——是打算那个请帖行不通的话,就用夏家这件事请她过去。 安夏儿咬了咬唇,“那罗老先生如果证明,你不是骗我呢?如果你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只是想用这个借口让我过去,那我岂不是上你的当了?” “那我问安夏儿小姐,你到目前为止对夏国候或对夏家,了解多少?”罗老先生道。 “你不必问我。”安夏儿才不上这老狐狸的当,“罗老先生你就说,你如何证明你跟我父亲认识?” 这个世界上有天才,但没有全能天才,只有某个领域的天才。 像科学天才、物理天才、记忆天才。 而安夏儿的聪明,是针对于某些事……在面对阴谋,她就很聪明,嗅得出复杂的事情。 “安夏儿小姐果然机智。”罗老先生又笑了,“好吧,当时,我跟夏国候是在一次博览会上认识,他那时跟安雄刚开那个化妆品公司没多久,我了解到他是一个钱币的收藏家,想以高价收购他手上收藏的钱币,不过,当时他拒绝了,但尽管如此,作为钱币的收藏爱好者,我们还是吃过一次饭,谈过一席话。” 安夏儿手指抓着被子,想起魏管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