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老公不要太厉害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12章 老公不要太厉害

第312章 老公不要太厉害 “安夏儿小姐知道你父亲是钱币收藏家么?”罗老先生问道,似乎想用这条信息取得她的信任。 安夏儿心里有点酸,她当然知道。 从夏家带回来的夏国候收藏的钱币,现在正在她手上…… “还有呢?”安夏儿喉咙哽塞,“也许我父亲会收藏钱币的事,当时知道的人并不少。” “不,安夏儿小姐,不多。”罗老先生道,“我也是通过很多情报,才知道他手上有我想要的纪念钱币,但如果安夏儿小姐想要其他的,我还可以告诉安夏儿另一件事,以证明我确实认识那个夏国候先生。” “什么?”安夏儿马上道。 “夏国候先生的女儿,并不是跟他姓。” 安夏儿脑袋轰了一下,手机从手中滑落了下来。 “安夏儿小姐,请问你相信了么?” 安夏儿捡起手机,眨了眨酸胀的眼睛,“我……考虑一下吧。” 不等罗老先生说话,安夏儿挂了电话,深深地垂着脑袋…… 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 她知道,这个罗老先生一定是见过她父亲,先不说她父亲收藏钱币的事……她不是跟她父亲姓的这件事,在今天之前估记没几个人知道。 ——这件事,只有陆白跟她讲过。 魏管家来到卧室后,安夏儿正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手上的手机。 “少夫人?” “啊?”安夏儿回过神,“怎么了?” 魏管家并不知在他离开后,安夏儿接到了那个赌王的电话,只以为她在想那请帖的事。 “我打电话跟大少爷说过了,大少爷说让你别管那个请帖,那个罗老先生是想请大少爷过去,大少爷没有回应,所以才想请少夫人你。” 安夏儿手指紧了紧,“……我知道。” “那少夫人你休息吧,大少爷会回来用晚餐。” 魏管家向她点了点头后,转身。 “……”安夏儿想了想,“管家。” “少夫人还有事?” “陆白。”安夏儿咬了咬唇,“他为什么不去?” 魏管家道,“大少爷怎会每一个邀请都会去,少夫人别多想了。” 安夏儿只好点下头,“嗯……我知道了。” 晚上,尊贵的劳斯莱斯在夜色下,回到了帝晟城堡。 城堡上面,安夏儿坐城堡上面的房间窗前,看着陆白的车子穿过广阔的庭院,向城堡大门这边而来。 过了一会,女佣来到身后,“少夫人,大少爷回来了,下来用晚餐吧。” “嗯。” 安夏儿轻轻应着。 见安夏儿没动,女佣又道,“大少爷说了,如果你不方便下去……我们可以把晚餐送上来。” “不必了。”安夏儿掀开搭在腿上的毯子,“我下去。” 虽然有点腰酸,又不是残了。== 让人知道她和陆白在一起后,真的连地都下不了,那脸不丢到西班牙去了? 安夏儿毅然决定要自己下去吃晚餐。 来到餐厅,陆白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一袭绅士马甲衬衫坐在餐厅边,头发修饰得正好,发际线与侧面轮廓形成一道完美的连接线,俊美得找不出任何瑕疵。 安夏儿走过来时,陆白抬起褐眸看着她,“其实你不下来也行,我会让佣人送上去。” “……”安夏儿走过去坐下,“不必了。” 知道你上午的恶劣行径就行了。 “我亲自把晚餐送上去也行。”陆白微微泛了泛唇,“毕竟,我是一个体贴的男人。” “体贴?”安夏儿直想翻一个白眼,“那什么,陆大总裁,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呢。”——|| “当然。”陆白笑了一下,“还在为上午的事生气?你应该知道,男人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安夏儿听得面红耳赤,低下头赶紧吃东西,“我不等你了,我饿了,先吃了。” 这种事他都能摆上台面说,她真是服了他了! 不愧是大总裁啊! “嗯,你吃吧,在我面前你不必客气。”看着安夏儿低下头拼命吃东西的可爱模样,陆白唇角又泛起,“今天听修远说,安氏的香水上市了,至于安氏在香氛产品上市后及不及唯丽,我想很快会见分晓。” “嗯,网上看到了。”安夏儿点了点头,“我不担心这个。” 她的敌人只是安家的人,并不是安氏…… “那就好。”陆白点了点头,“信心很重要。” 似乎清楚安夏儿与安家的纠葛,他给了她一计定心丸! 安夏儿心里忐忑着,想着怎么开口问陆白关于那请帖的事。 她抬起看了一眼他,见陆白已经放下酒杯拿起了餐具,衬衫袖子挽在了手肘,领口敞开着,很随性很帅气,既使吃大块牛排的时候,也显得动静优雅美观之极。 安夏儿注意到了他的手上,手指上戴着那枚戒指,他们的婚戒。 像他这样的男人会随时将婚戒戴在手上,确实是难得的…… 注意到这一细节,安夏儿心里暖暖的,似乎他早上压榨她的事,似乎也没什么好生气了了。 “那个……”安夏儿想了一下,“你最近很忙?” “还好。”陆白看了一眼她,“怎么?” 安夏儿看了一眼魏管家。 魏管家汗。 “嗯……”安夏儿组织了一下语言,“上午你说,我可以跟你提个要求是不是?” “说吧,什么要求。” 陆白淡淡笑了笑。 这丫头都那亲满足了他,他当然要给她一颗糖果的。 “嗯……”安夏儿舔了一下唇上的黑椒汁,粉粉的唇看着很诱人,“也不是要求,就是,那个罗老先先送来的请帖的事。” “魏管家跟我说过了,不用管,扔了就行了。” 陆白看着她舔唇的动作。 “……”他这么一说,安夏儿头越来越低,有点吞吐了,“但我想出去走走,你看我好歹也闷了一个月,而且我有个朋友也想去,也许我可以带她进去。” 陆白看透了她的想法,“你想去?” 安夏儿赶紧道,“但放心,我不会要求你和我过去的,只是我自己想去看看……” 说到底,她是想从那个罗老先生口中了解一些夏家的事。 但她并不想因为自己而左右到陆白。 她自己过去也行。 “所以。”安夏儿看着陆白,“你若没空的话,不用陪我去。” 陆白眼角扫了一眼旁边的魏管家。 魏管家低垂得更低了…… 他也不知道那快递里的是请帖啊,不然早就收走了,怎会让少夫人看到? 安夏儿一急,“陆白……” 陆白没回答她,“乖,吃饭。” “……” 安夏儿只好又低下头吃东西了。 但陆白没有直接回复她,她也不敢再问。 当晚安夏儿刚在她的房间躺下,见陆白进来了,吓得赶紧坐了起来。 “陆陆……陆白?”安夏儿撑着身子,“我今天真的不行了,你放过我吧。” 陆白看着这个将自己当成恶煞一般的女人,没好气地笑笑,“我说过给你休息三天,就一定不会碰你,你把我当什么了?” “……”安夏儿马上松了一口气,感动差点流泪,“那就好。” “嗯?” “哦哦!”安夏儿马上改口,指了指床上那张单人沙发,“我说你坐你坐。” 陆白坐在她床前的沙发上,叠着修长的腿,看了她一会,“说说看,你为什么想去那个权贵峰会?只是因为你想去看看?” “……” 安夏儿汗了。 “为什么?”陆白看着她。 “呃……”安夏儿眼睛左右看,“想多见一些大人物。” “大人物?”陆白往后靠去,“有我大?” 他的自负不可一世! 但作为亚洲第一集团的掌舵者,位置福布斯富豪榜前列的男人,他有这个资本! 安夏儿更加尴尬了,“还有啊,那是在赌王的豪华游轮上,那艘赌王号很有名,去参观了下啊……” “游轮?”陆白眯了眯眸子,“我也有,你想坐游轮随时可以。” 安夏儿大脑高速运转着,找借口,“我就想出去走走。” “那样的场合,不是散心的地方。” “……” 安夏儿脸僵了。 这让她怎么回答了? “看来,你是不准备跟我说实话了?”陆白看着她。 安夏儿手指一缩,“实话……什么实话?” “那个罗老先生打电话你了?” 安夏儿猛一抬头,“你……” 陆白看着她,目光如夜色平静。 但眼神犀利。 “你怎么知道?”安夏儿惊讶陆白会知道这件事,“我……” “从第一次查你在安家的资料以及成长经历时,我就了解过你的交际圈。”陆白道,“你不认识那个罗成祥以及罗家的任何一个人,以你的性子,不是熟人的宴会,你不会过去,那就是有外在的因素影响了你的想法,你并没有离开帝晟城堡,唯一接触得到外界信息的东西,就是电脑和手机。” 陆白继续分析道,“今晚晚餐后,我让电信查过你手机号的通话记录,那个罗成祥打过电话给你,很不巧,我这边有那老头的电话,修远念出电信提供的那个打进你手机的陌生号码时,我就听出来了。” 安夏儿看着陆白,像看着一个神。 吃过晚餐才不过三小时他就把这些查出来了? “那啥……”安夏儿吸了吸鼻子,“不要这么厉害好么?我已经够仰慕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