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你若不任性我怎么宠? - 总裁大人超给力

第313章 你若不任性我怎么宠?

第313章 你若不任性我怎么宠? 陆白为她的耿直感到好笑,“你企图隐瞒我的这个想法,确实可笑。” “……” 安夏儿撇了撇嘴。 说话真不客气。 “所以?”她郁闷道,“你是明明知道,还来试探我?” “看你说不说实话。” “我怕你知道不让我去嘛。”安夏儿不满地道,“我也不是刻意瞒着你,再说那个罗老先生会亲自打电话给我,我真的很意外。” “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他跟你说了什么?” 对于别人越过他联系他的妻子,这让陆大总裁很不悦。 安夏儿想了一下,“他说……他认识我父亲。” 陆白眸子微眯…… “你知道。”安夏儿说着抬起脸,“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我是夏家的女儿,对我的父母也知之甚少,听到有人认识我父亲,我是很动容的,想不到过去那么多年还有认识我父亲的人。” “只要人在这个世界上活过,就肯定会有交际圈,当然会有人认识他。”陆白看着她,“这有什么期待?安雄也认识他,安氏的其他股东也认识他,商界还有一些年长的人也认识他,安夏儿,你激动什么?” 看着陆白的脸色,安夏儿抿了一下唇,“……这不一样吧。” “哪不一样?” 灯光从头上洒下来,陆白叠着长腿,俊美极了。 似乎安夏儿对于夏家的事过于执著,这让他有些烦闷。 安夏儿想了一下,“这个……怎么说呢,安雄作为我父亲的一个生意伙伴,非但侵吞了安氏的股份,还隐瞒了我,对于我父亲来讲,安雄不是一个好的朋友。” “利益当头,这种事屡见不鲜,在这一点上他确实枉为夏国候的朋友。”陆白又道,“还有什么?” “其他人的话。”安夏儿手指支在下巴处,眨了眨眸子,“虽然媒体界有人清楚当年夏家是安氏的另一大股东,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身份,估记也很少人会再提起我父亲……” 毕竟人死了,又有多少个人去记着当年一个化妆品公司的董事呢…… 陆白看着她。 安夏儿回过神后,笑了笑道,“所以,那个罗老先生既然认识我父亲的话,我想过去了解一下,陆白你有你的立场,我不要求你去。” 陆白看了她一会,“安夏儿,你为什么那么想了解夏国候或夏家的事?” 安夏儿眨了下眸子,“我想了解我父母的事,这……不行么?” “……” “因为我一直都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母啊。”安夏儿急道,“要是自己父母因人为而去逝了,那感觉不好受,陆白,你不明白,我……” 陆白站了起来。 安夏儿一愣,想到什么,马上拉着他的手,“陆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想了解一下我的父母,并不是说纠结夏家的事。” 她怎能那样说呢,什么叫陆白不明白,他母亲当年就死在他面前…… 在安夏儿着急解释时,塾料陆白看了她一会,修长如玉的食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着急什么,我也没说不让你去。” “诶?”安夏儿捂着额头,马上抬起头,“那你同意我去了?” 陆白勾起一个性憾之极的微笑,“夏儿虽任性,但若不任性,我怎么宠?” “……” 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安夏儿一时只觉得脸颊如火烧了一般烫。 最后陆白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你既然要去,那就去吧。” 安夏儿拼命点头。 “好……那你,你呢?” “我?”陆白戏味地撩起唇角,“你如果给我一个晚安吻,我就去。” 安夏儿大笑起来,马上像只美丽的小野兽一样,猴急地扑了上去! 当一个任性的女人很幸福,当一个有人宠着的任性女人,简直就是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 第二天安夏儿喝着热可可的时候,一想—— “诶,不对啊!” 魏管家微笑道,“少夫人,什么事情不对了?听说大少爷答应和少夫人一起去那个权贵峰会了,少夫人应该高兴才对吧?” 安夏儿把杯子一放,站了起来,“那个赌王不就是想法把我请过去,好让陆白也去么?那么陆白答应和我过去了,那不是中他的计了?” 她昨天高兴过了头,竟忘了这一点! 魏管家道,“少夫人,这你就别在意了,大少爷过去也没有任何损失,对他而言也就是出席了一个宴会场合而以。” 之前不过就是不想让你遇到慕斯城,大少爷才不想去啊。 但你要去,大少爷怎会让你一个人去,有让慕斯城接近你的机会? 安夏儿望向魏管家,“真的?但这不会坏了陆白什么事吧?如果是的话,那我……” 说着马上拿出电话要打给陆白。 “少夫人不必打了,如果真会坏事,大少爷也不会同意你去。”魏管家道,“大少爷既然答应了陪你去,你就领了他这份心意吧。” 安夏儿想了想,“那……” “没事。”魏管家道,“少夫人如果担心这个,何不挑一下你到时穿的礼服?到时那些权贵人物肯定大部分会携带女伴或自己千金,必定又是一个男士比权,女人斗艳的场合。” 安夏儿眸子动了一下,“对,必须要准备一下。” 以前她自己不太要紧,但现在如果以陆白妻子的身份出现在那名流圈,输给了别的女人决不行! 她得给陆白争脸啊! 魏管家一点头,“少夫人,就是这样。” “但还有两天,现在去订礼服也来不及了。”安夏儿说着步子一顿,“对了,陆白上回让你们去巴黎帮我订制秋装时,是不是还订了两套礼服?” 魏管家想了一下,“有是有,不过少夫人不是不喜欢穿长的礼服么,那个系列的礼服只有长款,所以大少爷当时还是让人订了回来,估记是觉得适合少夫人你吧。” 旁边的女佣点头,“少夫人,是有两套礼服。” “那就好。”安夏儿松了一大口气,“现在不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现在再去订来不及了啊,那个罗老先生既然请了陆白和我过去,你们怎么不早说呢,这样我还可以早点准备。” 作为一个名媛或贵夫人,出入过名流场合的衣服,无论再贵—— 绝不会穿第二次! 魏管家道,“少夫人,大少爷也没打算过去……” “行了,别说了。”安夏儿马上回头对旁边那个女佣道,“走,陪我上去试下礼服。” “是。” 不得不说,陆白眼光很独到。 既使安夏儿不喜欢拽地的长款礼服,但这两套确实非常适合她,一套是黑色的,一套是粉杏色,高贵别致,钻饰生辉,一套衬出女人的气质妩媚,一套淡雅仙气! 女佣惊艳地看着全身镜中的安夏儿大赞道,“少夫人真漂亮,别人是衣服衬人,少夫人是人衬衣服啊!” “嘴挺甜。”安夏儿一笑,“跟小纹有和一比了。” “小纹?” 女佣愣了愣。 “哦,九龙豪墅的一个女佣。”安夏儿笑道,“说到这,她们一定在念叨着我和陆白这么久没回去了。” “少夫人和大少爷还要回九龙豪墅么,大少爷自从结婚后,极少来这边。” 安夏儿回过头,“这真是不好意思了,因为是我去了九龙豪墅,他才和我过去了。” 女佣马上低下头,“少夫人,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见怪。” “好了,我也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安夏儿笑说,“你们就是拘谨了。” 女佣低下头,“大少爷和少夫人是主人,恭敬是我们这些下人应该的。” 安夏儿表示,她还能说什么。 “好吧,随你们怎么想。 ”安夏儿道,“不过我和陆白平时住在九龙豪墅,但偶尔来这边住住也不错啊,就像是……对,换个心情休个假了!” “是,少夫人。” 安夏儿在全身镜前转了转,“怎样?这两套哪套好一点。” “两套都好看,少夫人。” 女佣说的是实话,安夏儿的外形太过出色,无论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好看。 最后安夏儿耸耸肩,“好吧,那就这一套了吧,帮我换下吧。” “是。” 女佣又过来帮她解开背后的礼服拉链。 安夏儿想着还是给陆白打了一个电话,“那个,你和我一起去那个罗老先生的权贵峰会,真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么?” “什么麻烦?”这回陆白很快接了电话。 “因为你原本不打算去吧,我昨天一高兴忘了这一点。”安夏儿道,“虽然刚才魏管家说,让我领了你这个心意,但如果你真的不想去的话,我也不会生气的。” “让你自己去?”陆白轻哼了声,“我还得过去防着以免有些男人接近我老婆吧,你说是么?” “……” “你不知道慕斯城会去?” 安夏儿怔了怔,“啊?” 原来慕斯城会去? 所以陆白之前才不想带她去? 安夏儿有些不太好意思了,“是……是么,那好吧,这是你说的啊,我没有勉强你啊。” “本也不是什么大事。”陆白道,“既然那个罗老先生不惜请动我老婆,也要请我过去,那就给他一个面子吧。”